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08章 第2507 强行带走 惊语

作品:《万古邪帝

    对于婢奴女所说的不会被发现,邪天连解释几句的欲望都没有。

    远在三十六血界的他,相当于隔着一片天地,亦能感知到域外战场突然产生的异常

    是以他绝对相信无论是二部神界,还是跑了两次的罗铮,更不用说这片战场真正的主宰魔族,只会比自己感受得更清晰。

    “所以,这异常便来自道祖出手?”

    邪天淡漠地扫了眼归殿的众元老,闭上了血眸,开始思考这看上去很有些不可思议的禁忌。

    从他在域外战场的经历来看,无论是人魔罗刹,所接触到的强者有很多。

    其中极个别,在他看来甚至有着媲美道祖的实力。

    但细细一味他便能确定,即使这些人拥有媲美道祖的实力,却无法带给他以道称祖之感。

    这就说明这些存在不是道祖。

    “而且我临走时,邪月让射日弓跟着我,反复叮咛他不可出手,只能带离”

    这又说明什么?

    说明连邪月这个曾为大帝的存在,也忌惮道祖不得在域外战场出手的忌讳。

    “你做得很好。”

    睁开血眸后,邪天看向小树,轻轻道。

    小树眼珠骨碌碌乱转,直到确定邪天说的不是反话,这才有些不好意思道:“道爷啊不,其实我只是担心宫主大人,而且之前听你提过道祖出手的忌讳,所以嘶!”

    正说着,他脸色突然大变!

    “我去!这,这忌讳真,这这么大?”

    后知后觉的他,此刻才反应过来!

    邪天什么时候如此夸过他?

    没有!

    只有这一次!

    而这次他做了什么?

    施展底牌,却违反禁令!

    邪天根本不可能因此夸他!

    所以,原因显而易见邪天之所以夸他,只可能因为他阻止道祖出手。

    甚至,即使他自己都不清楚,自己究竟有没有成功阻止。

    由此而来的,自然是道祖不得出手的重要性。

    当婢奴女也明白此点后,脸色顿时变了。

    “邪天,你”

    邪天笑了笑,朝婢奴女抱拳道:“宫主大人,天衣活了。”

    “啊”正处于莫名震惊的婢奴女想开心,却开心不起来,茫然道,“那,那真是太好”

    “不知宫主大人想不想见见天衣?”

    “呃,想”

    “那我这便送宫主大人过去。”

    “可,可是”

    邪天变得有些不好意思,道:“天衣至今还未现身,而甜儿她们对宫主大人多有敬重,所以”

    婢奴女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所以,所以你是想让我去”

    “此事颇有些难为情,若宫主大人愿意帮忙的话,邪天便先谢过宫主大人了!”

    “这,这个自然”

    “好,走吧。”

    “喂,喂”

    “喂,喂!”

    婢奴女在喂喂,目瞪口呆的封郁自然也在喂喂。

    但无论是谁喂喂,也阻止不了邪天强行带走婢奴女。

    就这般,刚刚在归殿奠定威严的婢奴女,被人当着面儿强行带走。

    一干元老目瞪口呆之余,思绪也不免朝某个绝对不可能的方向发展。

    “莫,莫非婢奴女元老和,和这个小这位阁下,有”

    “噤声!”封郁一个激灵,厉喝道,“你们疯了么,什么话都敢说!一个个年纪这么大,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霜元老面色一变,冷笑道:“随意喝斥元老?封郁你过分了吧,若你不说个清楚,老夫奏请问情殿,誓不罢休!”

    “誓不罢休?”封郁嗤笑,“其他的不说,若方才我不阻止你,你必死无疑!”

    霜元老冷冷道:“区区一个圣人”

    “圣人?”封郁冷笑正要反计,忽而一滞,目瞪口呆地呢喃道,“他,他就成,成圣了?”

    背负身后的右手掐指一算,他得出了邪天从启道境中期破入圣人,时间不过三百年,胸口就宛若被人狠狠捶了一记。

    “可怕啊”

    “可怕?”霜元老失笑,“封郁元老这是为了让老夫心服口服,不惜自污么?”

    此话一出,众元老哄笑。

    虽说封郁和婢奴女同样是那位存在的徒弟,但徒弟也分三六九等。

    若说婢奴女是一等一,封郁则是妥妥的九流之末。

    即使要给面子,却也只是忌惮三分,如对待婢奴女那般的低三下气,绝对不可能。

    “一群白痴啊”封郁不怒反笑,“刚刚那位,可是凭一人之力将二部昆墟八大远古宗门排名第三的无定界掀翻的,邪帝传人!”

    “邪,邪帝传人?”

    “老夫,仿佛听过”

    “邪帝传人,诸界欲斩!”

    “不是这个,是莫非是和仇家做对的那个”

    “老夫想起来了,此人在无定界,对仇家三杀才极尽羞辱!”

    “哼,原来如此,不过他认识婢奴女元老?”

    “若非如此,老夫定要追上去,好好”

    “好好?你打算好好什么?”封郁都气笑了,指着倚老卖老的一元老骂道,“若只是邪帝传人,值得本座如此在意?”

    霜元老眉头又是一皱:“封郁元老,有话就一口气说”

    “他是陆家人!更是陆家少主!”

    “师尊甚至为他,特意下界而来!”

    沉默。

    死寂。

    死寂过后,便是如火山喷涌般的爆发。

    于雷声滚滚,电闪雷鸣中,众元老一张脸变得煞白。

    看到这副模样,封郁很是得意。

    即使曾几何时,他也和面前的这帮人一般。

    然而,就在他打算出口讥讽时,面色忽而一变!

    “我去,险些忘了!”

    他忘了的,就是邪天强行带走婢奴女一事。

    如今一想起来,整个人就跟见鬼了一般!

    “借,借口调解几女不合,带,带走师妹”

    这不啻于家丑!

    而不惜以家丑为借口,都要强行带走婢奴女

    “道,道祖出,出手”

    一时间,意识到根本原因的封郁,感觉整个天都要塌下来了一般。

    与此同时,邪天也停下了脚步。

    “你们带宫主大人去,顺便将此事告诉邪月前辈。”

    小树等人还震惊于道祖出手带来的严重后果,只是茫然地点点头应下。

    彻底过神的婢奴女却一脸为难地苦笑道:“邪天,你的心意我领了,但我终归是”

    “宫主大人的意思我明白,”

    邪天笑了笑,转身原路返。

    “但有些东西推到了重建最好,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避免被愚蠢的人拖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更何况,我也不希望小树他们的保命底牌,就这般毫无意义地浪费了。”

    婢奴女闻言,吓得面色惨白。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