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277章 终战!五层是么?

作品:《万古邪帝

    嗒嗒嗒

    邪天攀登观礼高台的每一步都不稳,却丝毫不影响其化身惊雷,接连劈向众人。

    他走得很慢。

    并不完全因为伤势,还有要恢复伤势。

    当距离高台边缘最近的一位道祖,看到邪天头顶没入眼帘时,只觉一片天地压来,忍不住上身后仰。

    似乎这具孱弱到任何一个仙尊能能将其击杀的身影,此刻比之前毫发无伤时更高大,更伟岸,更具撼人心魂之力。

    几乎每一位看到邪天头顶的道祖,都会如此。

    而在一片道祖上身因天地压来而后仰的浪潮中,他们脑海里也冒出了下一个念头

    战斗,尚未结束。

    即使邪天方才将无定界战力第一、天庭之下十大最强道祖之一的周鼎,杀得奄奄一息。

    然而新的战斗,始终未曾开始。

    对此,他们也不疑惑。

    因为方才一战之后,即使无定界能人无数,此刻也没谁敢站在这具孱弱之体的面前,道出一个战字。

    唯独

    东方明珠。

    唰唰唰

    众道祖,转头如电,目光如刀,看向无定界真正的第一人东方明珠。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更遑论高贵如东方明珠。

    是以无定界战力第一的名头她不屑,这才落在了周鼎头上。

    此刻,这位无定界真正的第一人,远离自己的宝椅数步,保持着一脸的震惊,眸光毫无焦距。

    但即便是毫无焦距的眸光,众道祖也能轻易发现这眸光所注视的,正是不断接近观礼高台的邪天。

    而当邪天的头顶,第一时间进入这双呆滞的凤眸时

    轰!

    轰!

    轰!

    轰!

    轰!

    根本没看清邪天的东方明珠,如见洪荒猛兽,本能暴退五步,膝盖弯被宝椅一阻

    嘭

    跌坐于宝椅之上。

    这完全不像是做好战斗准备的样子。

    众道祖下意识愕然,微一思索,却又默然。

    他们能够想明白,对周鼎了解至深的不是他们,而是东方明珠。

    也正因此,东方明珠是最无法接受周鼎会在这样一场实力悬殊之战中,以如此凄惨的方式落败。

    可以说,东方明珠诛杀叛逆的杀令,仅仅经过周鼎师徒二次实践,便成了笑话。

    自己说出的杀令,到最后竟要由自己出手践行,这不是失败是什么?

    更遑论

    此刻的东方明珠陷入了滔天的震惊、骇然与不可置信中,连自己践行自己杀令的行为,都无法做出。

    然而,这依旧不影响战斗的继续。

    因为邪天,继被东方明珠擢升高台、又被东方明珠轰出高台后,第二次站在了高台之上。

    高台难攀。

    以致于气喘吁吁,满身是伤。

    但这一次,众道祖看他的眼神,不再是看向可造之材的虚伪欣慰,而是复杂的凝重。

    于复杂的凝重中打量此刻的邪天,最吸引他们的便是邪天那双平静如渊的血眸。

    倏然间他们就想起,这双眸子,似乎在邪天第一次上高台后不久,就变得如此平静。

    “貌似东方明珠开口拒救人,他面色惨白时,他眸光依旧平,平静?”

    “貌似,是错觉?”

    “错的屁,绝对是!”

    “此子之心性,哎”

    干翻无定界第一天骄。

    干翻无定界战力第一的道祖。

    任何道祖以下的修士做到这两点后,即使眸中充满了实质的骄傲与得意,众人也能接受。

    观礼高台上的众道祖,却无法接受邪天的这种平静。

    而当这平静的视线从东方明珠手里的轻纱扫过,又落在他们脸上时

    众道祖宛如被上古异兽的无情兽瞳所注视,全身发麻,心生寒意。

    这是错觉。

    因为看着他们的邪天,勉强扯出了一丝笑容。

    邪天的笑,让他们愕然。

    但下一刻,他们就弄明白了。

    哪怕是被那双历经两场生死战的平静血眸所注视,邪天对他们报以的笑容,却是纯粹的、真挚的对前辈的客气。

    这种客气,仿佛在说一件事请众前辈,不要插手。

    想明白此点,众道祖暗松一口气的同时,也一脸懵逼。

    “他,他如何会认为,我们会,会插手?”

    “莫非他认为老夫也会和周鼎一样不知羞耻?”

    “老夫愈发喜欢这小子了,别的不说,他与东方明珠这一战开始前,谁敢插手,老夫第一个不放过!”

    “老夫也是如此想的,不仅如此,他此刻濒死之伤只恢复了三成,诸位,不如我等出面主持,等他伤势痊愈,再与东方明珠一战,如何?”

    “没说的!哪怕得罪东方明珠得罪无定界,老夫铁了心要看这一战,他又会如何打!”

    便是一直弃威能不用、正常观战的陆风,此刻都抱着这样的态度。

    天上有多少星辰,他便有多少种战胜和杀死东方明珠的方法。

    但邪天呢?

    强如他都想象不到,即使他刚从两场战斗中,看到了自己侄子那璀璨的智慧爆发。

    期待着的陆风,抽空朝方才小屁娃指过的方向扫了眼,他那玄奥如星空、厚重如混沌的眸子里,就多出了两个奄奄一息的人。

    下一瞬,这一男一女,完好如初却目瞪口呆地出现在他身旁。

    他觉得,这二人也希望看到接下来的一战。

    对于众道祖突然的捣乱,傅老没有心情去捣乱,渐渐脱离震惊的东方明珠,也没有阻止。

    而对于众道祖的好意,邪天平静示谢,盘坐下来,专心恢复伤势。

    但仅仅一炷香,伤势恢复一半的他,便又站起。

    “小友,你”

    纪蒙心生不忍,正要放出豪言以安邪天之心,却又因邪天血眸中的如渊之平静而作罢。

    虽作罢。

    却再生震惊!

    “他,似乎很有自信!”

    嗒嗒

    脚步声再起。

    邪天朝高台最深处的东方明珠走去,平静的血眸,却一直注视着对方手里的轻纱,对其本人视而不见。

    平白无故地,众道祖就感受到了一种压力。

    诡异的是,这种压力不是修为气息渐渐爆发的东方明珠赐予邪天的,反倒是邪天,赐予东方明珠的。

    终于,邪天走到了距离东方明珠三尺的地方停住脚步。

    随后,他伸出满是血痂的右手,带着些许因伤而生的颤抖,朝轻纱抓去

    嘭!

    东方明珠一拂,邪天如遭重击,倒飞出高台,重重砸落在地。

    众道祖一震!

    但旋即,攀登高台的脚步声再起。

    邪天,三上高台,朝东方明珠走去。

    嘭!

    东方明珠二拂,邪天再次被击飞高台

    但没多久,他第四次站在了高台之上。

    与此同时,东方明珠的修为气息,也提升到了极限

    道祖,后期。

    单单是道祖后期的气势,便化为渊狱,彰显着东方明珠的无敌气息。

    即使这无敌气息,显得极其厚颜无耻,但

    “此子,如何能战?”

    “面对此时的东方明珠,他甚至连创造机会不!创造契机的可能都没有!”

    众道祖想破头都想不到邪天会如何应战之际

    邪天抬头看了看受东方明气势影响而风卷云动的血色苍穹。

    随后,他坐了下来。

    “五层,是么?”

    东方明珠一愕。

    愕然瞬间

    血色苍穹,裂成了两半。

    两半虽同样血红

    但一半是代表东方明珠杀意的红

    另一半,是代表邪天的红。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