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40章 惊喜无常 无聊

作品:《万古邪帝

    在罗铮看来,不仅找到九州众人不难,甚至将其一网打尽也都废不了什么功夫。

    所以当他在隐秘的山谷中,发现九州众人里没有那位让自己撞邪了的邪帝传人后,便提起右掌朝山谷盖下。

    盖下的,是一片天。

    天都塌了,天之下的生灵亦将被毁灭。

    “灭了他们,就不信你不出”

    翻掌下压的罗铮,眉头微蹙,心头暗喃也被掌心中央出现的针刺之痛打断。

    “军阵”

    带给他针刺之痛的,便是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得益于邪天嘴碎模式的叮嘱,九州众人即便是在讨论总结经验教训,也依旧保持着军阵之位。

    是以当生死间的大恐惧陡然出现时,助他们斩魔的军阵瞬间发动。

    而军阵的发动,不仅带给了罗铮针刺之痛,更让他下压的手掌微微一滞。

    他感觉自己手掌压去的方向,不再是一群连看见自己的资格都不曾拥有的蝼蚁,而是长在山野间的一片荆棘斩去不难,却也棘手。

    也就是这一瞬不到的凝滞,让九州众人终于看到了天边白衣飘逸的罗刹。

    “是他!”

    “罗铮!”

    他们,终于找到了生死间大恐惧的来源,同时经过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传导而来的巨大压力,也切身体会到五十多年前,刚破入神宫境的邪天所承受的压力。

    那时,他们只看到天地虚空中,那无数衬托罗铮无敌的异象

    如今,他们直接变成了这种无敌的承受者。

    饶是有了离开邪天依旧能斩魔的全新军阵庇护,众人依旧感觉此刻的自己,甚至比遇到那个魔时更危险,更无力!

    “要死了”

    这三个字,出现在所有九州修士的心头。

    他们面色苍白,道体冰凉,但八十一双眸子,却在燃烧!

    “杀!”

    “哼”

    面对蝼蚁的再次反抗,罗铮轻哼一声,手掌加了一分力道。

    这一分力道,足以让手掌之下的任何荆棘俯首。

    轰!

    心怀死战的九州众人,点燃了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

    这不仅让远在数亿万里的邪天感应到了众人身处险境

    更让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迸发出他们未曾挖掘到的璀璨!

    这一瞬

    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之上,出现了一座虚幻的黑红战碑!

    这一瞬

    罗铮的红眸,因看到黑红战碑产生的剧烈刺痛而闭合!

    下一瞬

    灭世的凶掌落下,虚幻的轩辕战碑爆裂,军阵崩溃!

    下一瞬

    罗铮掌心如遭剧刺,不由倒退数步,红眸森寒,面色愠怒!

    下一瞬

    借轩辕战碑之力,领悟土之本源达二成六的邪天,一步横跨数亿万里!

    噗!

    噗!

    噗!

    于遭受军阵崩溃反噬的九州众人吐血倒飞之际,面色苍白如纸的邪天,其亮得令人发指的血眸,看向了一只手。

    罗铮的手。

    罗铮因怒而出的左手。

    这只左手本该携带着罗铮的五成力道,外加他的恼羞成怒落在九州八十一人身上

    此时,却因邪天的注视而凝滞于空,落不下去。

    似乎这一落,便会落在比之前让他倒退五步更尖锐的针尖之上。

    “终于舍得出来了。”

    似乎是为了说明自己收手掌的出发点,罗铮淡淡开口。

    而他心头的涟漪,一层未平,便一层再起。

    第一层,便是他右手掌心中,那一点带血的殷红。

    虽说仅仅是破了皮,流了一滴血,甚至此刻伤口早已因他变态般的恢复力而消失

    但他无法忘怀的是,在他朝蝼蚁拍出有所准备的第二掌后,他自己也受伤了。

    而他受伤的原因

    “是那种莫名的克制之力!”

    他哪里想象得到,这种让他发出撞邪之感慨的力道,不仅邪帝传人有,这群蝼蚁竟然也有!

    哪怕抛开这是对他高贵的无限亵渎不提!

    哪怕抛开众人拥有的克制之力远无法和邪天相提并论不说!

    他都无法接受生来高贵的自己,会被如此多的生灵,且是生灵中的弱者如此针对克制的事实!

    第二层涟漪,来自九州众人一个未死。

    “是那战碑!”

    此刻他已然明白,伤他的,是那股宛如自己天敌的克制实力,而让他的杀意无法变成事实的,则是那战碑!

    连续两次出手都无法成全自己的心意,罗铮未曾表现出的愠怒再升一层!

    第三层涟漪,来自邪天的突然出现。

    “他的出现过程,我竟毫无感应!直到”

    直到邪天真正出现在他面前,他才能感应到对方!

    这说明什么?

    说明邪天之前根本就不在自己的感应范围之内!

    说明邪天来之前,距离此地无尽遥远!

    更说明邪天赶来的速度之快,竟连他都无法想象得出!

    而第四层涟漪,则来自邪天身上的气息。

    “土之本源,最为纯粹的土之本源!”

    罗铮如何能忘记?

    近乎当着自己面儿引发太乙神劫的邪天,其参悟的天道本源近十种

    而如今,邪天身上除了土之本源的气息,再无任何天道本源的气息!

    若单就如此也就罢了

    “他对土之本源的领悟程度,至少是二成五!”

    感应到此点,罗铮心头未平的涟漪,几乎快衍变成了惊涛!

    “他突破人类的神宫境,才五十年,破道境中期”

    初为圣!

    五十载岁月!

    将对天道本源的参悟推进到了堪比中期道祖的程度!

    “死在我手里的那十个人,能做到这一点么”

    做不到。

    因为那十个人,都死在了他手里。

    是以,淡淡说完那句话的罗铮,心头某一时刻竟生出了一丝淡淡的悔意。

    “似乎,自己不该太”

    悔意未成型,邪天如炬的血眸,看向罗铮。

    这是一双罗铮不会忘却的眸子。

    五十年前,这双眸子中尽是茫然,然后眸子的主人用茫然吓跑了他。

    五十年后,这双眸子因为怒和杀变成了红宝石,但细细一瞧,却依旧残留着一丝茫然。

    茫然?

    电光火石间,罗铮抹去心头尚未成型的悔意,另一番可以称之为恍悟的思索,渐渐浮现

    “他如今,只有一种本源可用了”

    窃喜,就这般在他心头蔓延开来,直到邪天用两个字,将他尚未成型的悔意补充完整

    “无聊。”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