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52章 但假的 我也有

作品:《万古邪帝

    仇天圆霸,表情不同,明悟相同。

    自金黑之路上多出第三人,他们便有所感应,却视而不见。

    如今想起来,第三人踏上他二人的杀路之初,似乎就表露出了非一般的念头。

    “他果然是在琢磨我!”

    这个猜测,几乎同时在二人心底滋生。

    而接下来,拜龙族所赐,在龙腾之地完成突飞猛进的邪天,完全没有对重伤濒死的仇天出手的趋势,更显叵测。

    此刻傻子都能想明白,那时邪天之所以不出手,绝对不是忌惮濒死的仇天,而是根本没有出手的打算。

    双劫过后发生的事,更是成了最有利的佐证。

    “罪过罪过,渡个劫都能把人吓到自我封禁记忆,这种人行黄雀之事,不是侮辱自己么”

    圆霸轻喃。

    “哼,一路所做的一切都是在窥视我,研究我,真是谜之自信!”

    仇天心头掠过一丝羞怒。

    世间总有那些不自量力之人,在自己能耐欠缺时便有凌云之志。

    大多数人不会因此而被嗤笑。

    但在仇天看来,邪天绝对是剩下的极少部分人中的王者。

    为何?

    因为不自量力的邪天,把凌云之志的实现落在了仇天自己身上。

    这就好比一只蚂蚁举起双钳,对饕餮呲牙咧嘴地叫嚣打嘴炮。

    更何况被比作饕餮的仇天,不仅本身就小气,而且之前就隐晦地表达出要杀邪天的心思。

    “不束手待死,不自我解脱也就罢了,反而想反抗我,呵”

    失笑摇了摇头,仇天笑道:“光是看,就够了么?”

    “以前,或许不够,”邪天微微抬头,闭上双眼不知在感受什么,“如今,绰绰有余。”

    仇天被邪天言语中展露的自信给震住,想了想后才道:“我是圣人。”

    邪天点点头:“曾经杀过十来个。”

    “呵。”仇天有些无语了,淡淡道,“知道你和圣人最大的差距在何处么?”

    “这个不知道”

    不知道还敢狂言称杀过十来个圣人?

    仇天刚滋生此念,又闻轻音响起。

    “或许是因为那些圣人还没来得及展现不同,便死了吧。”

    仇天愣了愣,深吸一口气,阴笑颔首道:“如今我清楚了,杀你这种人或许会有些自辱,但至少我会很爽。”

    随着话音响起,刚刚从邪天渡劫中恢复的百万里虚空,渐渐猩红。

    “阿弥陀佛。”圆霸见状,赶忙闪开,佛口轻启道,“小施主切莫大意,对你来说此人修为或许不堪,但此人最擅长杀伐。”

    此话一出,正迅速弥漫的猩红一滞,杀意不断暴涨的仇天忍不住头看向圆霸,淡淡道:“这种话你都敢说,小和尚,你的慈悲去哪儿了?”

    “阿弥陀佛。”圆霸双掌合十道,“仇天施主,小僧不打诳语,论修为,你远不如这位施主。”

    仇天也不多说什么,点点头,丢下一句话,转头面对邪天。

    “小和尚极好了,此人之死,一半死于我手,一半死于你口。”

    话音落。

    猩红弥天。

    这种红,红得很彻底,苍穹,虚空,百万里无尽海没有一个能逃过这种猩红的侵袭。

    似乎隐隐间有一个看不到的血色太阳星,正在无形地释放自己的光芒。

    只不过这种光芒非但没有赐下一丝温暖于世间,反倒寒若幽冰。

    猩红,同样霸道无匹地朝邪天侵袭,摧枯拉朽地破开了他的气势,将他笼罩其中。

    邪天没有抗拒这种侵袭,反倒伸手探入猩红。

    探入的过程,同样是阻力渐渐增大的过程,似乎看似虚无缥缈的猩红,已然成为了实质的存在。

    “阿弥陀佛。”

    本不打算再开口的圆霸,见此一幕忍不住道了声佛号,心头的震惊和气馁双双多了一分。

    “没想到阎冥杀雾,也被你修炼成了。”

    阎冥杀雾,是因陀罗的阎冥引功法中,威力极其可怖的一种神通。

    寻常修士落入阎冥杀雾,便等同被已被杀死。

    便是战力强悍的精英修士入其内,战力也会大幅度下降。

    “行动受阻,仙念探测范围大幅度缩小,仙灵之气运转调动不灵,规则本源晦涩,更有无穷无尽的杀之异象乱心神,甚至阎冥杀雾本身,还是阎冥引诸般神通最佳的隐藏载体”

    而阎冥杀雾诸般可怖之处中,最可怕的便是能隐匿阎冥引的其他杀伐神通。

    在阎冥杀雾的隐匿下,修士完全感受不到这些潜匿于其中的杀伐。

    可以说,阎冥杀雾就是阎冥引这门专司杀伐之功最有利的放大器。

    这,便是圆霸震惊的理由。

    而他气馁的原因,则是仇天自始至终没有对他施展过这招

    哪怕头一战差点被他打死。

    “喂!”仇天朝探手的邪天阴阴一笑,“小和尚都没见识到此招,开心不?”

    邪天闻言,慢慢收右手,想了想道:“应该是气势吧?”

    此话一出,圆霸就是一怔。

    而仇天杀眸微眯,缓缓道:“看来你对阎冥引的认识,比小和尚还高明些,可惜毫无卵”

    “这应该是血脉气势。”想了下记忆中仅有的对因陀罗的那一瞬感知,邪天轻轻道,“可惜你不是因陀罗的族人,虽修阎冥引,气势确实假的。”

    仇天的杀眸已然眯成了一条缝,心中更是震惊莫名。

    “阎冥引乃我仇家镇族二功之一,除非是修炼之人知晓此点,此子如何得知此等隐秘?”

    若单单是隐秘,仇天还不会这般震惊。

    盖因这隐秘背后,更是修行此功唯一的大缺憾所在!

    “若非因陀罗一族之人,阎冥杀雾只能称为神通,即便修至如意,也不如因陀罗一族血脉气势的百分之一,更甚者”

    更甚者,施展阎冥杀雾消耗的,不仅仅是修士之力,更要献祭自己的寿元!

    别看圣人与纪元同寿,也经不起阎冥杀雾的巨耗!

    而就在仇天震惊之际

    “血脉气势”

    邪天轻吟,幽冷的血眸中掠过淡淡的自嘲。

    “我没有”

    仇天冷笑道:“区区先民转世,也敢妄想血脉气”

    “但假的,我也有。”

    话音落,邪天身上,五彩绽放,如亿万把光剑朝外猛放,瞬息将触及肌肤的猩红阎冥杀雾,推离百丈。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