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27章 第2526 大势 小势 错身

作品:《万古邪帝

    若说若将酆崖战地形容为一个气球

    那种魔便是一根打气筒。

    随着他的接近,酆崖战地变得越来越大。

    这种大,不指地域,而指容量和关注度。

    魔族、酆崖,以及离得稍远的罗刹血子们,都在种魔靠近酆崖战地的趋势中,汇入酆崖战地。

    随着这种汇入,无论是魔族和酆崖不谋而合的混乱之计,还是罗铮和摩拓你情我愿的合作,都开始了最后的大一统。

    因为三方所谋,皆为种魔。

    而在这大势之下,尚有无数旁人或知或不知、或在意或无视的小势。

    譬如黍天子对邪天的挂念。

    譬如刚刚离开总殿的暠,其惴惴不安却又杀机四溢的心。

    譬如东方舞不求全,但为母亲求生的念头。

    譬如吞茫打算好好打磨阴险小人为己用。

    譬如罗铮不断将邪天推向风口浪尖的心。

    又譬如死灰复燃的,摩拓对邪天的探知之心。

    各种目的,各种欲望,都趁着三方大势,蠢蠢欲动。

    而这场在域外战场时不时就会发生的大事,亦不缺乏旁观者。

    旁观者的主位,非问情殿于域外战场的归殿莫属。

    在封郁惶惶逃离之后,以霜元老为首的马屁元老们,似乎感受到了天大的不妙。

    他们本因本着趋利避害之心远蹿,却又怀揣侥幸,打量着他们怯怯而不敢涉足的酆崖战场,幻想守株待兔之事,在他们身上发生。

    除了归殿众元老杀才,这一次的种魔之战,多了另外一个旁观者

    被陆风从下界捞上来的,九州大世界。

    伴随着小树等人和抗天宫宫主婢奴女的归,一直在邪月中闭关修行的天衣,终于露面。

    而域外战场所发生的大事,也被殷甜儿等人所知。

    天衣出现的大欣喜,渐渐朝担忧转变。

    “邪天,不来么?”

    “他,他没说”

    “放心啦,他怕死得不要不要的,怎么可能”

    “邪天哥哥一定不会有事的!”

    “都别愁眉苦脸的,要道爷看,那牲口的属性中绝对有一条是祸害遗千年,哈哈哈”

    先惊后忧后,这一场故人重逢便渐渐散去。

    可晚上,为婢奴女接风的大宴上,却少了数十人。

    神姬面色惨白地问道:“他,他们人呢?”

    “他们说,”老爹看向暗下来的苍穹,轻轻道,“战斗不止,并肩不休。”

    看着九州无敌大杀四方阵的离去,邪月面色阴沉不定。

    最终,邪天还是卷进了种魔之战。

    若仅仅如此,他尚不会如此惶惶。

    “上界之人,何时下界?”

    “麻烦前辈搞清楚,”陆小小幽幽道,“下界来人的主要目标,根本不是种魔。”

    邪月能够理解。

    种魔很强,强到不仅人类和罗刹都欲疯狂夺取,便连魔族自己都不会放过。

    但说穿了,这也仅仅是下界诞生的种魔。

    这样的货色在上界眼中,虽同样珍贵,却称不上稀世二字。

    上界之所以会下界而来,只是想趁此难得一见、可以光明正大下界的机会,重新布置下界。

    布置二字,听上去轻轻松松,仿佛无伤大雅,但对下界来说,却不啻于改天换地。

    且不说改天换地,单单是布置前的一番打扫,就足以让下界所有臭虫死无葬身之地。

    而头顶邪帝传人之名的邪天,绝对是这些臭虫中最臭的一只。

    “只希望陆风,不会玩儿脱。”

    冷喃一声,邪月最终还是压下了与邪天汇合的冲动。

    若没有从陆小小的反应中,猜到身处上界的陆风正针对邪天谋划着什么,他绝对不会坐视。

    而陆小小,此刻除了继续暗骂提前出手破禁的道祖以外,他眉宇间的疑惑,也在渐渐加深。

    “这种魔,好像真的有些不对劲啊”

    当种魔踏足酆崖战地时

    陆小小轻喃。

    只不过轻喃的他并未发现,被混沌包裹的种魔,身躯微微一颤。

    这一颤,就是种魔对陆小小轻喃的反应。

    没有人看到此点。

    即便有极其强大的斥候,注意到了种魔身躯一颤时带动混沌产生了一丝凝滞,却也没有放在心里。

    因为

    “种魔,终于进了口袋!”

    种老。

    摩拓。

    罗铮。

    三方大佬同时轻叹,同时松了一口气。

    这个扎在酆崖战地的袋子,是他们抛弃无穷岁月厮杀带来的成见后,极力促成的。

    不如此,无法对付种魔。

    而这手段,也是对付种魔的唯一手段。

    至于种魔最终会落到哪一方手里,只看各自的手段。

    手段方面,最差劲的便是罗铮。

    这一点,连他自己都不得不承认。

    因为深藏于神魂之中的恐惧,葬海几乎就没有怎么对付过种魔。

    尤其是万年以来,葬海更是躲在血海形成的汪洋中不出,眼睁睁看着酆崖连续捕获三位种魔。

    即便是罗铮,其对种魔的了解,也仅仅来源于上古时期的那次巧遇。

    尽管在摩拓看来,这一点都足以凸显罗铮的强大,但对捕获种魔这种事来说,并没有多大帮助。

    是以悄然间,合作双方的主导权,就开始发生变化。

    至于另一方面酆崖和魔族的合作,却以种魔重新踏入酆崖战地为标志结束。

    这种结束,和他们的合作一样,并没有宣告于众。

    是以当死在黍天子手里的魔,数量达到一十四位时,一场让黍天子重伤逃遁的围杀之局,便传到了邙山之中。

    “什么!”

    “黍大人重,重伤?”

    “这不可能,黍大人可是我们酆崖最为强大的精英!”

    “独自斩魔啊,这怎么可”

    “废话!换成任何一位大人,被数十位魔围杀,不死都算好的了!”

    “嘶!数十位魔?”

    混迹在人群中的邪天偷听着众人的惊叹,自己也在惊叹。

    “难怪那般自信,此等战力”

    正打算认真评估一下黍天子的战力,邪天便听到吞茫一声厉喝。

    “鹏举所属,随小爷出战!”

    当即就有数十位精英起身而出,紧跟吞茫走向巨大的山洞。

    但刚刚走到洞口,吞茫脚下就是一停,表情有些茫然。

    “似乎少了个嘶,是那个无耻庞浩,险些给忘了!果然阴险”

    孰料就在此时

    “大人,你忘了我。”

    邪天屁颠颠走出人群,不顾鹏举战队一群精英茫然的眼神,站在吞茫身后。

    “哼,算你识相!”

    吞茫轻哼一声,带着邪天走出山洞。

    与此同时,另外一支队伍也抬着昏迷的黍天子,急匆匆走进山洞。

    一个站着。

    一个躺着。

    错身而过时产生的无形光芒,让二人的心,都悸跳了一下。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