章节目录 第2039章 洞天之涅 诵经

作品:《万古邪帝

    暗喃刚落,邪天疑惑的视线一顿。

    所顿之处,正是浮空藏身之地。

    “你不会天眼通?”

    这一顿,顿得浮空心中微凛。

    而邪天这一问,直接让他收了须弥大山经,身躯从虚空夹层中显现而出。

    “阿弥陀佛。”浮空先道一声佛号,凝视邪天道,“贫僧有礼了,却不知施主何来此问?”

    邪天没答对方,轻轻的声音仿佛再说给自己听。

    “那我就放心了。”

    话音落,邪天邪体一震,身躯急速摆动,带出重重残影!

    似乎这一瞬间,虚空都无法承受其摆动的频率,陡然发出雷霆炸裂之鸣!

    咔嚓!

    邪天头顶,虚空裂开一尺!

    见此一尺,浮空岿然不动的佛眸微微一凝。

    “洞天之涅,裂天一尺”

    暗喃之声,略带震惊。

    因为洞天之涅,乃涅圣境以上、堪比窥源境仙尊的炼体士,方才能够动用的杀伐手段。

    炼体士下四境后破入洞天境,直至破天境巅峰破碎虚空,也不过完成了内外天地的互通交融。

    而虚圣境炼体士,可借内外天地的互通交融,更进一步强壮肉身,气血之力本质提升,同时洞天化天地。

    直至涅圣境,炼体士扛过赤鬼之氲,洞天破立间,将在下四境涅境就拥有的相克之力力道,化为属于自己气血之力的初生规则。

    随着涅圣境炼体士修为进一步提升,当他们将此规则孕养无暇,方具有窥视下一大境的资格。

    而能代表下一境的标志之一,便是洞天之涅。

    当浮空看到邪天头顶裂开的一尺虚空中,一股汹涌澎湃的力量倒灌而下时,佛眸再次一凝。

    “这是什么气血之力?”

    洞天之涅,裂天有尺。

    涅圣境炼体士破入下一个大境后,便能通过诞生无暇规则的洞天天地裂开虚空,借洞天规则将其转化为自身相应的气血之力。

    而这,仅仅是洞天之涅最基本的表现之一。

    但就是这最基本的表现,再次让浮空一凛。

    因为他完全看不懂邪天的气血之力。

    “嘁!”

    射日弓看懂了,下意识就嘲讽道:“这什么破力道,难道这就是他敢在小秃驴面前嚣张的本钱么?邪月,告诉我谁教他炼体的,本射要大义灭亲!”

    “他自己悟的。”

    射日弓一愣,旋即悻悻道:“倒也凑合,但你告诉我他擅长杀人?主动把对方招惹出来,他是想自杀还是杀人?”

    邪月心头也掠过一抹疑惑。

    他知道邪天发过魂誓,是以见秃驴就杀很正常。

    而面对灵山一境转世佛子此等邪天绝无可能正面战胜的狠角色,他认为邪天一定会无所不用其极。

    结果他看到的是,邪天凭借猜测,主动喊破对方行踪。

    “你究竟想做什么”

    就在此时,借再次升华的禁忌之力,邪天越大境裂天借力完成。

    裂开的一尺虚空虽未闭合,但汹涌澎湃的力量倒灌已然停止。

    见了此时的蝼蚁,浮空心头下意识生出对方仿佛吃撑了的感慨。

    他却不知道,邪天因邪体进阶而产生的空虚感,此刻只饱满了三成。

    “可惜只能裂开一尺,远远不够啊”

    没去感慨葬土迷魂的变态,瞬息间完成对暴涨力量的掌控后,邪天抬手。

    噼里啪啦!

    虚空因他手臂的抬起爆响不已。

    然后,浮空就看到邪天抬起的右手伸出了食指,并朝自己勾了勾。

    “噗!”

    就在射日弓因这最为简单、同时又最具挑衅力的行为喷出的同时,浮空双掌合十,道了一声佛号。

    佛号之后,便是颂佛声。

    “无量佛,度无量苍生”

    佛经有音,如佛钟大鸣。

    大鸣之间,苍生如遭醍醐灌顶。

    灌顶之际,邪天头发和衣衫疯狂朝后飞舞。

    与此同时,他头顶裂开一尺的虚空之上,又裂开了个宽一丈的口子。

    这个口子呈金色,宛如通往无量佛国的通道。

    出现的瞬间,邪天立足之地便在轰鸣中塌陷,金峰大地化为大小不一的碎石,以划破虚空的速度,疯狂朝金口涌去。

    身处碎石群中的邪天,哪怕经过洞天之涅的提升,同样无法抵御这股莫名的佛力,眼见整个人就要和碎石群一般,被金口吞噬

    突然!

    金口再顿!

    顿出比吸力强大百倍的斥力!

    轰!

    尚无哪怕一颗碎石飞入金口,所有因吸力浮空的存在,便以百倍速度砸下!

    啪!

    无数碎石!

    无数尘灰!

    一个邪天!

    在同一时间砸下!

    砸出了仅有的一个强有力的重音!

    然而重音之下,因吸力而生的宽一丈、深百丈的大洞,依旧是一丈宽,百丈深

    浮空停下诵经声,平静地扫了眼金洞。

    原封不动的金洞,不见蝼蚁。

    似乎在无量苍生经的作用之下,构成金洞的碎石群连同蝼蚁,都去了无量佛国。

    但他知道蝼蚁只是重伤躲在金洞之下,离被度化还差最后一口气。

    “有点意思”

    微微顾了下方才一刹那,蝼蚁借虚空本源躲开小半无量苍生经威力的一幕,他就觉得有趣。

    但也仅仅是有趣。

    关键还在二分帝资和修为上。

    这二者注定刚刚承受他无量苍生经的,是蝼蚁。

    别说其他,仅仅是和蝼蚁多费唇舌,都是一件愚不可及的事。

    “阿弥陀佛”

    将一丝怒目金刚才有的眸光收起,浮空看上去慈眉善目。

    慈眉善目的他,再度伸出之前已经伸出过的佛掌,朝金洞按去。

    但按掌途中,他右耳微颤,脸色顿时一变,朝右方看去。

    嘭!

    他根本没看因佛掌而雷鸣炸响之地,收右掌的瞬间,消失的身影已然在去往右方的路上。

    而他佛掌按下之地,多了一只十丈大小的,有着另类金色的手印。

    之所以称其另类,只因这手印的金色,比金峰本色多了一股浓浓的慈悲,散发着普度众生的柔和之芒。

    对此光芒,射日弓和邪月都不在意,似乎他们看过无数,早已麻木。

    他们在意的,是邪体千疮百孔的邪天。

    准确来说,是邪天怎么想的。

    “撞大运跟踪法”

    “还被发现”

    “还主动招惹”

    “更施展勾手指头的嘲讽技”

    “结果差点被怼成泥”

    “丢脸嗯?”

    啪

    一只鲜血淋漓的手从金洞伸出,按在了金洞边缘、手印中央。

    虽说有些艰难,重伤的邪天还是面色平静地爬了出来。

    扫了眼浮空离去的方向,他低头看了看手印,便略带踉跄地走出,直到上了一个小坡,方才停下、转身,盘坐。

    他坐下之后的视角,刚好能将金色手印一览无余。

    若有所思的邪月,见此一幕也不由生疑。

    “若你的目的就是刺探浮空的实力,单单此手印,根本没用啊”

    原因很简单。

    因为浮空这一掌,纯粹是蛮横不讲理的佛力。

    射日弓见状,更是幻化出一张鄙夷的表情。

    “真是可怜的小不点啊,直接被小秃驴给打懵”

    话音未落,熟悉的诵经声响起。

    “无量佛,度无量苍生”

    而相比浮空的诵经声,这个诵经的声音异常平静,甚至平静到了漠然的地步。

    听此音,邪月射日弓双双愕然。

    更让他们骇然的是,随着邪天诵经声的持续,浮空借无量苍生经轰出的金色手印,正渐渐淡化。

    消失的慈悲之金,却落在了邪天身上。

    s:还好写出来了,大家久等了,抱歉。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