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64章 真字 战音共鸣!

作品:《万古邪帝

    古剑锋之语,惊天动地。

    毕竟在众修看来,继无定界界主东方明珠开口后,继邪天与裴巨那场惊艳炼体之战后,说出这话的人无论是谁,都很是嚣张。

    但更惊天动地的,是古剑锋的剑。

    这把被他于天关九堑全程怀抱的止戈尚未出鞘,飞天一划,便斩断了邪天让众道祖失声惊呼、让东方明珠喜不自胜、让齐天门真传季良主动认输的天道之路。

    是以

    嘲讽,因为这一剑无法出口。

    骇然,同样无法从观礼众修口中道出。

    似乎他们的脑海,被这一剑劈出了这样一个认知人外有人,这次无定界盛事,斩断天道之路的古剑锋,才是最强的。

    众道祖同样骇然。

    但让他们骇然的原因却不同。

    “还以为他在剑道方面的造诣,只是一剑破万法”

    “哎”

    “难怪仅仅是铸剑,就能惊动齐天门老祖”

    “此子全力一剑,已经稍稍触及剑修巅峰一剑破道了!”

    “比起方才炼体一战,这一战,更堪称势均力敌的巅峰一战了!”

    “呵,势均力敌?恐怕只是修行方面吧”

    东方明珠的凤眸,已然再次眯起。

    不过让她眯眼的,不是止戈的飞天一击,而是在此之前的古剑锋之语。

    似乎她清楚古剑锋有能力施展出稍稍触及一剑破道的一剑

    “却没料到你会主动挑战”

    沉默少顷,后半句话又在她心头冷冷响起。

    “在本界主宣布八堑结束后!”

    当然,无论是观礼众修认为的古剑锋比邪天强,抑或是众道祖认为的二者在修行上处于同一高度,古剑锋的话,谁也无法拒绝。

    因为在他口道不服后,又用一剑证明了自己不服的能力和资格。

    傅老眉头微皱,下意识扫了眼高台上的东方明珠,发现自家界主没有开口的打算。

    这并未出乎他的意料,但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啊”

    而且是个吃人的程咬金。

    “纵然你二人在修为上难分高下,势均力敌,但战力”

    炼体士,战力强过同境炼气士,但大道三千,论战力至强

    “谁又能和剑修比肩?”

    想到之前邪天意犹未尽的话,傅老心头苦笑不已。

    “还没打完?呵,这下好了,又来了个强得超乎想象的小子,你规规矩矩来找小姐,然后成亲洞房不就行了么,搞出这么多幺蛾子作甚”

    而洞府内,正围着霓裳战装忙活的东方舞三人,直接变成了化石。

    “这剑修,好强!”

    雪姐双眸,光芒大放!

    “怎么办怎么办!”莺儿急得不行,“未来姑爷头上的那条路都被砍断了,未来姑爷是不是打不过这个剑修啊!”

    “这便是所谓的,好事多磨么”

    东方舞雀跃的芳心,再次悬了起来,且因古剑锋的剑修身份,比之前更为忐忑。

    对古剑锋实力最好的体现,在阴阳宗外。

    “这人,很有意思。”小屁娃拿出嘴里的木质奶嘴,眸中掠过一抹惊喜。

    黄二见状,暗暗撇嘴。

    “别不服。”小屁娃看向表情立马又变得恭敬的黄二,“十个你一起上,也就是一剑的事。”

    黄二心头正要发苦,突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日,我可是邪少主他老人家的追随者,嫉妒个啥!”

    如此一想,黄二立马笑容满面地道揖一礼:“恭喜大人再收一位强大的追随者!”

    “追随者?”小屁娃琢磨了一下,摇头道,“应该是战奴。”

    战奴?

    就那个才区区神宫境一层,连道祖都不是的的剑修?

    能成为圣村的战奴?

    黄二眼珠子险些瞪出来。

    就在他嗔目结舌之时,他又听到了小屁娃和陆风的对话。

    “六祖,您的意思呢?”

    “他是太白剑典的传人。”

    “呃当我啥也没说。”

    黄二呆呆看着脸色通红的小屁娃,似乎感受到了对方因为说了大话而产生的羞愧。

    “收他为陆家战奴,竟然还不够?嘶!邪少主他”

    对于古剑锋的强大,邪天早有感应。

    收注视着天道之路断口的视线,他看向眸中带着一丝戏谑之意的古剑锋,微微一笑。

    这笑容让古剑锋明白了一件事

    “这道友请求一战,不是无的放矢”

    不是无的放矢,自然就是对他有所了解。

    了解到何种程度?

    到了能平静接受自己的天道之路,被一剑斩断的程度。

    这让他藏于戏谑背后的那丝疑惑,遁于无形。

    “道友,可以开始了么?”

    古剑锋朝邪天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直接言战。

    “稍等一下。”

    “等什么?”

    “想看看你。”

    “好。”

    古剑锋依旧环抱止戈。

    邪天却静静打量对方。

    他见过的剑修不算少。

    自九州界宛州的剑冢开始,到中州的独龙,到仙界的小剑,到冥窟的杀尊,再到杀路上所遇的剑修天骄

    人人都像一把剑。

    唯独古剑锋不像剑,而是一个人,一个只是抱着一把剑的人。

    这很有些颠覆他对剑修的认知。

    但恍惚间,他又想到自己于凿齿之心碎片中求生的一幕。

    这一幕总结起来,就四个字

    “我,是邪天”

    他不是什么炼体士。

    不是什么一体三修的天骄。

    不是什么浮空口中的少主。

    他就是十二岁人生遭遇巨变,被殷甜儿扇了一耳光,离开妓院后头一次说出这四字的邪天。

    “真字他也触碰到了这个字”

    认真注视古剑锋息,邪天只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

    却也是他只在自己身上体悟到,从未在旁人身上发现的事实。

    “可以了。”

    吐出一口浊气,邪天闭眸深吸一口气

    当他睁开血眸时

    古剑锋怀里始终没有丝毫动静的止戈,发出了一声虽轻微、却响彻天地的铮鸣。

    似乎整个百万里战地,早存在有无数看不见的剑,齐齐因邪天睁眼而遭受到某种刺激,从而发出了战音。

    这声铮鸣的出现

    让古剑锋剑眸顿凝。

    让观礼高台上的道祖齐齐起身。

    让小屁娃瞪圆了双眼。

    也让陆风眸中,出现了一丝错愕。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