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51章 挑战 观战 邀战

作品:《万古邪帝

    没有从亿万情绪中找到自己想要的邪天,从蜷缩中站起。

    他没有再战栗,面色平静地将小霸王拉了来,将其按在金色元阳王座上坐下。

    “不是我啊!”

    “不是我啊!”

    “不是我啊!”

    “我知道,不是我。”

    他拍着小霸王的肩膀说了句,小霸王立刻就停了下来,不再咆哮,只是那双霸绝寰宇的眸子,呆滞流着泪。

    依旧平静的邪天,接管了邪体,缓缓睁开了血眸。

    血眸之中,被毁去的虚空正在复原,遮掩着虚空背后无尽深邃的黑暗。

    比之前被双劫肆虐过还凄惨的无尽海,正有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填补方圆百万里的空洞。

    虚空嗡嗡。

    水落轰隆。

    黑暗和空洞,都在急速消褪。

    “但落在我身上的黑暗和空洞呢”

    即便不在意这些,因为没达到目的,邪天似乎也迁怒上了让小霸王险些因怒火而自绝的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他觉得称其为黑暗和空洞,丝毫不为过。

    “要把上古三大道体之一的鸿蒙万象体逼死啊,呵”

    轻喃一声,邪天好不容易才从幽冷恢复正常的血眸,再次幽冷。

    这一次的幽冷,似乎比九幽还冷。

    被轰得失忆的仇天经这双血眸一扫,都有种身心彻寒的感觉。

    但,也好在他失忆了。

    在小霸王霸道、高傲的压制下,他自己虽未真切感受到,但他确实到了恐惧的边缘。

    而小霸王最后的咆哮,更是直接摧毁了仇天最后的心防。

    心防一去,他本该与百万里祥云、虚空以及百万里海水接受一样的命运

    好在是小霸王让他留在原地的。

    也好在,历经杀伐的他在心防崩溃的瞬间,自救般地暂时封禁了这段无比恐怖的记忆。

    “渡完了?”

    直接将自身记忆拨到劫雷尚未拐弯的仇天,笑道:“看来你的劫云虚有其表,但我不介意,算你没说大话吧,呵呵。”

    本来一直把仇天当死人看的五尺虚幻金龙,从惊骇中清醒后,听到这话差点喷了出来。

    “都害怕到主动封禁记忆了”

    “哎,这样的装逼,本祖可是头一次见啊”

    虚有其表四字,指的是邪天劫云虽古怪,却无法让自己受伤分毫。

    而接下来,仇天又把自己未曾受伤的原因,归结到了邪天说过的那句只要你不退,我尽量保证天劫不波及你

    前后矛盾的话,充满了对邪天的戏谑和嘲讽。

    但这种戏谑和嘲讽,在其他人眼里已然是愚蠢到极限的典范。

    没人怪他。

    也没龙怪他。

    这种人,只值得怜悯。

    然而还是那句话,无论做什么,都要讲究基本法。

    愚蠢也是。

    当见仇天愚蠢到嘲讽之后,竟直接爆发杀意对邪天出手时,假装还在压制伤势、勾引仇天来袭的圆霸,都忍不住睁开了复杂的佛眸。

    仇天失忆。

    他没有。

    所以他也清楚,如今的仇天固然依旧很强大

    “罪过,罪过,小僧其实很想告诉你,你刚刚被你出手的对象吓得失忆了”

    “然而,那小那位施主,究竟又是谁呢”

    就在圆霸下意识抬头看天时

    嗖!

    一抹似乎由单纯杀意凝结而成的黑光,从微微侧身的邪天左臂掠过。

    二者之间的距离,刚好比一寸多了万分之一头发丝。

    这个距离,不是邪天反应的极限。

    而是这抹黑光在一寸距离内,还具有杀伤力。

    是以一寸多万分之一头发丝的距离,恰到好处地避开了杀伐。

    出手的仇天,也因多出的这万分之一头发丝而住手。

    他微微蹙眉,似乎在判断这万分之一头发丝是巧合,还是故意为之。

    可惜他不知道,看上去还能思考判断的他,其杀眸的中心,是一团混沌。

    这团混沌,自他失忆后一直存在,可以称作惊吓过度的后遗症。

    顶着这样的后遗症思考沉吟

    眸光从天上收的圆霸,极其罕见地怜悯一叹,站起身来。

    “阿弥陀佛,仇天施主,你的对手是我。”

    未等仇天应,圆霸又认真注视邪天,双掌合十

    “貌似不够啊”

    觉得双掌合十不够恭敬的他,进而躬身。

    直到躬身到了自觉满意的弧度,他方才诚恳开口道:“多谢施主相助之恩,小僧铭记在心。”

    自始至终没有开口,只是微微侧了一寸又万分之一头发丝距离的邪天,没有应,又似乎懒得应。

    当然,圆霸倾向于第二种可能。

    “表面上看,只是窥源境四层,实则”

    没有失忆的圆霸,脑海中下意识就要浮现之前那碎天裂海的一幕幕,理智却又给他压了去。

    因为他不想失忆。

    更因为之前小施主说过,只是想帮自己拖延时间。

    觉得自己最好如此行事的圆霸,没有犹豫,抬脚迈入百万里方圆地界,几个闪身便来到了仇天千丈外,佛光普照,宛如太阳星。

    “窥源境四层”

    见圆霸主动邀战,仇天阴呆森滞的目光从邪天身上扫过。

    “待会儿若是我忘了杀你,麻烦提醒我一下。”

    说完,他转身面对眸光越发怜悯的圆霸。

    “呵呵,临死之前借秘法激发战力,小和尚,其实我很怜悯你。”

    发现若再啰嗦下去,自己就要因对仇天的怜悯而失去战意,圆霸不敢再有任何迟疑,直接出手。

    出手的瞬间,他才想起一事

    自己和仇天的差距,只有一筹。

    这一筹,刚好能保证自己和仇天打成平手。

    “是巧合,还是他有意”

    念头尚未彻底滋生,佛魔之战再度爆发。

    邪天血眸中的幽冷也仿佛被压下去了一丝,瞳孔锁定仇天,默默观战。

    与此同时,五尺虚幻金龙也有些嘚瑟起来。

    “货真价实的窥源境四层啊”

    以老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邪天前后的不同,以及此时真正具备的实力。

    即使他无比相信,今世的邪天定然能够在某日恢复到、甚至超越上古时的巅峰,但如今,那就是个在合道中期都不算最顶尖的小修士。

    “这样的小魔头,或许能够凭借对杀气的敏感躲开杀伐,但又能躲几时,嘿嘿”

    笑得猥琐。

    猥琐的原因,便是他似乎真有可能通过打爆仇天这个不值一提的更卑微的小魔头,收获真正的魔头的被救命之恩。

    越是如此幻想,老祖心头越是暗爽。

    “此等恩情,便是我龙族作死得罪了整个寰宇,也会像那帮吃货饕餮一样,被小魔头的爹带出去逛几逛就能免去灭族之祸了吧,哇哈哈”

    一场死战,果然如圆霸预计的那样,打成了无可置疑的平手。

    发现自己的寿元从一日变成两个时辰后,圆霸就因自己连个被吓傻的人都打不过,而有些气馁。

    不过想整个三人之战的过程,他猛地觉得有些不对劲,愕然之余,下意识看向邪天。

    同时,仇天也面带杀机凛然的戏谑,注视邪天。

    似乎和二人心有灵犀,眸光幽冷的邪天,也同时开口道:“看得差不多了。”

    “呵,看得差不多了?”仇天微怔,冷笑问道,“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邪天轻轻道,“等你调息一个时辰,然后就该我俩打了。”

    话音落

    仇天愕然。

    电光火石间,他产生了一种明悟

    似乎邪天助圆霸,并非是自助,而是想看自己的战斗,然后和自己打。

    圆霸,却恍然。

    “他,果然是故意的”

    s:今天的也写好了,收拾东西去了,见。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