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26章 第2525 颤栗 只求不死

作品:《万古邪帝

    吞茫气哼哼地走了。

    纵然在得到最新的,种魔再次朝酆崖战地而来的消息后,他不得不承认邪天说的是实话,却也因为自己的属下太不会聊天被气走。

    不过刚拐了个弯儿,他脚下就是一顿。

    “不对啊”

    吞茫脸上,满是狐疑。

    “小爷是不是,把他想得太强大了?”

    当他想到,自己二人在被一个魔追击时邪天表现出的魂不守舍时,不由暗喃。

    “果然是!”

    “面对一般的魔,他能懒洋洋的提不起精神,因为他能用龌龊搞定对方,但种魔”

    摩挲着下巴,吞茫顿时就觉得扎在背上的刺少了不少。

    “哼哼,你知道卑鄙手段搞不定种魔,所以听闻种魔来临,吓成那副模样呵呵,难道你认为就能搞定小爷么,真是,愚蠢呐”

    不过愚蠢和阴险相比,在手下这个层面,他还是选择了愚蠢。

    所以他眼珠子一转,非但没有底气十足地转身暴打一番邪天,反倒琢磨着如何重用对方。

    “毕竟你阴不到小爷,但至少能阴其他人小爷我实在是太极致了,唔哈哈哈”

    忍不住大笑一声,吞茫扬长而去,只留下因笑声而起的震荡,将还在沉吟的邪天惊醒。

    “不是有所恃,就是有阴谋了”

    结合种魔主动停战,以及在停滞后再度起身杀向水原地带这两件事,邪天得出了最后的结论。

    得出结论的过程是模糊的。

    但往往有些时候过程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开头。

    因为开头,往往就预示了结尾。

    “所以无论我在不在这里,你都会来”

    “或者是因为我败了,所以你更会来”

    单论那场在虚无层面进行的交锋,邪天并不是真正意味上的失败。

    但加上种魔此后的行为,邪天便生出了此感。

    因为种魔的继续前行,颇有一种乘胜追击的味道。

    似乎种魔在用这种行为告诉邪天我并不寻求在虚无层面打败你,所以我主动停战,然后,我来了。

    “我好怕啊”

    没有吞茫在侧,邪天再次轻喃。

    此时的他,心跳微微加速,全身上下,也产生了些许颤栗感。

    放在常人身上,这就是一种害怕。

    但若配上邪天那双精光闪闪的血眸,以及血眸中一种即将开始燃烧的东西,这便不是害怕

    而是一种期待。

    这是一种对强敌的期待。

    但和常人那种趋近美好的期待又不一样,因为这种期待的背后,充满了不确定性。

    纵然期待,邪天也不知道期待的结果,是自己死,还是种魔死。

    但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竭尽全力,让自己不死。

    颤栗,在邪天的全力压制下戛然而止。

    窜入体内的颤栗,却被一股猛火袭击,瞬间燃烧起来,真正点亮了他血眸中即将开始燃烧的东西。

    很亮。

    这两个字,不仅是对此刻邪天血眸的形容,同样是此刻东方舞对黍天子的感观。

    被魔追杀数日。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一道光芒从天而降,化去了即将赐予自己黑暗与死亡的魔

    这便是此时东方舞的感受。

    但看上去,她脸上还是比较平静的。

    而这平静,仿佛就是无定界巨变带给她的成长。

    也因为这种平静,刚长途跋涉而返,并纯属无意地救了东方舞的黍天子,有了谈话的兴致。

    “我救了你,不说声谢谢?”

    “谢谢。”

    “呵呵,还以为你只会对他说呢。”

    “他?”

    “明知故问?”

    “邪天?”

    “不是他又是谁?”

    “你以为他是我的谁?”

    “我以为?”黍天子笑了笑,“我以为没有意义,倒是令堂以为”

    东方舞秀脸清冷:“邪帝传人,诸界欲斩!无定界虽没了,但斩邪之心还有!”

    黍天子并未立即开口。

    想了想,他若有所思道:“那为何令堂”

    “大人,若你再亵渎家母,纵有救命之恩,东方舞来世报之,今世却要替家母,替无定界讨公道!”

    黍天子一怔,看了眼东方舞,笑着点点头道:“不错。”

    说完,他选了一个方向离去。

    东方舞盯着黍天子的背影看了许久,直到消失,眸光都未曾发生过变化。

    但故作平静的她并不知道,黍天子那一眼看的位置上,就在谈话的瞬间,又多了几根白发。

    “若非情殇,何故如此”

    朝距离自己最近的魔走去的黍天子,停了下来,若有所思。

    无定界界主母女,本是如今的他无视的对象。

    但在营地里的相遇,让他生了留意之心。

    他无法想象,在邪帝传人诸界欲斩的大势下,无定界界主东方明珠是被鬼上身了还是疯了,竟对邪帝传人青睐有加。

    此刻碰巧遇到东方舞,他便起了一探之心。

    一番以问对问的对话中,他得到的全部是东方舞母女对邪帝传人的怒火。

    而且这也非常容易让人相信,毕竟天庭之下八大远古宗门排名第三的无定界,就是硬生生被邪天毁去的。

    但心智如他,又岂会相信?

    直到他发现东方舞那一缕本就雪白的发丝,又在呼吸间添加了几根后他才明白,原因很简单东方舞,爱上了邪天。

    “而东方明珠为了成全女儿,不顾无定界覆灭之仇,带着东方舞来酆崖寻找邪天”

    “但一界之主再如何大量,再如何在乎女儿,又如何能忍得了此等深仇大恨?”

    “所以”

    连东方明珠那癫狂的状态都被解释通了,黍天子便释然开来。

    “呵,虽有些奇葩,但”

    似乎想到了什么,让他双眸微微一亮,旋即他摇摇头,将某个念头抛诸脑海,朝发现自己且疯狂逃遁的魔追去。

    “种魔来了,早晚都得死,还不如让我冲击一下第八种九天神通啊”

    似乎能感应到这一切,直到此刻,面容清冷的东方舞,才任由两行压抑许久的清泪掉下来。

    “若不暴露身份是你所愿,那只求你看在我为你遮掩的份上,饶过娘,娘亲”

    暗喃结束。

    东方舞闭上变得灰寂的双眸,阻断了泪水,转身朝邙山而去。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