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31章 区别对待?能否

作品:《万古邪帝

    道钟长鸣十四,是为道祖化道。

    响的是无定界的道钟,化道的,亦是无定界的道祖。

    起身的观礼众修,并不清楚无定界哪位道祖会在此刻突然化道,即使有人会下意识地瞥上一眼邪天,也不敢朝自己猜测的方面去想。

    这是他们自认聪明且理智的做法。

    必定只是闯个关而已,哪怕守关道祖是个水货,也不至于被闯死。

    更何况远有威名的墨余,不仅不是水货,反而是阵道大能。

    唯独观礼的众道祖,能够感应到墨余的死。

    说墨余死于傀儡反噬,明显不靠谱。

    但若说墨余是被东方明珠弄死的,也不完全正确。

    准确来说,墨余的死,和邪天脱不了干系。

    无论墨余之死的主因,是败在了邪天手上,还是东方明珠为了维护自己的界主之威名。

    然而,这已经够可怕了。

    他们无法置信,在二部神界高高在上的道祖,有朝一日也会因为一个窥源境修士而化道。

    是以笼罩全场的沉默,与其说是对道祖墨余的缅怀于哀悼,不如说是对邪天的惊悸。

    邪天却不知道这一点。

    弄明白道钟长鸣十四下的含义后,他面带真诚地躬身一拜,以示缅怀。

    这让东方明珠多看了眼邪天。

    在确定邪天的缅怀发自内心后,东方明珠勃勃欲吐的杀意,便在遗憾中渐渐平息。

    “他竟会真心缅怀,呵”

    东方明珠自嘲。

    “毕竟是无定界的道祖,为了天衣,不说打好关系,至少也不要让对方反感”

    邪天暗喃。

    短暂的沉默,随着众道祖重新落座而被打破。

    这预示着对无定界某位道祖的缅怀结束,同时也意味着天关二堑的落幕。

    “小姐!小姐!”

    方才急冲冲跑出洞府的莺儿,此刻又急冲冲地跑进洞府,小脸红扑扑地叫道:“是,是天玄殿的墨余长老化道!”

    “墨余,化道”

    东方舞闻言,纵然更加惊悚,却还能理智去思考墨余化道与她方才所见的逆天一幕,是否有必然的联系

    刚爬起来的雪姐,却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上去,似乎有被吓哭的趋势,只是极其出色的教养,让她抑制住了这种汹涌情感的爆发。

    “雪姐,你”

    莺儿眨了眨眼睛,选择了住口不语。

    她再呆萌,也发现事情变得有些不对劲了。

    “小姐平日很稳得起呢,但方才二堑时,小姐身子几度轻颤”

    “而雪姐她,她可是无定界侍女圈子中的骄傲啊,为何会坐在地上,还,还两次”

    下意识地,呆萌的莺儿头,抬眼看向覆盖小半个无定界苍穹的天关影像,视线落在了邪天身上。

    “是,是因为他么”

    同时将目光落在邪天身上的,是上前几步的傅老。

    换做之前,他不敢。

    但如今,哪怕他知道邪天再次避开了杀伐考验的同时,也再次抽了自家界主一耳光,他却敢这样做了。

    因为他更清楚东方明珠的为人。

    “不怕界主对你憎恶,只怕你对界主无用啊”

    傅老的这声暗喃,有些自嘲式的欣慰蕴含其中。

    毕竟再有用

    “能有用到界主不顾一切,将小姐许配给你的地步么,呵,天子或许都办不到吧”

    暗喃结束,傅老朗声开口。

    “天关二堑,智性机变结束,首位闯关者,中土无名剑道散修,古剑锋!”

    散修二字,炸得观礼众修一个个险些成了聋子,却也让邪天心生羡慕。

    相比头顶阴阳宗小师祖这种占尽天下人便宜的名头,他更喜欢散修二字。

    无拘无束,自行己事。

    “恭喜。”

    刚结束真诚缅怀的邪天,又对古剑锋进行了真诚的恭喜。

    抱剑而立的古剑锋瞥了眼邪天,又瞥了眼不远处阵容不齐的无量榭众佛子,似乎明白了邪天为何欣喜。

    “你也不错,就是没我快。”

    “一剑破万法?”

    “嗯,你是体修?”

    “正是。”

    “好好努力。”

    古剑锋用好好努力四个字,以及一记带着指示性质的眼神,结束了双方的第一次谈话。

    虽然他觉得好好努力四个字有些虚伪。

    毕竟邪天即使再努力下去,或许变成七个的无量榭佛子还会继续减少,但仇家三杀才不会少。

    顺着古剑锋的视线,邪天也发现了无量榭七佛子。

    他朝七佛子笑着点点头,旋即眉头微蹙,双唇翕张,不知在遗憾什么。

    遗憾人人都有。

    “可惜”

    齐天门真传曲谷摇头一叹,淡淡道:“若第二堑未曾提前关闭,我参悟的阵法禁制,不会止步于六千八百二十四种。”

    装逼如雷,劈得众人晕头转向。

    “他,他这话什么意思?”

    “意思是说,别人都在闯关,他,他却能在天玄傀儡的围攻下参悟阵法”

    “意思是说,他若不参悟阵法,绝对是第一”

    “我日,这个角度都能装逼?”

    “敢问傅老,”空宗裴巨,皱眉道,“先前化道的道祖前辈,可与天关二堑有关?”

    众人因此话震惊之时,傅老点头道:“天玄殿殿主墨余,以身化道。”

    “呵,原来如此!”

    因为傅老这句话,仇家三杀才中的仇莫似乎就有勇气站出来了。

    他似笑非笑地扫了眼邪天,便朝傅老拱手一礼,问道:“敢问傅老,天关二堑第二名,可是此人?”

    “正是阴阳宗的这位小道友。”

    “果然不出我所料!”仇莫冷哼一声,看向邪天问道,“却不知阁下于闯关途中,参悟了多少种阵法禁制?”

    邪天想了想有资格拦在天道之路上的大萝卜,笑着道:“很少,六七百种吧。”

    “六七百种?”仇莫嗤笑,又转身面对古剑锋,抱拳道,“阁下乃首位通关之人,一剑破万法,势如破竹,敢问阁下,此人通关,慢你多少?”

    古剑锋淡淡道:“一息。”

    “很好,真相大白了。”

    仇莫笑了笑,朗声开口。

    “阴阳宗的这位师道友,资质不过两分帝资,于二堑中领悟六七百种神阵绝禁,饶是如此,通关时长却仅慢了一剑破万法的首位通关者一息,这可能么!”

    还沉浸于仇莫这些分析中的观礼众修,下意识就要跟着喊一声不可能

    但下一瞬,他们又想到了四十九尊天玄傀儡,被邪天的石头人瞬间毁灭的一幕。

    “貌似,有可能啊”

    “而且,被他击杀的天玄傀儡,似乎和其他天骄遭遇的不一样?”

    “是不一样,那四十九尊傀儡,跟打了鸡血似的”

    来自众修的议论,即将拯救误入歧途的仇莫

    仇心却不给仇莫这个机会,他当即冷笑走出,朝傅老一拜后,冷冷开口。

    “堂堂无定界盛事,贵界做事也要因人而异,区别对待么!”

    因人而异?

    傅老沉默。

    可不是么。

    取得天关二堑第二名的邪天,正是因来自无定界界主之命而被区别对待的。

    “只不过他被区别对待的方法,你不知道啊”

    这句话,傅老没有说出来,因为面对仇歆的这个质问,他是无法答的。

    就在此时,东方明珠淡淡开口。

    “天关四堑,本界主给你们继续灭种之战的机会。”

    仇家三人,无量榭七佛子欣喜若狂!

    “拜谢界主!”

    傅老甚至也因此心生喜意。

    但下一刻他才反应过来,离天关四堑,还差了天关三堑。

    “而天关三堑,名为门当户对”

    门当户对,考验的是资质。

    只有与东方舞资质相仿之人,方有资格继续在无定界界主之夫的路上前行。

    而东方舞的资质,冠绝四分帝资。

    “看来界主眼里,你的用处不大啊”

    暗喃的傅老看向邪天,正欲心生怜悯,却突然发现方才脸上还带着丝丝遗憾的邪天,此刻血眸微微亮了些许。

    血眸亮了些许的邪天,上前一步,恭敬拜道:“界主大人,能否把被淘汰的两位佛子也算上?”

    全场静谧。

    s:把东方舞写成了东方秀,已改。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