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445章 陪练 确实 再逃

作品:《万古邪帝

    不周山打滚。

    当九州众人把邪天彻底落败的一幕,归结为这五个字后,方才天塌般的巨变,似乎就变成了邪天的儿戏。

    这儿戏,仿佛在帮战斗中很少开口的邪天发音

    惊不惊喜?

    意不意外?

    刺不刺激?

    当然,这只是蝼蚁最肤浅的认知。

    对强者来说,这一幕虽惊,却不是惊喜,而是惊天地。

    所以被自己精血之力变成的血雨淋了一身的罗铮,任凭其自行落下,重归杀海,而没有将其敛入体内。

    此刻,他心头只有五个字

    “他,做不到的!”

    得益于自身超高的修为,以及因此而生的超高眼力,罗铮非常确定刚刚完成神通晋升的邪天,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一点。

    因为这种让不周山打滚的行为,只说明一个问题邪天对此神通的操控,已达举重若轻。

    然而,此刻距离邪天晋升神通,过了多久?

    一炷香都不到。

    罗铮冷冷地看了眼平静的邪天,随后冰冷的视线挪到了头下脚上的不周山上。

    打了一个滚儿的不周山,等于被杀海沐浴了一番,洗却了青涩锋芒,变得厚重沉稳。

    隐隐间,他心头产生了一个朦胧的认知,一颗强大的罗刹之心,甚至因此一悸。

    但

    “太自信了吧!”

    冷笑一声,罗铮深吸一口气,杀伐再起。

    第三战。

    血色长河的虚幻减少了一丝,变得更为真实,似乎欲从天外降临域外。

    杀海,因此更加磅礴广袤,咆哮间夹杂着灭世之力。

    不周山,依旧在邪天的操控之下动或不动。

    九州众人眼中所见,依旧是不周山成了杀海中的砥柱依旧孱孱,依旧颤颤。

    他们的心,依旧被一种未知的东西攥紧

    但观战一刻钟,他们终于感受到这种未知的东西,不再是劣势二字,而是刺激。

    因为刺激,自罗铮邪天之战一开始便茫然的他们,渐渐开始激动起来。

    “邪,邪天他”

    “陪,陪练”

    “他他他,他把那罗刹当,当成了陪练!”

    “断周的操控!”

    “如臂使指!”

    “此罗刹的杀伐,不仅没伤到他,却在帮他熟悉操控新的断周!”

    “牲口”

    “我,我去,那断周就,就跟棍儿似的,活,活了!”

    “那罗刹好像,好像怒了”

    当天柱般的不周山,宛如被一双无形巨手当成棍儿舞成一面圆盾时,罗铮的红眸已然变成了白色。

    白色,是怒到极致的表现。

    因为此时此刻,之前罗铮心头那点朦胧的,让他生出你太自信之感慨的猜测,已然变成了事实。

    这事实,便是九州众人看出的那般邪天把他当成了陪练,不断完善着自己对新神通的操控。

    从上古至今!

    没有任何生灵敢把罗铮视作陪练!

    “即使将我重伤至沉睡的陆小小都不可能!”

    更何况!

    邪天此战,根本没施展针对他的,宛如天敌般的克制之力!

    更何况!

    邪天是将第二次爆发的他,比之前更可怕的他当成陪练!

    更何况!

    将他当成陪练的邪天,练的就他niang的只是一种神通!

    “孰不可忍!”

    “啊!”

    呜呜呜

    随着罗铮第三次爆发的咆哮,这片天地发出了宛如哭泣的呜音。

    呜音之下,虚幻的血色长河似乎被浓稠的红墨补了一笔,变得更为清晰。

    “第十一个,没想到会是你这种垃圾”

    咆哮之后,罗铮看向头顶的血色长河,脑海中却浮现出被自己斩杀的那十位酆崖精英。

    那十位堪比暠的精英,便是被这种程度的血色长河弄死的。

    饶是如今施展而出,他都觉得邪天不配。

    “什么事,都该有个极限,对吧?”

    视线一转,罗铮看向邪天,轻轻说出这句话。

    邪天的平静,随着血眸移向血色长河,也开始发生变化。

    当他的眉头微微蹙起时,纵然不开口,罗铮都认为自己得到了答。

    这答便是纵然你能将新神通操控至如意的地步,在这条血色长河之下,也注定了败亡。

    是以

    当呢喃极限二字邪天,其血眸变得极度迷茫,甚至迷茫到罗铮都看不懂的时候,罗铮便直接出手了。

    邪天虽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茫之中,但下意识的应对还在。

    而随着第四战罗铮更为恐怖的爆发,他对不周山的操控,也以飞快的速度臻至如意的地步。

    如意,便是极限。

    此时的不周山,早已摆脱了什么举重若轻,什么举轻若重,已然变成和邪天心灵相通的绣花针,以三千言第一字土字所蕴含的无尽变化为丝线,绣出一片片杀伐,抵挡杀海无休止的拍打和冲击。

    “你的极限到了,可我的极限,还没到!”

    罗铮冷喃刚出,这场势均力敌的第五战,便在他持续爆发的压制下,变得倾斜。

    战局,似乎又到了不周山打滚前的态势。

    九州众人的心,也因此重新被名为劣势的东西攥紧,紧得他们无法呼吸。

    此刻他们终于认识到,罗铮所代表的真正的恐怖。

    “不,不行了”

    “不是邪天不,不行,是这个罗铮,太恐怖了!”

    “邪天再厉害,也有极限,如今,更,更是到了极限”

    “但,但罗铮没有!他,他还在变强”

    更为狂暴的杀海,穷尽方式、穷尽手段、穷尽力道对不周山发动疯狂的侵袭。

    邪天之败,近在眼前。

    然而到了此刻,罗铮嘴角虽噙着一丝冷笑,红眸却无比警惕。

    “到了此刻,还要保持骄傲,不施展那种力量么”

    他很矛盾。

    他一边不希望邪天施展那种力量,死在自己手里,但另一边他又希望邪天能施展那股力量

    如此,他不仅能探索那莫名之力,更能看到邪天内心的高傲因此堕落。

    轰隆隆

    终于,不周山在杀海不断的侵袭蚕食下开始了迅速的崩解。

    于此时,面色惨白的九州众人,眸光缩如针尖。

    于此时,罗铮红眸也缩如针尖,等待着邪天的死亡,又或是邪天高傲的堕落。

    哗啦啦

    不周山,变成无数碎石,散落杀海,化为虚无。

    微微垂首的邪天如遭重击,嘴角血线长流,汇入杀海。

    “死于高傲”

    罗铮无声地笑了笑,身处右手食指,朝做出选择的邪天点去。

    血光如电,在武商疯狂的悲号下,即将洞穿邪天眉心

    就在此时,邪天抬头,让罗铮看到了自己的眼睛。

    血眸中,迷茫依旧存在。

    这是罗铮看不懂的迷茫。

    邪天此刻,却懂了。

    这迷茫,便是三千言的第二字木。

    “确实,什么事,都该有个极限”

    而将代表土之本源的不周山操控至极限后

    一颗通天古木,以无尽杀海为养分,冲天而起!

    当杀海干涸。

    古木通天。

    名为建木。

    叮!

    当看到自己的第二张底牌撞在建木上,且发出不堪一击的叮鸣后,罗铮表情抽搐了几下,似乎不甘到了想骂娘,却毫不犹豫掉头就走。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