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17章 你试试 撞邪了

作品:《万古邪帝

    摩拓话音落的时候,黍天子的心也沉如九渊之底。

    当摩拓走的时候,黍天子的心,似乎也被带走了。

    却又被冷着脸站在他面前的暠,给拽了前所未有的凶地之中。

    傻子都明白,摩拓刻意飞过来,对黍天子说这一番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而是很有针对性的。

    针对性在哪里?

    便在认同二字之上。

    只有当摩拓也确定,黍天子会非常认同自己的意见后,他才会如此行事。

    而二人相同的意见,却连酆崖高层都不知晓,并导致了酆崖高层绝对错误的判断。

    此事可大可小。

    小,只因大势所趋,即便方针和宗旨完全错误,却也只能硬着头皮前行。

    大,却能直接导致酆崖大败亏输,甚至一蹶不振,从此失去进军域外的实力。

    当然,这一切在暠的脑海中只是一闪而过。

    他最在意的,还是认同二字。

    从未有所交集的摩拓和黍,怎么可能产生交集?

    可能。

    因为什么?

    因为自己。

    因为自己什么?

    因为自己对黍有所觊觎,且被摩拓发现。

    而自己,又因何会与黍产生交集?

    “邪帝传人”

    得到这心惊肉跳的四个字后,暠便颤抖地深吸了一口气。

    不过他的思路,也就到此为止。

    因为再想下去,纵然他的认知还不太可能被颠覆,但心境必然会受到影响。

    而此时面对极其难得的撬开黍嘴巴的机会,他不容自己有失。

    与此同时,魂飞天外的黍,也听到了暠颤抖的吸气声。

    这让他飞天的神魂,几乎破散开来,也让他停滞的心跳,如军鼓擂动。

    “说,或者死。”

    暠的开场白很简单,很杀伐果决,直指此时黍天子最强的欲望。

    这四个字,宛如攻心之箭,他根本防无可防。

    眼见此箭带来的压力,即将摧垮他所有的反抗意志

    噗!

    黍天子喷出一口鲜血。

    这口鲜血,喷在了暠的胸口上。

    暠并不闪躲,如渊的压迫气息也没有发生丝毫改变,但他的心跳,却急促了几分。

    他知道,这口鲜血,便是黍天子崩溃的征兆。

    “终于,肯开口”

    雀跃的暗喃未落,黍天子便抬起了头。

    这是一张极其灿烂,甚至灿烂到扭曲的笑脸。

    看到这张笑脸的同时,暠心头的雀跃便烟消云散。

    未等勃然之怒滋生,咧嘴大笑的黍天子便开口了。

    “你不敢,你试试。”

    早已被现状吓得目瞪口呆的周泉等人,闻言亡魂大冒。

    在他们的认知里,没有暠不敢的事。

    所以这句话,不仅真的会让暠试试,同时也会将他们变成试验品。

    果不其然

    轰!

    气势因怒而爆发的暠,在众军士眼里就变成了一头被激怒的上古荒兽!

    嘭!

    嘭!

    嘭!

    百余军士,被这股勃然爆发的气势轰得倒飞吐血。

    待他们踉跄起身却骇然发现,本该更惨的黍,却依旧站在暠的面前,距离一寸不多,不存不少。

    然而下一瞬他们才真切地看清楚,此时的黍,变成了筛子,全身上下都逸散出浓浓的圣人之力。

    “被,被废了”

    沙哑出声的周泉,亡魂大冒。

    对酆崖军士而言,修为被废是一件比死还残忍、痛苦的事。

    但

    “哈,哈你,你果然不,不敢”

    黍天子嘴角一边溢血,一边断断续续说着话,同时,他的笑容没有发生丝毫变化,唯一发生变化的,是他热切的眸光。

    似乎他和周泉想的不一样,修为被废没有什么,重要的是,自己没死,更重要的是,暠果然不敢下杀手。

    暠也笑了。

    这种笑,是怒极反笑。

    怒,除了来自弱者对自己的挑衅和嘲讽,更多的却来自无力。

    因为黍有底气,而这底气,便来自斩魔总殿。

    至少他很确定,自己再牛逼,于高层未弄明白整件事之前,他不仅杀不得黍天子,还必须全力保护对方。

    否则,那些对自己强留域外战场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大佬们,会把组成他生命的每一颗微粒分解开来,再一一毁去。

    但他也不是毫无希望。

    “至少,我还能争取一下机会”

    如此默默告诉自己的暠,在很短的时间压制了怒意,一手拽住还在漏气一般的黍天子,消失在众军士面前。

    但下一瞬,他二人的身影便再次停了下来。

    因为之前走掉的摩拓,此刻站在了他们面前。

    瞬间放出荒级三阶道兵背嵬后,暠决绝的战意迅速飙升。

    孰料摩拓却叹了口气,看都不看暠,反倒愧疚地看向黍天子。

    “抱歉啊,我,我只是想试探一下的,没想到没想到还猜中了什么?真是抱歉啊”

    噗!

    面对暠能灿烂大笑的黍天子,听闻此语再也忍不住,喷出了一口集怨毒、悔恨于一体的猩红之血。

    怨毒,来自自己悲惨的命运。

    而悔恨,则来自他一时的疏忽。

    若在面对暠时,他能竭力撇清,纵然还会遭受更疯狂的羞辱和折磨,但至少,他还有可能拥有斩杀邪帝传人的机会。

    而如今

    “多,多谢厚,厚赐”

    咬牙切齿的声音,却被摩拓听出了另外的味道。

    只见他大手一挥让开道路,真切道:“说这些就见外了,赶快去疗伤要紧,暠不是我说你,你对自己人也太”

    “狠啊”

    望着暠消失的方向,笑容渐渐灿烂的摩拓,失神吐出最后二字。

    他没骗黍天子。

    那番话,他真的只是试探。

    因为他并不知道黍天子心怀斩杀邪帝传人的欲望。

    但未知,并不妨碍他对邪天的定位。

    连酆崖战地稳定的局面,都会被邪天轻轻改换,将邪天当成任何人最在乎的事,都很正常。

    唯独超乎他预料的是,面对自己的试探,黍天子竟会产生不打自招的反应,从而暴露无遗。

    “呵,邪天”

    “可惜我没空啊”

    “只希望,他们能有空”

    “愿你真有机会碰到有空的他们,否则”

    叹了口气,摩拓掉头返,并凝重嘀咕出后半句话。

    “否则你肯定是死在了罗铮手里”

    罗铮的踪影,是对刚刚胶着的局势的又一次强力冲击。

    哪怕他还未真正进入酆崖战地。

    面对这种冲击,首先做出反应的,自然是有所感应的葬海血子。

    在感受到强大到无法想象的精血气息后,他们本就疯狂的杀戮、抢魔之态势,就变得更为疯狂。

    紧接着做出反应的,便是魔。

    即使有着将罗刹狱逼得不得不与另外一片寰宇融合的大优势,在罗铮二字出现后,魔尉之下的魔也不得不开始收缩。

    同时,负责引导、掌控整个域外战场的魔尉,也开始了汇聚,等待着罗铮的出现。

    但没人知道的是,此时罗铮走向酆崖战地的姿态,堪称一步一头。

    走一步,他便忍不住头瞅上一眼。

    最终,当他走到酆崖战地的边界时,这种姿态方才不复存在。

    “撞邪了”

    揉了揉酸痛的脖颈

    略带憋屈叹息一声

    罗铮抖擞精神,斩却了那一段不堪的记忆,带着刚出葬海时的潇洒,踏足酆崖。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