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182章 来历初现 别急

作品:《万古邪帝

    阴阳宗多了一位半步道祖。

    众长老的恭贺声,发自肺腑。

    刘老六的应却是沉闷中带着尴尬的笑。

    虽说醒了,但这么多年自己对这帮子师兄弟干过的混账事依旧历历在目,他扫过每一张面孔的眸光中,都带着浓浓歉疚。

    但此时非但不适合恭贺,也不适合道歉。

    “我等先行告辞。”

    恒言等众长老朝邪天躬身一拜,毫不犹豫离开洞府,把这片小天地留给阴阳宗真正的两位门人

    若邪天真的是阴阳宗门人的话。

    站在洞府外的众长老,久久不愿离去。

    一进一出,对他们来说宛如新生。

    环顾一草一木都无比熟悉的宗门,他们似乎有种进了新宗门的感觉,处处都变得不一样。

    “练错了”

    “老祖,不敢”

    “一个乱字”

    “老夫不敢想象,这辈子会听到这些话”

    有些失神的恒言,莫名笑道:“总好过没听到,不是么?”

    “他如何得知这些的?”想起葬土里的那一幕,殷苏无比纳闷,“当初他从葬土走出,我”

    “你说什么!”恒言吓得瞳孔放大,“你刚说他,他从哪儿走不对!你之前见过他?”

    在众长老逼迫似的审问之下,殷苏连忙将当初葬土发生的事说出,最后苦笑开口。

    “那时的他,就是个有圣人天骄护道,且有些蛮力的人,如今却”

    恒言恨得咬牙切齿。

    “就为这破大点儿挫折,你来就闭关?”

    “此等大事,你为何不早说!”

    “早知他是从葬土出来的,老夫何必老夫何其冤啊!”

    众长老从未想象过,有朝一日邪天的来历,他们会从自己人口中得知。

    因为这无法想象的事,殷苏也被众长老骂得狗血淋头。

    “我觉得,你们是不是抓错了重点?”

    殷苏郁闷的声音,顿时让骂声停下。

    不知哪位长老倒吸一口凉气,率先叫道:“葬,葬土!”

    “哎,并不意外。”恒言喟叹道,“若非也从那里出来,那个仇家的仇天”

    众长老连连点头。

    他们非常清楚,若说一线天是二部神界大部分天骄的杀伐试炼地,那葬土,就是二部神界最顶尖的天骄,经受杀戮以及生死磨砺的战场。

    “曾听闻,便是天庭天子和皇庭皇子,若非做了万全准备,也不会轻易入葬土”

    “天子皇子又如何?去了那里,也只是个炮灰小兵!”

    “是啊,每一次天钟大鸣,五域悲恸,便有天子陨落,这数百万年,老夫不知听了多少次”

    感慨虽多,但众人心头都只想着一件事

    邪天在葬土中,扮演的又是什么角色?

    这是个无解的疑惑。

    因为有资格去那里的,修为至少也要是窥源境巅峰。

    而邪天从葬土走出时,修为不过启道境至尊。

    “用修为衡量他,合适么?”不知哪位长老郁闷吐出一句话。

    门智忍俊不禁,叹道:“我们操心这个作甚,如今总算知晓他的来历,我等心头多少有了底”

    “然也。”恒言也喟叹道,“若他真的来自葬土,做出这些事,也就不算太过夸张了。”

    柏俊点点头,眉宇间一缕忧色:“即使如此,似乎他也无法应付下一次两大势力的袭杀。”

    “交给他们吧。”恒言转头凝视洞府,沉声道,“老六成就半步道祖,再加上小他的能耐”

    “还有我们的性命!下次,依旧要问情殿和无量榭尝尝苦头!”

    众长老被两大超级势力碾压至渣的自信,因邪天再度重塑,分头忙碌准备。

    不过他们心中,却还有一个未出口的执念

    “你能帮我走到这一步”洞府内,刘老六认真注视邪天,一字一句道,“一定也能帮他们,对么?”

    邪天想了想,没有答他,转而问道:“你还记得自己如何变疯的么?”

    “我”刘老六脸上掠过一抹忆之色,“那时我勤修阴阳九极,总觉胸中憋闷,似有一层薄膜束缚于我,某日忍无可忍,直接盗了老祖的极阴壁,然后”

    “然后你触碰极阴壁,捅破了那层薄膜,终见真正的阴阳九极,然而却因心性无法承受认知的巨变而疯癫。”

    刘老六痛苦点头。

    “我能帮他们得见真正的阴阳九极”

    刘老六大喜!

    “但谁能帮他们体悟真正的阴阳九极?”

    刘老六怔住,渐渐,面显颓色,喃喃道:“想要体悟真正的阴阳九极,必须触碰极阴壁么?”

    这是明知故问。

    但邪天还是答道:“你能在那片混乱中保留一丝清醒逃脱,实属好运。”

    “好运,或许吧”刘老六自嘲一笑,看向邪天问道,“你呢,你是如何窥得阴阳九极宗旨的?”

    邪天轻轻道:“我猜的。”

    刘老六:“”

    见这位新晋的半步道祖有些无语,邪天笑了笑,并未解释。

    他没骗人。

    在他的分魂和蠢萌灵根进入混宇前,他已然通过一系列猜测和验证,得出了结论。

    有了这个结论,在饕餮真身内濒死之际,他才会毅然走出送分魂和蠢萌灵根入混宇这一步。

    这一步并不盲目。

    正如他两百年来所做的每一件事。

    “好吧,算你猜的。”刘老六笑了笑,道,“关于镇妖圣手大阵”

    邪天点点头道:“前辈半步道祖修为,阴阳九极圆满,正是操控大阵的最佳人选,只可惜”

    “可惜什么?”

    “大阵所耗之力,皆来自阴阳宗地底的仙灵脉。”邪天遗憾道,“被我操控一次,如今仙灵脉已然消耗一半,余力不足。”

    “操控一次,便是一半?”

    刘老六吓了一跳。

    他可是在自家洞府内布置过小镇妖圣手大阵的,却万万没想到镇妖圣手大阵真正施展开,消耗竟如此巨大。

    “这可如何是好!”他有些凝重,“仙灵脉乃宗门修行根本,且不考虑日后修炼的问题,单单是两大势力都无法应对!”

    刘老六愁上眉头,一脸焦急。

    “我在阵法上略有心得”邪天又顾了一番,这才点头道,“若改动一番大阵,消耗应该有可能降下来。”

    刘老六:“”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