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17章 煞是可爱 哈哈

作品:《万古邪帝

    “这怎么可能”

    敖紫连连摇头,驱散不可置信,心头却宛如中邪般滋生了执念。

    相比九色龙,深知圆霸根脚的众修,此刻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一眼悟得无量榭的天眼通啊!”

    “还,还有人能比他强?”

    “养的坐骑都敢骂圆霸,此,此人是谁?”

    “是仇天!一定是他!”

    “对,只有问情殿的仇天,才具如此威势!”

    “不对!”

    秦墨眸中厉光一闪,强忍震惊传音道:“仇天怎么可能借坐骑给圆霸!”

    “不仅如此,”晁青的声音中也满是疑窦,“按副宫主所言,仇天只不过擅杀伐,天资修为与圆霸相当,二人的差距,不会这般大。”

    卫武忍不住问道:“那究竟是谁?”

    “你主子究竟是谁!”

    受执念所逼,敖紫竟忍不住出声询问吞荒兽。

    结果只换来处于怒火中的吞荒兽鄙夷的一撇。

    敖紫感受到了深深的伤害。

    但越是如此,他想象中的吞荒兽主人就越是厉害,由此,他的执念也越来越深。

    “好,不说你主人名讳,却想知道你主子究竟如何厉害!”

    “如何厉害?呵,”吞荒兽又瞥了眼敖紫,冷笑道,“就你这种货色,我家主子少说吃了两三百条,煎炒烹炸清蒸红烧,龙皮为衣龙筋为束,总之你身上有用的地方,我家主子都勉为其难地用过!”

    此话一出,天地幽静。

    众修愕然看向九龙。

    之前拿死去不知多少年的龙尸之骨炼制束带的阴阳宗小师祖,都引爆了九色龙的怒杀之意

    “煎炒烹炸”

    “清蒸红烧”

    “我,我的天”

    “龙族死敌,就这样被头坐骑一句话给阐释得明明白白啊”

    “我,我感觉,若这头坐骑是我的,即使我比道祖还厉害,都,都忍不住想杀了它”

    根本不用想太多,单单是在脑海里过一遍煎炒烹炸清蒸红烧八个字,九色龙心头比之前疯狂百倍的怒杀之意,就被龙族独有的高傲点燃了。

    感受到九色龙近乎实质的怒杀之意,再想想那个只是口舌有些厉害的两分帝资的吞荒兽主人

    “阿弥陀佛,你这个孽畜是在给主子招祸啊”

    圆霸叹了声。

    先让自己陷入尴尬。

    随后把自己真正的主子弄成龙族死敌。

    此刻他觉得自己叫吞荒兽一声孽畜,简直理所应当。

    是以见九色龙的怒杀之意竟有针对自己的趋势后,他当即道了声佛号,缓缓离开了吞荒兽。

    强如圆霸,懵懂如圆霸,也不想与龙族死敌四个字发生一丝联系。

    见圆霸不仅退远,甚至还一脸怜悯地开始诵经超度,众人微愕之后,便恍然大悟。

    “圆霸这是在给那孽畜的主人提前超度啊!”

    “我去去去,太他niang可乐了!”

    “真想看看被这孽畜血坑的主子究竟是谁!”

    “会死不瞑目吧”

    九龙的怒杀之意。

    圆霸之语。

    众修窸窸窣窣的议论。

    终于让因呕吐而愤怒、又因愤怒而爆发的吞荒兽,心中咯噔一声清醒过来。

    “我日,本吞刚说了什嘶!”

    瞬间,吞荒兽面色惨白!

    “孽畜!”敖紫眼角皴裂,竖瞳被血色覆盖,怒音带着九幽极寒,“吞我龙族数百,此话便是你饕餮一族的老祖都不敢出口!”

    “大哥,何须与它多说!”红龙鼻喘白气,杀机森森道,“无论是真是假,单单此番狂言就该万死!”

    “血脉不纯的饕餮后裔,你根本不知道我龙族有多可怕!”

    “说那许多作甚,先灭了这孽畜,再杀孽畜之主,天地间没有能羞辱先天之灵的存在!”

    吞荒兽脸色更白了,赶紧直立疯摆前蹄,慌乱道:“先,先别动手,九,九位大佬请听我解,解释,我,我是给那秃驴气懵了”

    见此一幕,众修爆笑。

    “这孽畜果然是在吹牛皮!”

    “哈哈,能找这种孽畜当坐骑的人,那也是个天大的奇葩啊”

    “噗!被坐骑坑死,怕是去了地府,阎王爷都得大笑三天三夜”

    “哎,真可怜那主子”

    敖紫狞笑一声,杀意彻底爆发!

    “有什么话,等你主子下去了,和他去说吧!”

    龙吟动天!

    杀机四射!

    就在此时,轻飘飘的疑惑之声,在众人众龙耳畔响起。

    “小吞,你也来敖紫前辈,你这是干什么?”

    话音落,杀机一滞。

    正要爆发的敖紫勉强头一瞧,见“一家人”师祖旁边居然是大姐作陪,他立马挤出一丝笑容道:“没事没事,只是遇到个妄语羞辱我龙族的孽”

    敖紫话还没说完,就似乎想起了什么,就跟被雷劈了似的目瞪口呆。

    同时目瞪口呆的,还有众修。

    良久后,窸窸窣窣的议论方才响起。

    “小,小吞?”

    “若我没听错,是,是小吞”

    “那孽畜,之前貌似自称吞,吞爷?”

    众人呆滞的表情渐渐古怪,古怪之后,便是木然。

    “哎”

    “不用想了,小吞,就是吞爷”

    “吞爷的主子,就,就是阴阳宗的小师祖”

    “可恶啊,怎么又是他”

    想明白的秦墨,只觉眼前一黑,整个人都要昏过去了。

    就在此时,无比哀怨的哭嚎,伴随一道冲向邪天的黑色流光炸响。

    “主人啊,这帮牲口欺负小吞,您可得为我做主啊!”

    检查了下吞荒兽,邪天没发现什么问题,便笑道:“给大师当坐骑,谁又能欺负你。”

    “就那秃驴!”

    “要叫大师。”

    “主人您不都叫和尚秃驴么?”

    “那是没外人的时候。”

    天地,因这句平平淡淡的话再次幽静。

    众修小心翼翼地瞅了眼圆霸,见圆霸没反应,便立刻收视线,心中无比凌乱、且翻来覆去地叹息着一句话那可是圆霸啊

    敖紫终于过神来,巨尴尬地挤出一丝笑容。

    “那个,这孽道友是你的坐骑哈?”

    邪天恭敬道:“也不是坐骑,只是随手捡来养着玩的,若它冲撞了前辈,晚辈呆它向前辈道歉。”

    敖紫瞅了瞅聚精会神注视自己的众修,正犹豫着要不要把来龙去脉说出来,耳畔就响起了老祖不快的冷哼。

    “哈哈,哪里哪里!”敖紫一个哆嗦,当即欢欣大笑,宠溺注视目瞪口呆的吞荒兽,“你这荒兽煞是可爱,煞是可爱啊!”

    “愣着作甚,还不快多谢前辈夸奖?”邪天抽了下吞荒兽脑袋。

    吞荒兽看看邪天,又看看九条龙脸上的尴尬笑容,似乎明白了什么

    下一瞬

    “哇哈哈哈哈哈多谢前辈哈哈,哈哈哈夸,夸奖,哈,哈哈哈”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