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38章 那种魔 哪种魔

作品:《万古邪帝

    被长辈的无耻深深伤害过的陆小小,本以为自己即使感受到了少主突飞猛进的修为气息,也不会失态。

    不过当他听到二成六,进而确定他朦胧感受到的突飞猛进到了何种地步时,脚下顿时一个不稳,险些从隐匿的空间摔出去。

    “开什么玩笑!五十多年而已!”

    准确来说,五十一年都不到。

    但就在这五十一年之内,邪天对天道本源的领悟,达至二成六。

    二成六,是何概念?

    等同破道境中期的道祖。

    这种精进程度,虽说里前世的陆飞扬还差得老远老远,但一结合今世陆飞扬的资质和血脉,其散发的光芒在陆小小看来,几乎都能和前世少主比肩了。

    这便如皓月再亮,众生尚能接受,但一只小小的萤火虫却绽放出皓月之光,那不单单是惊掉下巴的事了。

    好在,陆小小也是上古遗种,拥有两世阅历的他,甚至还未等自己滋生出一探究竟的念头,便猛地发现了不对劲之处。

    “不对!少主身上的气息土,土之本源?”

    陆小小猛地摇头眨眼,直到他确定幻觉不会再影响自己后,方才二次看向邪天,随后双眸暴突。

    “怎么可能!”

    虚空本源呢!

    岁月之意呢!

    杀之本源呢!

    毁灭之意呢!

    创造之意呢!

    “我离去这段时日,究竟发生了何事!何事!”

    陆小小,不会让邪月在意。

    但陆小小的暴跳如雷,却让邪月有了开口的快意。

    “三千言,听说过没?”

    听闻三字,陆小小瞳孔猛地一缩,随后阴沉着脸吼道:“三千言也不可能抹去少主领悟的天道本源!”

    “抹去?”邪月呵呵一笑,“自废本源,了解一下。”

    “哈,还自废本”陆小小猛地一个哆嗦,惊恐道,“自自自,自废?少主他疯”

    邪月终于快意地笑了。

    因为陆小小这位陆家人,也想不到邪天会如此选择。

    “这才是正常的认知啊”

    看了眼邪天,发现这个九州界人口中的牲口虽说一脸平静,但血眸中却还夹杂着丝丝恍惚,似乎自己都无法接受此等巨变。

    同时,陆小小也从少主疯了开始,猜到了真正的事实。

    “少主他,他为了修行三千言,自,自废天道本源”

    所以他才未能在邪天身上,感受到除土之本源外其他任何天道本源的气息!

    所以区区五十一年,刚刚成就圣人果位的邪天,便一路高歌,领悟土之本源达二成六,虽未成就道祖,带对天道本源的领悟,堪比破道境中期!

    “是了,忘本源,将自己变成一张白纸,即使邪帝自创的三千言晦涩难悟,少主他”

    陆小小心头刚想滋生欣喜和敬佩,但无论如何努力,欣喜都无法出现。

    因为单就修行三千言而言,邪天为修行三千言而做出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行为,不仅匪夷所思,而且成效卓著。

    但

    “但如今,少主你,你只有一种天道本源了”

    心头出现此话的同时,陆小小面色难看。

    身为道祖的他,如何能不知晓寻常修士冲击道祖的资格?

    十二种天道本源!

    每种至少领悟一成!

    而道祖之难,同样难在这两点之上!

    一个宽度,一个深度,即使二部再厉害的天骄,都不会对其中一度太过深入。

    深入太甚,扩展更难,反之亦然。

    是以越是寻常的圣人,其冲击道祖修途时的谨慎程度,堪称小心翼翼的万倍。

    他们要先确定自己需要领悟,且领悟可能性最大的十二种天道本源,随后每种天道本源的领悟深度都要精确到一成!

    一丝不能多!

    一丝不能少!

    因为他们的修途,很有可能就因为这一丝的差距,而止步于大圣巅峰!

    而天才圣人,因其资质的关系,其修途的容错度也会相应增大。

    他们有的可能会领悟超过十二种天道本源,有的可能因将其中一种天道本源领悟达到一成一,一成二

    但再如何天才,都不可能骄傲到自废天道本源的地步!

    “包括如今的少主!”

    是以初时的震惊过后,陆小小那颗心又悬了起来。

    因为在他看来,邪天此举,无异于自绝修途于神宫境。

    除非

    “除非少主归,陆家自然有办法咦?”

    陆小小的表情,陡然变得精彩起来。

    “呵”瞥了眼陆小小精彩的表情,邪月失笑摇头,想了想叹了一句,“还是对你今世的少主了解太少啊”

    类似的感慨,也正存于邪天的心头。

    确定了自己对土之本源的参悟达到了恐怖的二成六后,他反倒陷入了更深的迷茫之中。

    随着参悟的深入,他五十年来所思所想的土之本源,变得更为模糊。

    就好比他认知中的土之本源,本是一颗大树。

    他从根部着手,一直朝上蔓延,本以为是一条直达彼岸的康庄大道,孰料没走多久,他就看到了无数片大海聚成的汪洋

    “仅仅,是一道啊”

    闭上双眸认真感受前路之茫然的邪天,忽而产生了一种之前的自己是多么可笑的念头。

    同时,他也为曾败在自己手里的无定界第一道祖周鼎,感到十分不值。

    此刻他才明白,周鼎若不压制修为杀自己,吹口气都能称之为用力过猛。

    “呼”

    邪天也吹了口气。

    这口气刚出口,便引来九州大地的共振。

    于共振中,他面前方圆百丈的虚空,似乎遭受了不可承受的巨力,轰然塌陷。

    这一幕,像极了摩霄爆发魔焰、罗铮引动精血时的场景。

    是以哪怕再茫然,邪天至少也能清楚一件事

    如今的自己,虽失去了八种自悟和强行领悟,以及其他未曾明悟但可动用的三十六种天道本源

    “但凭土之本源,或能和那种魔较量一二了”

    无论是失笑的邪月,还是表情精彩的陆小小,在听到那种魔三个字从邪天口中冒出后,都不免毛骨悚然。

    是以即使没有陆小小那句抓狂的快问问少主什么情况,邪月也忍不住开口了。

    “那种魔?哪种魔?”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