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528章 第2527 厮杀 通通都去!

作品:《万古邪帝

    这片天地两位当代最顶尖天骄的心之悸跳,宛如一声汽笛,拉开了种魔之战的虚幕。

    在历经各势力意想不到的各种意外后,一切,都归了正常。

    种魔再次归其出生的酆崖战地。

    再次走上了吞噬成长之路。

    再次步入了各方势力为其编织的口袋。

    熟悉感带来的,是令各方轻松的局面。

    但轻松之余,满是杀机。

    对种魔来说,他所走的路,是一条被觊觎他的生灵主动贡献出的吞噬之路。

    沿途无论人、魔、罗刹,皆成为他的口粮。

    但对三方来说,究竟由谁组成这条路,以及自己需要多少人手去填充这条路,却是可以选择的。

    选择之法,便是厮杀。

    几乎不用等罗铮、摩拓以及斩魔总殿下令,当种魔重新上路时,三方散落在酆崖战地的人手,便开始了域外战场最为疯狂的厮杀。

    而其他尚未进入酆崖战地的,也正以疯狂的速度赶来。

    种魔的吞噬,没有生与死的分别,但对三方来说却有。

    排除被种魔活生生吞噬的恐惧,他们尚恐惧的,还有无论死活被种魔吞噬,都会永远失去轮的资格。

    是以这场厮杀,正是在进行是否被种魔吞噬的选择。

    死了的,必然会被吞噬。

    活着的,若能躲开种魔之风的范围,便会获得暂时活下去的资格,更能得到各方高层毫不吝惜的嘉奖与赏赐。

    被吞茫带出邙山的邪天,走上的正是这样一条路。

    隶属鹏举战队的精英,运气不错,在经历了混乱之战后,尚余六成。

    这六成精英,此刻正狐疑打量着不属于鹏举战队的邪天。

    对此,吞茫无动于衷。

    他要邪天替自己阴人,至于战力除了邪天那恐怖的逃遁速度,其余的他丝毫不放在眼里。

    这样的人,是自己的人,却不是鹏举战队的人。

    而且他也用自己的沉默,告诉了麾下数十人这个事实。

    当明悟此点的精英越来越多后,落在邪天身上的鄙夷目光就越发地多了。

    “我想起来了,此人,叫庞浩!”

    “庞浩?哪儿旮旯的?”

    “不知道,但不是封号战队的!”

    “哼,肯定是哭着求着队长收留,嘿”

    “这种人多了去了,你们可不知道,数百年前那批死皮赖脸混入酆崖的什么准天子准皇子”

    “这个我不知道啊,也不知道他们长辈是如何想的,真以为酆崖是个能捡便宜的地方?嘿,一切都得拿命来拼!”

    “你不知道的是,这批二世祖,据说此次也要离开酆崖,对付种魔!”

    “噗不可能,这和送死没任何区别!”

    “总殿能答应这种愚蠢的要求?”

    “谁知道呢”

    对于这种愚蠢的要求,别说种老,便是提出者自己,都一头雾水。

    此刻,这批数百年前被自己家族老祖一辈强行送入酆崖的准天子皇子,甚至天子皇子们,正跪在总殿所在的峰脚之下,聆听着种老指派的某位大人的喝斥。

    “好高骛远!修途尚且艰险,更遑论杀途?”

    “尔等长辈要尔等入酆崖,就是行侥幸之举的?”

    “实话告诉尔等,此次种魔出世,别说一般的军士,便是最顶尖的那批古天子皇子,能活下来的也没几个!”

    “你们倒好,还请愿,还要主动出战老夫自上古以来,没碰到过尔等这般蠢材!”

    “都滚去好好修行!再敢肆意妄为,管你什么来头,通通”

    “呵呵,自上古未见,辟道友火气依旧如此之大啊!”

    峰巅之上,被成为辟道友的大人眉头微蹙,看向域外战场和二部神界之间的通道,目光愕然。

    “嗯?是敖偈前辈!”

    敖偈究竟前辈到了什么程度,从斩魔总殿的出迎队列就能看出。

    其他大人物,譬如天帝帝允,或许还不能说明什么,但为首的种老,足以说明敖偈无论是实力还是身份,其之重,不可测。

    一番迎接,一番问候,众大能进入总殿。

    见敖偈仰望星空,表情有些恍惚,种老不由苦笑,起身拱手问道:“不知敖偈前辈大驾光临,有何指教?”

    “听说,此次种魔出世,惊动了上界?”

    敖偈此话一出,殿内双方大能俱是一惊。

    种老等人所惊的是,此事不出总殿,二部如何能得知?

    而敖偈随行的大能,却是因上界二字震惊。

    对于今世大能而言,上界九天,便意味着修途的重点,修行的彼岸,欲超脱,必飞升。

    但对于上古大能来说,九天更多了修行以外的另一重意义

    名为九天的上界,虽在九天主宰寰宇之后,被九天改造过,但他们却知道,无论九位大帝如何改造,那依旧是最为纯粹的上古洪荒。

    无尽岁月的沉睡,上古大能所失去的一切,都会在那里找到。

    是以听闻这个消息,最为激动的,便是和敖偈同出于上古洪荒碎片的上古大能们。

    就在诸位大能震惊之际,种老也找到了敖偈能够知晓此事的原因。

    “这条老龙,实在是强得可怕啊”

    暗喃一声,种老拱手苦笑道:“前辈,实不相瞒,确乃某位道祖不顾禁忌,于域外战场动手,从而惊动了上界。”

    “唔。”敖偈微微颔首,直接点明来意,“老夫虽初入今世,却也入乡随俗,既然做了皇庭供奉,应当为二部,为酆崖尽一份力。”

    种老一脸感动:“前辈之心,着实让在下感激。”

    “客气了。”见对方接受了自己的观点,敖偈凝肃的表情稍稍多了一丝笑意,“虽说上界下凡,声势不小,但老夫相信,多了我们这些老骨头,上界再怎么高大上,那也是有限的,种道友,你说呢?”

    “有前辈坐镇,在下无比安心!”

    大事既然商讨确定,跪在峰脚下的天子皇子们,自然再次进入大人物们的眼帘。

    “倒不是老夫不愿年轻人出头,”种老根本没想到这帮老变态来的真正目的是什么,看着峰脚下苦笑叹道,“但这也太激进了。”

    “哈哈哈哈!”孰料敖偈大笑一声,“不过是入酆崖战地而已,更激进的老夫都曾见过,这算什么?”

    斩魔总殿一群大人物登时愕然。

    “那,那前辈的意思是”

    “通通都去!”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