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67章 替你扛了!来了!

作品:《万古邪帝

    “东方师妹,你看,此地便是我阴阳宗的试炼之地之一,名为阴阳碑林”

    对于殷铭的殷勤,面带薄纱的东方舞温婉一笑算是应。

    隔着薄纱的一笑,似乎具有一种独特的魅力,让殷铭道心一荡,有些魂不守舍。

    就在此时,于阴阳碑林前环顾的东方舞轻轻开口,声如黄鹂般清脆婉转。

    “殷铭师兄,师妹听其他师姐说起过阴阳碑林,据说阴阳碑林深处,有一条直通阴阳玉璧的路?”

    殷铭神,笑道:“好教师妹知晓,阴阳碑林乃本宗第一处试炼,考察的是弟子修行阴阳九极的资质,我阴阳宗立宗以来,就无人能走到尽头。”

    “哦?”东方舞明眸中掠过一抹讶异,“但师妹听其他师兄说,似乎宗内有两位前辈走到了尽头,并且嗯,钻了那个狗洞?”

    狗洞?

    殷铭有些懵逼:“这,师妹什么时候的事,为何师兄我没有丝毫印象?”

    东方舞轻轻一笑:“师兄资质非凡,忘我闭关,未曾听闻罢了。”

    “哦,哈哈,哎”殷铭唏嘘一叹,“师妹谬赞,师兄我自知天资不高,是以才忘我修行”

    说到这儿,他猛觉不对,连忙一转道:“呵呵,当然,师兄我不是修行疯子说起疯子,师妹,在宗内,你定要小心一人”

    “是六长老么?”东方舞好奇问道。

    殷铭左右一瞧,这才低声道:“正是,宗内你谁都可以不惧,但六长老他,哎话说,师妹初入山门,从何处知晓六长老威名的?”

    东方舞莞尔笑道:“那两位走到阴阳碑林尽头中的一位,正是六长老。”

    殷铭恍然道:“若是六长老,那就不奇怪了,本宗自老祖以下,资质当属六长老为尊!”

    “师兄,那另外一位”

    “哈哈,这不明摆着么!”

    殷铭笃定一笑。

    “另外一位,肯定也是宗内某位天资卓绝的长老,哎,恨不得立刻见到这位能与六长老比肩的前辈,表述我内心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的敬畏啊”

    无法用言语形容的,不只是敬畏,还有无语。

    见莫名其妙就变成阴阳宗小师祖的小子,丢下一句话,朝自己抱抱拳,转身就朝自家洞府走去,恒言大长老的心是凌乱的。

    你有事,所以先来?

    好吧,这种我行我素的态度且不说

    “老夫乃阴阳宗堂堂大长老,便是刘远要走,也得说一声大师兄,师弟暂且告退,你倒好,一句您先忙”

    恒言无语一叹,抓狂半晌,还是跟在邪天屁股后面进了洞府。

    “你有何事?”

    见邪天一进洞府就盘坐在蒲团上发呆,恒言怒极反笑,淡淡问道。

    “我”想了想,邪天老实道,“可能有人会来找我麻烦。”

    “哦?”恒言双眸微眯,“看来上古洪荒碎片此行,你惹了祸啊。”

    “嗯,而且还不小。”

    “呵,不小”

    恒言失笑。

    或许对对方来说麻烦不小,但对暂时执掌阴阳宗的他而言,启道境哦不,窥源境的麻烦,他还不放在眼里。

    “莫非你惹的祸,和你暴涨至窥源境五层的修为有关?”

    对于邪天修为的暴涨,恒言心中暗喜之余,也不免咂舌。

    毕竟他非常清楚,邪天离开阴阳宗前往天外宫时,连启道境中期都没进入。

    “算是吧。”邪天道。

    恒言笑道:“看你的样子,貌似无法应付这麻烦?”

    邪天默默念叨着仇家和无量榭的四位小主持,甚至还有归途中邪月告诉他的有道祖真身窥视自己,点头道:“应付很难,我得先想想。”

    “不用想了!”

    此刻,恒言大长老陡然爆发出从未在邪天面前显露过的一派之主的威势,漠然道:“你只管好好修行,所有麻烦,老夫替你解决!”

    邪天愕然。

    装完逼的恒言拂袖,转身,扬长而去。

    “总算逮着留住你的心的机会了,老夫岂能视而不见?这下,你应该会感动得要死要活吧,嘿嘿”

    “喂,前辈,前辈!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般”

    见恒言倏然消失,邪天口中剩下的简单二字,不知道该不该说出。

    “我不能离开,因为对方只会来找阴阳宗,所以我只能借阴阳宗,来应对他们的报复”

    沉吟少顷,他有了决定。

    “只有如此,才能保阴阳宗众人不受我牵连,而且”

    邪天微微垂首,视线洞穿地面,看向洞府之下的仙灵脉。

    “此地,也适合我布下一些手段”

    将计划在脑海中又过了几遍,发现没什么大问题,感觉时间紧迫的他,直接封锁了洞府,开始布置。

    几乎是前脚后脚的节奏,恒言刚怀着雀跃之心大笑入殿,准备处理宗门事务,便接到执事来报。

    “启禀大长老,二长老三长老率队即将归宗,收获不菲!”

    哪怕没有收获不菲四字,面对外出历练的长老弟子归,阴阳宗也会举宗而迎。

    当看到那一股股窥源、甚至是圣人气息冲天而起时,留守的众弟子目瞪口呆,众长老更是热泪盈眶。

    “果真是收获不菲啊!”

    “我阴阳宗,这一下就多出了四位神宫境圣人!”

    “那,那可是一片窥源境的冲天气息啊!”

    “前有小小师祖,后有众弟子突飞猛进,我阴阳宗,这是要发啊”

    激动着,盼望着,双方终于汇合。

    恒言大长老强忍激动,问道:“二师弟三师弟,此行,可顺利?”

    刘远门智互视一眼,齐齐道揖而拜:“虽有万般危急,好在有惊无险,而且众弟子收获匪浅,只是”

    “只是什么?”

    “哼!”一路匆忙赶的刘远终究没压住怒意,“那个孽哼,三师弟,你说吧!”

    门智有些焦虑地叹道:“小师祖他,他没和我等一起,怕是”

    “哈哈哈哈!”恒言放声大笑,“那个小王哼哼,他比你们还先来!”

    刘远一惊:“他都宗了?”

    “千真万确!”

    门智更是急声问道:“大师兄,他没出什么事吧?”

    “放心,”恒言淡淡一笑,“只是惹了些小麻烦,吓得躲在洞府离想辙呢,不过老夫已经许了他,替他解决掉麻烦。”

    二圣闻言,滋生了一丝不太妙的预感。

    “这孽障,太能折腾!”

    “是啊,连庞玄都敢戏弄,如今居然被吓得躲在洞府内,他这惹得麻烦”

    “怕什么,有大师兄在,一切无虞!”

    二人正暗暗交谈,突然又听得大长老开口。

    “奇怪,这帮弟子收获不小,尤其古昌他们四个更是破入神宫,成就了圣人,可为何,看起来并不开心?”

    刘远门智扫了眼参加试炼的所有弟子,无一例外,人人呆滞。

    “好教大师兄知晓,”门智苦笑道,“自我二人见到他们,他们便是这幅模样。”

    “哦”恒言想了想,哈哈笑道,“怕是无法接受这般的突飞猛进,所以才会如此吧。”

    刘远却摇头道:“大师兄你不知道,此次试炼可谓一波三折,先有无量榭弥勒斋的真传弟子前来,后有仇家顶尖子弟压顶降临,孰料这些人,最后都被人所杀!”

    恒言一惊:“怎会如此,何人如此恐怖?”

    门智唏嘘叹道:“没人能料到,那上古洪荒碎片竟还有上古生灵存世,这些天骄,就是陨落在那帮生灵”

    话音未落,沙哑的尖叫声,从东方远远传来。

    “是去阙月城采买的弟子!”

    “他们尖叫什么?”

    “听他们的沙哑之音,貌似是一路尖叫来的?”

    噗通!

    噗通!

    噗通!

    眼见这帮采买的弟子跟下饺子一般落下,面色惶惶,脸上的呆滞和去参加试炼的弟子有的一拼,众长老心头就是一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