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2章 别怂!在下认输

作品:《万古邪帝

    若说炼体是众人比较陌生的区域,那炼气则是观礼众修无比熟悉、且毕生都致力于其中的区域。

    更何况这种熟悉,是由他们见过一次的天道之路再次触发的。

    第一次见天道之路,众修看到了邪天跟拔萝卜似的在天关二堑智性机变中,将一个个阵法禁制拽、扯、拔、扔、丢

    众道祖更知道一件事,因为邪天的拔萝卜,直接把无定界天玄殿殿主、号称二部神界唯一一个以阵称祖的墨余给弄死了。

    天道之路的可怕,可见一斑。

    而如今,天道之路第二次显现于世。

    恍惚间,他们眼前又浮现出邪天拔萝卜的身影。

    若依旧是拔萝卜,那也就罢了。

    不幸的是,齐天门副掌教将这场战斗定义成了炼气士天道本源之间的战斗。

    更不幸的是,他们对于天道本源这个领域,非常熟悉。

    是以

    “近乎无敌了吧”

    呆呆打量那条和苍穹发生共鸣的天道之路的黄虎,暗喃出了自己的感受。

    这是一条璀璨斑驳的天道之路。

    比彩虹更多姿。

    比万花筒更绚丽。

    哪怕是洞穿表面之后的本质,也依旧能让众道祖倒吸一口凉气!

    “十,十二种天道本源!”

    十二种天道本源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大圣冲击道祖的资格!

    “即,即使他只领悟了五种天道本源,”天庭道祖常星不可置信道,“却能与另外七种天道本源共振,甚至到了能借其衍化天,天道之路的程度!”

    似乎那条天道之路太过璀璨,纪蒙下意识闭了闭道眸,免得被亮瞎。

    “不过窥源境五层,两分帝资,成为道祖的可能性已然超过了八成哎,他哪里是什么以阵称祖,他比那些天生道祖,走得更远啊”

    天生道祖,哪怕怠慢修行,最终也能成就道祖。

    但这宿命般的逆天资质,并不会在窥源境的时候表现出来。

    而如今,他们看到了另外一个注定成为道祖的人

    却是两分帝资。

    窥源境五层。

    此等冲击,他们似乎不堪承受,下意识将其转接

    转接之人,变成了凌于虚空,绽放齐天门真传天骄气势不过两息的季良身上。

    仅仅两息,他身上之前还能让观礼众修顶礼膜拜、让观礼道祖连连颔首的修为气势,就变得异常滑稽了。

    因为所有人都能够想象到季良和邪天的战斗景象,应该是这样的

    季良朝邪天丢出一记绝世神通。

    邪天接住,瞧了瞧,朝身后一扔。

    季良朝邪天丢出一记圣纹。

    邪天接住,瞧了瞧,朝左边一扔,并朝季良勾了勾手指头,以示继续。

    “噗”

    看天道之路看得一脸呆滞的曲谷,木然看向自己的同伴。

    他忘不了之前同伴被副掌教点名时的激动和兴奋

    但此刻同伴身上逸散出的浓浓怨念和那一脸的懵逼,直接让他喷了出来。

    这充满犯罪感的一喷,让季良宛如被雷劈了一般,但也被惊雷送了一丝飞天的神智。

    拥有了一丝神智的他,毫不犹豫就看向了副掌教庄渺。

    视线。

    如刀。

    被这种极其放肆的视线注视着,庄渺却生不出一丝怒意。

    不是生不出,而是顾不上。

    “天道之路,嘿,天道之路”

    “以阵称祖,嘿,以阵称祖”

    “十二种天道本源,嘿,十二种天道本源”

    这样夹杂着不知是对邪天的冷笑,还是对自己的嘲笑的句式,不断在庄渺心头响起

    最终,这一切都变成了一句话

    “何其虚伪啊,你这哪里是请人赐教啊,分明是来指教别人的啊”

    这是他自己的感受。

    但在观礼众修看来

    “这副掌教,有些坑啊”

    “好替那位齐天门的真传不值”

    “快看,那位名为季良的真传,似乎要哭出来了!”

    “他内心一定是在呐喊,苍天啊,大地啊,哪位大帝开开眼,赶紧把这坑自己人的副掌教给收了吧”

    或许是被邪天震惊到麻木,又或是这条天道之路太过逆天,观礼众修此刻对感叹邪天的强大毫无兴趣,反倒感觉评论邪天的对手这一行为,颇有些意思。

    对他们有意思,对庄渺而言,不啻于胸口被插一口了。

    深深吸了一口气,他压下心头因爆表羞耻感而生的怒意,开始琢磨如何收拾这残局。

    他丝毫不指望背后观礼高台上的众同道,会给自己弄个台阶,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然而思绪千百转后他发现,自己竟毫无办法将身处尴尬之巅的自己,给弄下来。

    这种无奈,让他一口老血险些喷出。

    “还好意思看本座,错非你之前一脸激动打量此子,本座何至于嗯?”

    正在心中咒骂季良的庄渺,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会不会,又是他唬人的手段”

    “之前众道祖对此子的分析,即使有出入,却也不大”

    “更何况此子那变态的心智”

    “最重要的是,本座实在想不通,一个二分帝资的垃圾,怎么可能有如此多的精力广泛涉猎,且取得如此成就!”

    “一定是!”

    于绝境中,他终于找到了一条自己以为是的生路。

    生路现,他立刻丢给季良一记眼神

    上!

    别怂!

    他在诈你!

    然而他忘了。

    季良在用何等眼神看他。

    视线如刀。

    这代表仇怨。

    毕竟此战无论在谁人看来,都是齐天门副掌教撺掇自己门下的真传弟子给被人虐。

    然而这仇怨,也是不可能变成砍向副掌教庄渺的刀的。

    季良所求很简单,哪怕仅仅是庄渺的一个眼神。

    等了半晌,他终于等到了对方的眼神。

    然而眼神中蕴含的意义,却完全出乎他意料。

    他niang的都这情况了,你还要小爷上?

    “我想要的,只是您一个带着一丝歉意,哪怕只是一丝歉意的眼神啊”

    如是想的季良,痛苦地闭上了眸子。

    下一刻,他睁开变得平静的眸子,看向邪天,道揖一礼。

    “在下认输。”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