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68章 大白 小王八蛋啊

作品:《万古邪帝

    迎接众弟子归的庆宴,继众弟子呆滞后,随着采买弟子的归,又多了一分不知名的诡异。

    不知诡异为何,但阴阳宗上下思维正常的长老弟子,都觉得这诡异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

    便是正满脑子泡妞的殷铭,都微微皱起了眉头。

    “殷铭师兄,莫非有不好的事发生?”一旁的东方舞扫了眼场面,悄声问道。

    殷铭摇头道:“不清楚,但感觉不太妙。”

    东方舞想了想,猜测道:“不会和那些师兄说的,什么仇天圆霸之死有关吧?”

    “哈,那不可能!”殷铭失笑道,“仇天那些人被杀,的确会引发天变,毕竟这种人在整个西域都屈指可数,无论问情殿无量榭还是弥勒斋绝对会报仇,但与我阴阳宗何关?”

    东方舞也吐出一口香气,眨眼笑道:“师妹刚刚还在想,万一杀那些人的是我阴阳宗的师兄”

    殷铭差点喷出来,连忙开口解释。

    “师妹你也太高看宗门了,说句实话,我阴阳宗虽位列西域一品宗门三甲,但对天外宫来说只是强大的蝼蚁而已,再者”

    “再者什么?”

    殷铭苦笑道:“刚听二长老他们说,无量榭八位佛子都是灵山三境的转世佛子,那个圆霸更是九世之身,至于那个仇天更不可想象,师妹你想想,能杀这种天骄的,怎么可能出自我阴阳宗?”

    如殷铭一般的聪明人,自然会第一时间将那足以轰动小半个二部神界的上古洪荒碎片之变,与采买弟子的异样联系到一起。

    但细细一分析,他们发现阴阳宗根本就没有卷入此等大势的资格。

    “估计是无法接受此等惊变,自己吓自己吧”

    “很有可能,别说二师兄口中的仇天圆霸二人,便是无量榭八位佛子,那都比天外宫真传还强大,这些存在,弟子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象!”

    “然也,如今这种存在一下死了个干干净净啧,别说他们,便是老夫的小心肝儿都直颤啊”

    如此一想,众长老心头担忧就少了一重。

    下一刻,恒言口中爆出一声轻啸。

    轻啸入耳,十几个采买的弟子渐渐过神来,虽说脸上依旧惊惶,但眸中也已有了代表理智的亮光。

    “说说,你们在阙月城,听到了什么消息?”

    “,禀大,大长老”

    为首的外门弟子,平日里别说见长老,便是偶尔见了宗内执事,也都会诚惶诚恐。

    孰料此刻面对阴阳宗的大长老,此人竟完全没有敬畏表现,喃喃道:“弟子等在阙月,月城,听到了上古洪荒碎片发,发生惊变”

    弟子话还没说完,众长老就齐齐松了口气,暗道果然如

    “而杀,杀那些天骄的人,是,是我阴,阴阳宗的”

    “你说什么!”

    众长老魂飞天外!

    恒言一声厉喝,圣人气势下意识爆发,若非他收得及时,差点把十几个启道境弟子直接轰死!

    然而

    见采买弟子悉数被气势震晕,众长老甚至没一个有上前弄醒的念头。

    弟子所言,并非传音。

    阴阳宗留守的弟子,同样听到了这话。

    相较众长老第一时间魂飞天外,他们却经过了一系列步骤。

    先是疑惑。

    “什,什么就是我阴阳宗的?”

    “貌似,是我阴阳宗的哪位弟子,杀了那一群天骄?”

    随后,就是面面相觑。

    “开什么玩笑!”

    “别说弟子,圣人长老恐怕都办不到吧?”

    “即使办得到,哪个长老敢做?”

    最后,他们才因众长老骇然惊恐间那死一般的沉默和无动于衷,神魂带着不可能吧四个字,飞天而去。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

    无需剖心,此刻阴阳宗所有长老心头装的,都是这三个字。

    这是三个并不好的字。

    此时,他们却觉得若这三个字能够成立,简直是世间最美好的事情。

    而众长老的无动于衷,似乎正是为了竭力维持这三个字能够成立。

    他们并不是真的忘了唤醒采买弟子

    呆滞注视昏厥的采买弟子的他们,潜意识里生怕一旦唤醒这些弟子,他们的侥幸就会瞬间破灭。

    但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

    恒言大长老一个哆嗦,强迫让自己神,木然且蹒跚地朝前走去,准备唤醒弟子。

    刚走两步,他如遭雷劈,身躯带动头颅,缓缓转动。

    他先是看到了身后的留守弟子。

    这些弟子,面容呆滞,魂飞天外。

    最后,他看到了归的众弟子。

    这些弟子,却依旧保持着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呆滞。

    一瞬间,恒言透心凉。

    “杀无量榭佛子,杀圆霸,杀仇天的,若真是阴阳宗的人,这些弟子,怎么可能还不惊醒”

    是以不惊醒的原因只有一个

    他们早就知晓此事。

    而且他们早就因此事,陷入无法自拔的呆滞之中。

    不用问了。

    所以现场依旧静谧。

    静谧间,众长老中,刘元和门智继恒言之后,面色陡然惨白,身躯踉跄欲倒。

    因为他们也将所有这一切,都串联到了一起。

    紧接着完成串联之举的,是其他长老。

    “杀那些天,天骄的,真,真是我宗之,之人”

    “所,所以古昌他,他们才会如此”

    “所以采,采买弟子才会一路尖叫而,而”

    众长老这一开口,身后留守弟子飞天的神魂,就被万道惊雷给劈了来。

    “是,是我宗的”

    殷铭失神呢喃,呆滞转头,看向身旁的东方秀。

    他看不到东方秀薄纱下的喔型红唇。

    但他能看到对方明眸中那道不是吧,真被我猜中了的愕然。

    然而,串联未完。

    完成杀人者乃阴阳宗之人的串联后,紧接着应该进行的,必然是确定此人是谁。

    恒言大长老,以一骑绝尘之势,第一个完成了这后续的串联。

    因为他想起不久前,某个小王八蛋的两句话

    “可能有人会来找我麻烦。”

    恒言傻傻地笑了,同时在心里说道:“小王八蛋啊,这不是可能有人啊,而是一定、确定以及肯定啊”

    “而且还不小”

    恒言继续傻笑,继续内心独白着。

    “小王八蛋啊,老夫很好奇,这种麻烦,你是怎么想到用还不小三个字来形容的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