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66章 撩妹 装逼 未遂

作品:《万古邪帝

    承受排名第三的真传弟子殷铭之威的,是邪天洞府的管家徐老道,以及杂事殿的那位执事。

    徐老道身为道奴,在殷铭面前只有下跪的份,没有开口的资格。

    执事本来也没胆子和殷铭争什么,但亲自带着刘远来过一遭的他,却明白身为此洞府主人的那个外门弟子,很不一般。

    “殷铭公子,若是其他洞府,只要您金口一开,我必定答应,但,”执事苦笑道,“但此洞府的主人”

    见自己放了重话,一个连名字都没资格被自己记住的执事却还如此之犟,殷铭眉头微跳,暗暗扫了眼身旁面带薄纱的女子,当即冷笑开口。

    “怎么,听你这么说,此洞府的主人,身份还不一般了?就是不知比之公冶博和廖樱如何!”

    公冶博,阴阳宗首席真传。

    廖樱,阴阳宗排名第二的真传弟子。

    执事闻言,立马就明白了殷铭的态度。

    “为这女人,除了两位大佬,这洞府你是抢定了么”

    执事心头发苦,正要开口,孰料殷铭又淡淡道:“就算是两位师兄师姐,这洞府,我也要定了!所以我想知道,这个外门弟子莫非是哪位长老的后裔?”

    “呃”执事眨了眨眼,“不,不是”

    殷铭冷笑一声,丢下一句话转身就走。

    “既然如此,赶紧收拾,里面的道奴悉数离开,我自会派”

    话未说完,他就见远处一人朝自己挥挥手,定睛一瞧,神魂嗖的一声冲向九霄云外。

    “好久不见。”

    走近的邪天打量了下殷铭的状态,就知道对方还没从自己那一抱的阴影中走出,心中有些惭愧。

    “所幸,抱歉还来得及”

    想了想,他朝殷铭歉声道:“数十年前初次见面,是在下做得太过,十分抱歉,希望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啊,啊”

    努力想拽自己神魂的殷铭,下意识啊了两声,随后觉得不对劲。

    “抱,抱歉?他他他,这种变态,竟,竟然和我说抱歉”

    又愣了愣,他方才过神来。

    这一神,他又头瞧了瞧执事。

    执事朝邪天努努嘴,示意你要抢夺的洞府之主人,就在你面前。

    将两件事结合在一起,殷铭就觉得自己隐约明白了什么。

    “是打听到我的身份,而他又是新入门的外门弟子,所以才”

    明白之后,他想起方才自己的表现,心中后悔的要死。

    “可恶,情况都没打听清楚,我就,就我怎么就这么怂!”

    眼角余光下意识扫过身旁入门半年不到的新师妹,见对方明眸正落在变态身上略带好奇地打量,他顿时抛开了为何变态这么变态,入门还是外门弟子的疑虑,整个人也立马精神起来。

    “呵呵,怎么入了门,连师兄都不肯叫一声啊!”

    邪天闻言,抱拳道:“见过师兄,我”

    “你师尊是谁?”见变态比自己还怂,殷铭勇气渐生,背都直了起来。

    “呃,”邪天想了想,道,“门智长老说”

    “原来是门智长老,”殷铭淡淡点头,“门智长老有教无类,你能拜在他门下也算天大的机缘,好了,师兄我还要带师妹去参悟阴阳杵,就这样吧。”

    似乎是还有阴影,装了个的殷铭准备闪人。

    邪天有些看不懂,但好在对方接受了自己的道歉

    “而且看上去,他也算恢复了”

    但我的洞府又是怎么事?

    “师兄!”

    正默默祈祷自己这次装逼一定能一帆风顺的殷铭听到这二字,心头便是咯噔一声,嘴上却淡淡道:“还有何事?”

    “我这洞府”

    他niang的我都不怪你给我带来的阴影!

    他niang的如今我们好歹算是一伙儿的!

    他niang的你没看到我旁边有个美女么!

    “你就不能配合我装个逼么”

    暗骂的殷铭很有些抓狂。

    若说你的洞府我不要了,那此番撩妹必定是竹篮打水,甚至还会被那个不知道叫什么名的执事笑话。

    但若强行装逼

    此念刚生,他眼前又掠过自己被变态一抱抱成重伤的场景,强行装逼的勇气,怎么都滋生不出。

    “如今只能希望,他是看出了我所处的局面,是以想主动开口送我洞府,好卖我个人情,毕竟我是真传,他是外门”

    如是安慰自己的殷铭深吸一口气,淡淡问道:“你这洞府,怎么了?”

    邪天道:“不能给你。”

    畜生!

    死变态!

    我就知道!

    没同情心的人!

    殷铭已经不敢用眼角余光去看身旁的新师妹了。

    但他也明白,强行装逼走到这一步若是再怂的话,那自己真的是没脸见人了!

    “必须换个方式,才能挽救我阴阳宗排名第三的名誉,也不至于惹恼变态”

    殷铭思绪如电,忽而灵光一闪,脸上顿时浮现一种长辈面对不知礼晚辈的豁达笑容。

    “你比这位东方舞师妹早入门,让她一座洞府,也能体现我宗弟子互助之情,你说是吧?”

    邪天点点头道:“阴阳宗弟子,是比其他宗门弟子情深义重。”

    殷铭大笑:“这就对”

    “但洞府还是不能让给她,抱歉。”

    殷铭面容一僵,心里都快哭了。

    “我他niang也是倒了血霉,闭关数十年,出关半月不到,又撞变态手上”

    虽说他对邪天的怨念又加深了不少,但此刻他顾不得品味这怨念,满脑子都在想这尴尬得不像话的场面如何收尾。

    “咦,你来了?”

    话音尚在远处,众人面前就多了一个身影。

    见此身影,殷铭就跟见了亲人似的,赶紧道揖一拜,恭敬道:“见过大长老。”

    “哦,是殷铭啊”飞快瞥了眼殷铭和东方舞,恒言强忍急迫笑道,“你师妹才入宗不久,带她四处逛逛吧。”

    “呃”殷铭眼珠一转,看向邪天,脸上强行浮现一种算你好运的表情,这才再拜道,“谨遵大长老之命,东方师妹,我们走吧。”

    待所有人离去,恒言内心的急切终于压制不住,瞪着邪天问道:“你怎么来了?两位长老和其他弟子呢?”

    邪天抱拳道:“我有事,就先来了,他们估计也快了,大长老您先忙,我进洞府了。”

    恒言:“”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