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77章 不讲理 霸退敌

作品:《万古邪帝

    这一句话虽然依旧轻描淡写,但总算被所有人所听闻。

    当发现邪天说话的对象,是不知不觉站在一方的两位道祖后,阴阳宗门人汗如雨下。

    让道祖走。

    让道祖下次多叫点人。

    而这话,还是从一个窥源境修士口中说出

    饶是逆天的漆黑,依旧死死镇压着四支道兵和十位半步道祖,众人依旧被此话劈得神魂荡漾。

    荡漾间,身为自己人的他们,竟不由自主地滋生了一个反问

    大佬,你让别人走,别人就能走么?

    果不其然

    “呵。”压下因镇妖圣手大阵而生的惊恐后,仇融毫无感情色彩地直视邪天,漠然道,“看来你便是害死我仇家仇天的凶”

    “你是遗弃之地的人?”

    被邪天出言打断,仇融不由愣了愣,方才到道祖状态,漠然道:“遗弃之地,问情殿,仇融。”

    邪天哦了一声,微微侧身面对某个方向,抬起右掌,虚按下去。

    掌未落,寂无佛眸陡然被惊怒充斥!

    “魔头,尔”

    怒斥未落,掌落。

    “啊!”

    “啊!”

    “啊!”

    噗噗噗噗噗

    黑掌爆裂,无量榭一百七十九位道兵战僧,被炸得尸骨无存,身死道消。

    邪天收右掌,平静的眸光从满脸错愕的仇融脸上划过,落在寂无身上,不言不语。

    不言不语四个字,似乎有着传染性。

    饶是寂无气得青筋怒张,怒得三尸神暴跳,胸口高高鼓起,喉头颤抖,咬牙切齿,但万般情绪,始终无法宣之于口。

    因为他相当肯定自己若开口,镇妖圣手大阵中剩下的四位小主持,也会被尸骨无存,身死道消。

    只要不是瞎子,都能从这两句话不到的情形中看出两件事。

    其一,阴阳宗小师祖,强势到了不可想象的地步。

    其二,无量榭大主持寂无,无限趋近憋死自己的程度。

    这两件事,是齐头并进的。

    一方越强势,一方越憋屈。

    只要带脑子的人,都能理解这点。

    但理解之余,众人心头又满是无法言述的错愕,以及古怪。

    邪天强势他们能理解。

    寂无憋屈他们也能理解。

    但邪天为何会因为仇融一句话,而对还没开口的寂无强势?

    “毫无道理啊”

    恒言刚失神呢喃出这五个字,全身陡然一僵,似有滔天震撼从天而降,压得他无法窒息。

    他明白了。

    众人也在面色剧变间,明白了。

    毫无道理。

    换个说法是不讲道理。

    再换个说法,是蛮横无理。

    最准确的说法,是老子需要和你们讲道理?

    这三句话,便足以形容这场奇葩的强势与憋屈。

    因为此时此刻,邪天强势得可以不和任何人讲道理。

    明白此点的仇融,赶紧关闭喉头,将即将出口的话语死死堵在嗓子眼儿。

    前一瞬他还暗笑,准备多说一句话,送无量榭四位小主持归西

    明白过来后,他很担心自己再开口,就会送自家六位半步道祖升天。

    所以感受到寂无那似乎认为自己有葬灭无量榭两支道兵嫌疑的注视,仇融暗叹之余双手一摊,以示无奈。

    他也不敢说话。

    如是想的寂无,总算从对方这无声的行为中体会到了邪天强势之因,顿时犹如一盆冷水从头上泼下,怒火瞬息。

    “四位小主持”

    “镇妖圣手大阵”

    深吸一口气的他,心中冷喃两句话。

    这两句话在他看来,便是邪天强势的根本理由。

    重伤未死的四位小主持,是人质。

    镇妖圣手大阵,是能让道祖却步的根本保障。

    想要四位小主持活下来,想要道祖颜面不存在丢失的可能,他和仇融只能走人。

    这,便是邪天出现后,两言、一指、一抬手后的战果。

    憋屈更甚。

    但寂无只能强压滔天怒火,朝邪天双掌合十道:“多谢施主手下留情。”

    来自道祖的“感谢”,让阴阳宗众人都感受到了浓浓寒意。

    傻子都知道,这不是感谢,而是惦记。

    且这惦记,绝对不是思念、想念、挂怀

    而是指名道姓的耿耿于怀。

    这样的耿耿于怀,连同为道祖的仇融,心中都不由一悸

    邪天却轻轻挥挥手,赶苍蝇一般,将明渐四个秃驴送出了漆黑的镇妖圣手大阵。

    随后,他对寂无的“感谢”依旧没有什么反应,眸光落在仇融身上。

    看戏的仇融,也因邪天的注视成了戏中人。

    仇融,闭上了双眸。

    丢脸啊

    暗喃一声后,他睁开眸子,直视邪天,平静道:“我仇融发誓,即使杀伐再起,也绝对不对阴阳宗弟子一流出手。”

    不同的话,看似示弱,实则同样是含蓄却决绝的惦记。

    邪天却点点头,大手一挥,问情殿的两支道兵外加六位面红耳赤的半步道祖,重现天日。

    “不送。”

    第三句话,从负手望天的邪天嘴里轻轻吐出。

    似乎对于两位道祖很有些你给等着的警告和敲打,完全没有产生任何反应。

    无形间,这样的毫无反应,让阴阳宗众修,乃至问情殿、无量榭众人眼中的邪天,愈发高大,几乎不可直视。

    恒言等人,不知来犯的两大超级势力,何时离去。

    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伤势正在浓郁到变态的天道本源包围下,迅速恢复。

    直到看向苍穹某处的邪天,说出第四句话。

    “黄雀在后,这招我经常使。”

    话音落,他所注视之处,一道苍老残破的身影,渐渐显现。

    正是弥勒斋,金慧上师。

    “所以施主轻易放过他们,是因为老衲?”金慧上师合十一礼,静静问道。

    邪天闻言,对金慧笑了笑,便看向目瞪口呆注视金慧上师的恒言等长老。

    “诸位长老,年纪大了,就不要这么拼了。”

    说完,他转身九步

    洞府之门大开、闭拢间,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

    但漆黑的镇妖圣手大阵,依旧横亘在阴阳宗与金慧上师之间。

    良久。

    “阿弥陀佛”金慧上师叹息一声,转身朝远处走去,“原来,不是啊”

    邪天没有答他。

    却也答了他。

    因为他的年纪,比阴阳宗二十多位长老加起来都大。

    所以

    我不是因为你,轻易放过他们。

    所以

    老和尚,年纪大了,就别太拼。

    至此,阴阳宗的死战,落幕。

    自出现后,邪天用两个动作四句话,轻描淡写间霸退不可敌之敌。

    上至长老,下至外门弟子,却依旧凝立立足之地,久久无法从这一战中神。

    更有一双名为东方舞的明眸,夹杂着好奇、骇然、震惊等复杂情绪,紧紧盯着邪天的洞府大门。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