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10章 第2509 带你去看 罗铮

作品:《万古邪帝

    出世便主宰域外战场的种魔,此刻正是所有生灵关注的重心。

    无论是宏观的酆崖魔族罗刹狱,抑或是个体的黍天子,摩拓乃至罗铮。

    按照酆崖的步步为营,被混沌包裹的种魔,其每走一步,甚至都会被记录在案,随后以最快的速度送至酆崖斩魔总殿,供种老等高层商讨分析。

    在这个时候,曾经引发域外战场巨变的邪天,已然被所有人忘却。

    哪怕只是暂时的忘却,亦能说明在种魔面前,即使头顶邪帝传人的名头,邪天,依旧是个小人物。

    是以,种魔堪称大动作的转身背离,不仅让数千万里外距离种魔最近的摩拓目瞪口呆

    当接到这个消息后,斩魔总殿也陷入了静谧之中。

    “这,不对劲!”一大人皱眉道,“太久远的不说,前三次出世的种魔,都是按照一条直线吞噬而行,直至破开混沌!”

    另一位大人颔首道:“本座记得很清楚,纵观历代出世的种魔俱都如此,没有一个例外!”

    “种老,莫非是因为”

    刚刚和种老返星空下的天帝帝允,下意识开口。

    种老叹了口气,环顾一众看向自己的人,凝声道:“方才老夫与帝允祭天,得知一事,之前我等感受到的诡异,是因有道祖在域外战场出手!”

    即使远离大殿中央,黍天子也听到了这话。

    道祖不得出手的忌讳,酆崖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但要说为何不得出手,便连他都不知。

    他知道的是,酆崖虽有道祖坐镇,却只能在酆崖遭受灭顶危机时出手。

    比如说无尽岁月中,那些因魔焰而荒芜的巅峰营地,便有道祖出手的痕迹。

    “而强如暠,本来早就能晋升道祖,却为了获得抢夺种魔的资格,甚至宁愿放弃飞升”

    凭借暠的功劳,飞升的资格几乎唾手可得,但他宁愿强行滞留在大圣巅峰

    “这非但说明种魔对他有莫大好处,更说明道祖出手的忌讳,非同小可”

    黍天子正想到这里,耳边突然传来凌乱喧哗之声。

    抬头一瞧,他就看到十数位端坐的大人手忙脚乱地站了起来,面色惶惶不已。

    见此一幕,他心头咯噔一声。

    “莫非这忌讳”

    “道祖出手?”

    “是哪个混蛋做的!”

    “他是要灭了域外战场不成!”

    “完了,上,上界大人物下凡,更,更有种魔失去束,束缚”

    “无论是谁,老夫必杀他!”

    诸位大人的夸张反应,在惊呆了殿内执事和一干精英的同时,也让他们明白,道祖不得出手的忌讳,究竟有多么可怕。

    “行了,事已至此,我们要做的是随机应变,至于出手的道祖”种老脸上罕见地掠过一抹冷意,“别说他,连带他背后的势力,齐天都救不了!”

    齐天二字,似乎具有莫大的威慑力,顿时让诸位大人安静下来。

    “种魔之变,前所未有。”种老话题一转,沉吟道,“虽说种魔走的是一条吞噬以壮己身的路,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一条线走下去。”

    “种老所言极是。”

    “据说,罗刹一方至今未曾现身。”

    “而且,祭天未果,我等只能下令让他们不再靠近查探!”

    “说不定是种魔看到没好吃的,所以才,掉头?”

    这个说法很有些儿戏,让诸位大人物面面相觑。

    种老却唔了一声,微微颔首道:“虽说有些儿戏,却也不是没有可能,可知种魔前进的方向?”

    “呃,尚未查明。”

    “查!”

    和种老做出相同反应的,是摩拓。

    相比酆崖的步步为营,对种魔知之甚深的魔族,在应对种魔出世上显得更为灵活和熟稔。

    但如今状况百出,便连他也不得不小心翼翼起来,否则一步踏错,万念俱灰。

    当两方各用数以千计的生命为代价,查探出种魔的行踪时,种老和摩拓脑海里,便多了一条弧线。

    这条诡异的弧线,便是掉头离去的种魔的行进轨迹。

    任凭摩拓智慧如何卓绝,面对这条弧线,也是一脸抓瞎的模样。

    “弧线”坐在长案前的种老,手指在长案上有节奏地敲打着,皱眉沉吟道,“这说不通啊”

    对于直线的认知,任何生灵大都一样。

    比如在三十六血界走直线的邪天

    比如在域外战场走无敌之路的罗铮

    带个罗刹和人类的感觉,都是嚣张。

    而支撑他们嚣张的,自然是他们各自无敌的实力。

    种魔有没有这种实力?

    有。

    不仅有,更远远超过邪天和罗铮。

    是以

    “若说有什么东西吸引着种魔,他也只会走直线”

    种魔的沉吟,让大殿陷入诡异的安静。

    不多时,一个温和的,带着疑惑的声音,响起。

    “会不会是,他所感兴趣的东西,会动?”

    “嗯?”

    种老悚然一惊,转头看向发声之处的,黍天子。

    黍天子,对此是很有认知的。

    毕竟他在抢功斩杀了人生第一个魔后,便走上了类似的路。

    这条类似的路的开头,是直线。

    但直线尽头的目标,却是个比泥鳅还滑溜的生灵。

    这个生灵,便是邪天。

    “为何?”种老开口问道。

    “因为,”略有些恍惚的黍天子,从忆中走出,莫名地笑了笑,“我也走过这条弧线。”

    “所以?”

    “所以属下认为,这个能让种魔调头,甚至不惜走弯路的东西,”黍天子想了想自己对邪天的感觉,便肯定地点头道,“对种魔而言,太有诱惑力了。”

    “唔,不错。”种老微微颔首,随后淡淡道,“从现在开始,黍,可旁听决策,提出建议。”

    种老的一句话,瞬间将黍天子几乎不可能再上升的地位,又拔高了数层。

    当然,这让面无表情的暠心中惶惶的事,只是小事。

    当摩拓和黍同样得出了这个结论后

    无论是魔族还是酆崖的高层,所想的都是同一件事

    “什么东西,能让种魔如此趋之若鹜呢”

    唯一没想此事的生灵,便是依旧在谷口踌躇不前,似乎在等待什么的罗铮。

    然后,他就遇到了走弧线的魔。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