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09章 第2508 魔欲 追邪 生疑

作品:《万古邪帝

    若说婢奴女对小树他们之前的疯狂,还有一丝小题大做的猜测

    那邪天的这句话,便让她彻底意识到了道祖出手的严重性。

    同时她也明白,归殿众元老自信满满的不会被发现,是多么的愚蠢和可笑。

    “真,真有这般严重么”

    “宫主大人,”独龙默默道,“至少在我看来,是。”

    “为,为何?”

    “因为,”武徒喃喃道,“要,要告诉邪月前,前辈啊”

    “邪,邪月”

    婢奴女下意识看向苍穹。

    那可是,和师尊一个层次的存在啊

    如是想的她,不寒而栗。

    与此同时,种老和天帝帝允也结束了祭天,心情也从诚惶诚恐,变成了不寒而栗。

    “竟,竟然是这个原因!”

    “何其愚蠢”

    “道,道祖出手还,还好,不是我们这边”

    “天怒之下,这又有何分别?”种老叹了口气,摇头仰望苍穹,“这可是真正的天怒,九天,罗刹狱,魔呵,三方共同遵守的禁忌,真是活腻了!该死!”

    无论是活腻了还是该死,都是对做出此事之人的诅咒。

    帝允一颗心也七上八下地乱跳,忍不住问道:“种老,那如今,该如何是好?”

    “不知啊”种老面色很是阴沉,“天怒且不说,单单是对种魔的影响哼,真是该死!”

    帝允担心的也是这个。

    当听闻上界大人所说的,打破禁忌的诸般坏处中,竟有一条是让种魔失去天生束缚,从而无所顾忌时,他就知道麻烦大了。

    “无所顾忌”轻喃一声,他又忍不住问道,“种老,无所顾忌的种魔,究竟,究竟”

    “若无法及时压制,无所顾忌的种魔,终有一日会成长到将这一界彻底吞噬!”

    此刻,被混沌包裹的种魔,行的便是吞噬之举。

    他的吞噬,像极了邪刃在恢复之初的饥不择食,似乎天地之中没有什么是他无法吞噬的。

    生机。

    死气。

    仙气。

    阳光。

    无论虚实,无论好坏。

    随着他的吞噬,包裹他的混沌,正以缓慢的速度被炼化消解。

    相比之前,此时他的吞噬之路,速度也加快了不少。

    时不时地还能听到声声轻喃,在混沌的共振之下,模糊响起。

    “你似乎知道这里发生了变化”

    “所以你远道而来”

    “来到了,引发巨变的地方”

    “带走了一些可爱的东西”

    “却又中途离去”

    “你会不会,留下呢”

    “还是,知道了后果,一走了之”

    说到一走了之的时候,混沌,停了下来。

    与此同时,数千万里之外,摩拓也感应到了这点,面色有些凝肃。

    “他,怎会停下?太奇怪了”

    要论对种魔的认知,魔族说自己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但如今,情况发生了变化。

    “先是有人打破禁忌,道祖出手”

    轻喃的摩拓,眸光很是阴冷。

    对他而言,道祖出手引发的上界生灵下凡,倒还不用如何在意,他最在乎的,是打破了束缚,变得无所顾忌的种魔。

    是以确定了巨变何起之后,他几乎滋生了束手无策之感。

    而如今,本该在这条借吞噬让自己打破混沌,从而能真正开始成长的路上一路狂奔的种魔,竟又出人意料地停了下来。

    “他究竟,在想什么”

    种魔是极其可怕的。

    沿途被种魔吞噬掉的数百位魔,便足以证明此点。

    而会思考,且在尚未打破混沌就开始思考的种魔,更是可怕得让他茫然。

    脱缰的东西越是强大,则意味着越是不可控。

    这种不可控的状态,对他捕获种魔的任务,不啻于瞬间增加了数十上百倍的困难。

    “魔尉大人,如今怎么办?”

    “要不,我们主动上去?”

    “酆崖那边按兵不动,至于罗刹狱,从头至尾尚未显身!”

    “报!有一队同伴全军覆灭,经查,是途径归殿区域的那支小队!”

    “归殿?听上去有些熟原来是他们!”

    “开什么玩笑?他们那些蝼蚁,弱得我们都不想搭理,怎么可能”

    “哼,大人,我愿带一队过去灭了归殿!”

    “原来是归殿”突然滋生恍然大悟之感的摩拓,面色又冷了几分,“不用了,此次种魔出世无论结果如何,这天地之中,都不会再有归殿的存在!”

    找到了引发巨变的祸乱之源,摩拓愤怒之余,却也不免庆幸。

    至少确定了道祖出手的不是酆崖和罗刹狱后,他就笃定这只是脑残者强行装逼的行为,而不是某个不可忽视的大势力另有布局的阴谋。

    “但关键,还是种魔嗯?”

    轻叹未落,摩拓全身忽然一紧,视线更是不由自主地挪动,和数千万里外某个视线,对上。

    “种魔!”

    他看不到混沌。

    更看不破混沌。

    但天生高贵、强大所带来的直觉和感应,让他知道种魔正在注视他!

    “不,不仅在看我”摩拓忽而心惊肉跳,下意识惊喃出了自己的感受,“他,他在对,对我笑”

    “也好香啊”

    混沌再次共振,振出内部模糊的声音。

    “可是,还是你闻起来更香!”

    话音落,同样喜欢走直线的种魔,带着混沌一转,朝某个方向,一路吞噬而去,宛若一个电光火石般的橡皮擦,沿途抹去一切!

    见此一幕,摩拓目瞪口呆。

    “他,他干什么!”

    而就在种魔转身的同时,正朝古血台而去的邪天,脚下突然一滞!

    “不出所料”

    轻喃一声,他又闭上了双眸,脑海中浮现的,是自己刚出古血台,便隔空与某位存在对视的场景。

    对场景的忆,带来的自然是当时他的感受。

    这是一种极为不妙的感受。

    仿佛自己突然就从一个有着自己梦想的生灵,变成了一块老爹口中的赤霄肉。

    而好巧不巧隔空看向自己的那位存在,便是很喜欢吃赤霄肉的食客

    更恐怖的是,这种天敌般的感觉,不是后天强弱导致,而是天生注定的。

    仿佛他生下来就该是一块肉,他之所以未曾发现,只是还未曾遇到注定吃掉自己的食客。

    这种感觉,就是他不敢亲自带着婢奴女返九州界的原因。

    同时他也明白

    “你就是邪月口中的,那种魔了吧”

    一直在避免这种情况出现的邪天,轻喃一声,却没有再逃避。

    因为站在通过罗刹狱入口前的他十分清楚,一旦自己进入,种魔立刻就会改变方向,朝尚未抵达九州界的众人追去。

    否则,对方就不会在自己即将重入罗刹狱时,朝自己追来。

    “可你为何对我如此在意呢”

    怀着疑惑,邪天背离古血台,狂遁而去。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