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76章 下次 多叫点人

作品:《万古邪帝

    落血。

    哀鸿。

    饶是黑得血色不再、佛光不存,所有未参与此战的人都能清楚看到,落入黑暗中的道兵和十位半步道祖,于惨叫喷血间下饺子一般栽落。

    不。

    不是下饺子。

    而是宛如被从天而降、破水而刺的标枪钉在水底的鱼。

    鱼,是他们。

    标枪,自然是竖起拇指落下的黑掌。

    无论如何挣扎,黑掌、拇指稳如泰在山。

    相对这一幕发生的,是另外一幅画面。

    自死战终战开始,至漆黑的镇妖圣手大阵出现,两息不到。

    这两息时间内,阴阳宗死战之人,拔地而起,飞天而战,在苍穹上描绘出了一副天女散花式的射线之图。

    于问情殿、无量榭的道兵、半步道祖栽落之时,这幅浴血射线图,电光火石般收了来

    众长老,到了那一线阳光之下。

    众弟子,到了众长老为他们留下的庇护之地。

    至此,死战终战,于无声中被中止。

    但无声处。

    满是惊雷。

    寂无和仇融脸上残留的惊恐,似乎还在诉说着部分惊雷。

    “镇妖圣手大阵”

    六个字,一道雷,被他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那弥天黑掌赋予了不绝之力,劈了他们亿万次。

    纵然从未见过真正的镇妖圣手大阵,但站在阵外的他们,身为二部神界巅峰战力的他们,有资格去感受。

    恒言手中的镇妖圣手大阵,是笑话。

    刘老六手中的镇妖圣手大阵,能让道祖出手。

    如今被赋予了极致之黑的镇妖圣手大阵,他们不敢进。

    惊恐间,他们想起了阴阳宗唯一一件值得他们微微铭刻于脑海的光辉事迹

    某岁,大妖犯阴阳宗,阴阳老怪向浮借镇妖圣手大阵,镇压三座大妖

    此刻呈现在他们面前的镇妖圣手大阵,似乎就具备了这种镇压之力。

    “怎,怎么可能”

    惊恐之后,两位道祖呆滞的视线才缓缓挪动,最终落在邪天身上。

    似乎这是他们对邪天出手前,给他们淡淡一撇的应。

    他们没看到嘲讽。

    没看到得意。

    只看到一丝遗憾。

    遗憾?

    这二字,让他们想起了之前听到的,那淡淡的声音

    “人,有点少啊”

    似乎耳畔又响起了这淡淡的声音,两位道祖忍不住全身生出一阵寒意。

    人不少了。

    因为双方来人,只剩两个未入大阵。

    就是他们。

    所以他们霎时明白过来

    那个略显疲惫的年轻人,遗憾的是什么。

    这种遗憾,似乎具备着无法想象的力量,压得两位道祖不敢言语,只能沉默。

    沉默间,阴阳宗众人想得更多。

    因为劈在他们头上的惊雷,更多。

    小师祖,出手了。

    出手不同凡响,这是他们既定的认知。

    但这凡响的不同,委实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力。

    “他,他会操,操控大阵”

    单单这句话,并无惊雷滋生。

    但若结合阴阳宗第一天才、六长老刘老六无聊之余,用数万年方才成功领悟、进而操控镇妖圣手大阵的传说来看的话,惊雷如海。

    因为忘却前世的小师祖,入阴阳宗不过数十年。

    而这,仅仅是震惊之旅的开胃菜。

    强行增强自己的承受力后,众人紧接着遇到了第一道主菜

    同为镇妖圣手大阵

    为何在恒言大长老手中,轻易被半步道祖破之?

    为何在六长老手中,轻易被道祖破去?

    为何到了小师祖手里,就彻底翻身做了主人?

    不由自主地,众人就想起了那弥天的、竖起大拇指的黑掌。

    不由自主地,众人就想笑。

    因为他们想到了之前刘老六竖起大拇指夸自己的一幕。

    而就在他们生出,小师祖无时无刻不在花式装逼的感慨时,恒言,哆哆嗦嗦地轻喃出一句话

    “真,真正的镇妖圣,圣手大,大阵”

    同时说出这话的,是四仰八叉躺在洞府中,双眼圆瞪,满脸懵逼的刘老六。

    若说众人因为恒言的一句话,心生无边震惊

    那刘老六,就发现自己快疯了。

    因为他见过邪天操控自己的小镇妖圣手大阵。

    他曾对此震惊,但更多的是鄙夷。

    他一边鄙夷邪天竖大拇指自夸的行为,一边模仿对方的装逼模式。

    因为这种装逼方式,比他的名字还溜。

    而如今,他这个沉浸镇妖圣手大阵数万年的天才方知晓

    竖大拇指,不是装逼。

    真正的镇妖圣手大阵,那就是要如此。

    产生这明悟的,还有众长老。

    也正因这明悟,他们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迷糊了。

    “他,他不是阴差阳错才,才成为小师祖的么”

    “我阴阳宗,莫非真,真有个小师祖”

    “他,他究竟是不是小师祖”

    第一道主菜,就险些撑死阴阳宗二十多位长老。

    肚量不大的阴阳宗众弟子,其承受的惨状就可以想象了。

    尤其是对邪天心存些许质疑的公冶博、廖樱,以及被邪天抱了一下的殷铭。

    “他,就,就是我阴阳宗的小,小师祖”

    未知其名。

    未见其容。

    翻天覆地间,落地后的公冶博和廖樱,傻傻望面容平静的邪天,自然而然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

    念头

    有些坚定不移。

    同时他们也明白了,为何阴阳宗有一帮弟子,明知必死,也要战。

    而潜意识中,他们也似乎正在迅速变成这样的人。

    “果,果然是这变,变态”

    殷铭痴痴呢喃。

    称谓前后一致。

    但若说邪天刚出葬土给他来的一记拥抱,让变态二字具有更多贬低意味的话

    那如今的变态二字,则是不可置信到了极致的产物。

    惊雷,还在死一般的静谧中持续劈下,似乎没有完结的可能。

    自离开洞府,站在大门外,邪天仅仅伸手朝天点了点,随后说了略带遗憾的四个字后,就将这场佛光与血色带来的碾压之战,彻底颠了个个儿。

    之所以说是略带,只因四支道兵以及十位半步道祖未死

    却在镇妖圣手大阵的镇压之下。

    而且看两位道祖的状态,邪天觉得对方并不会立即出手。

    所以

    “走吧,下次多叫点人。”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