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614章 第2613 拳惊四座 高低

作品:《万古邪帝

    继邪天拳炸之后

    玉赟分身的拳头炸裂。

    那片本该让邪天以湮灭的形式消亡的本源异象,渐渐消弭。

    随之消弭的,是本源异象中的,散发莫测银芒的邪天道影。

    称之为邪天的道影,不无不可。

    因为这道影,本就是斩道所成。

    用罗夙惊愕的话语来形容,这便是斩道雕己。

    这四个字,可以统一来看,亦可分开来看。

    而分成两部分来看后,其带来的冲击,才是真正的能让道祖大能心跳骤停的震撼。

    “斩道”

    不停惊喃二字的种老,心中满是惊骇。

    他能看出邪天对天道本源的领悟高达二成六。

    任何神宫境的圣人拥有此等领悟,都堪称傲绝神宫一境。

    这种堪堪能和破天境中期的道祖相媲美的对天道本源的领悟,即便是酆崖历代的最顶尖精英,都无法比拟。

    他还能看出,邪天的神宫境后期巅峰修为,远不是一般的神宫境后期巅峰修为。

    且不论修为的精纯,单单是量所散发的气息,就让他感觉这是一具至少拥有数十位寻常大圣修为相加的道体。

    以这种修为驱动领悟的二成六天道本源,其威,至少堪比破天境初期大圆满的道祖一击之力。

    然而这等威力,依旧不能和玉赟分身散发的修为气息相比。

    且不说二者所领悟的天道本源,一个属于九天,一个属于二部

    单单是对天道本源的领悟,以及驱动天道本源的修为来看,邪天用无数小刀雕出的拳中刀,都不可能斩断玉赟的天道本源。

    但,斩断了。

    这已然对所有大能的认知观产生了冲击。

    因为邪天驱动自己对天道本源的领悟,斩断玉赟分身对天道本源的领悟,只说明一件事

    邪天对天道本源的领悟在量上不如玉赟分身,但在精纯上,超过了对方。

    只有如此,他方能斩断玉赟分身的道。

    这时,再将什么九天以及二部天道本源的区别加上去,其震撼的力道,就非同小可了。

    然而若仅仅如此的话,众大能似乎还能强迫自己接受这惊悚的一幕。

    毕竟邪天是邪帝传人。

    在某种程度上,这位头顶万古第一大帝传人之名头的邪天,其拥有局部逆袭上界修士分身的恐怖能力,还属正常。

    但正当他们所感受到的震撼还在内心蔓延之际

    他们又看到那一丝丝被拳中刀斩断的,属于玉赟分身的天道本源,堆叠了起来。

    而堆叠的过程中,属于邪天的那些无数小刀,开始了修饰,开始了雕琢,开始了镌刻

    在一刀刀曼妙的刀痕之下,这些小刀雕琢出了另外一个邪天。

    且这个邪天漫不经心的轰出一拳,便让玉赟分身暴退,并于暴退中,拳头炸裂。

    将斩道之后的一切联系起来,一种见鬼般的情绪,便在众大能心头滋生。

    这一切,便是雕己,以及雕己后的战果。

    他们非常认同在这种战果。

    但对邪天的雕己,却产生了浓浓的不可置信。

    就如同种魔珠的砌道为路一般

    这种手段看似简单,实则玄奥无比,玄奥到道祖都不可触的地步。

    因为种魔珠所搬的道,不是单纯的某种道,而是上界来客分身蕴于杀伐中的,自己所领悟的所有大道的,以独有且莫测的方式糅合唯一的道。

    想要搬动这种道,种魔珠必须在触及的瞬间认识它所搬的都是些什么道,是以什么方式糅合在一起的道,继而用镇压或让之顺从的力量,方能搬离。

    邪天的雕己,虽说处于天道本源这一阶层,相比道低了一大境

    但他想要雕琢的属于玉赟分身的天道本源,其每一丝同样都不是单纯的天道本源,而是玉赟分身所领悟的所有天道本源的复杂糅合体。

    “所,所以,他借玉赟分身的天道本源雕己”

    “必,必须明悟玉赟分身所领悟的天道本源”

    “必须明悟玉,玉赟分身这一拳所施展的天道本源,是以何种方式糅合的”

    “再借,借明悟,雕,雕之”

    “不,不可能”

    似乎无法接受内心涌出的越来越多的不可置信,面容呆滞的种老,连连摇头。

    斩道是一事。

    雕己又是另外一事。

    斩道所需的,是力量。

    这种力量不是来自量大,就是来自精纯。

    所以在斩道层面,他们能够接受万古邪帝的传人,斩断玉赟分身的天道本源。

    但雕己是什么?

    是化敌人的天道本源为己用!

    要达到这种成果,邪天在天道本源所有方面取得的成就,都必须强过玉赟分身!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邪天的无数小刀无法斩道!

    拳中刀能斩,是因其精纯!

    但邪天做到了雕己!

    唯一的可能便是

    “他,他在拳中刀斩断天道本源,和天道本源落下、堆叠的过程中,用自己的悟性,在天道本源层面完成了对玉赟分身的全面超,超越”

    只有如此

    “那面对玉赟分身的天道本源而无用的无数小刀,才能雕琢!才能镌刻!才能建功立业!这,这这这”

    似乎也想通了这一点

    当面容平静的邪天从身旁走过时,拳炸的玉赟分身,依旧保持一脸骇然,并无动于衷。

    他一拳杀伐中蕴有的天道本源,何其多?

    他糅合这些天道本源的方式,何其玄?

    他对天道本源的领悟,何其高?

    他对天道本源的驱动,何其妙?

    但无论多少多玄多高多妙

    他语出讥讽的对象,在最后一刻用自己战斗智慧幻出一颗太阳星,在他眼前炸裂,亮得他道眸欲瞎。

    “这不可能,这,这不可能”

    “我,我乃三清门中玉,玉清门下”

    “所修三清大罗功,乃,乃三清道体之本,本法”

    “论,论对天道之悟,万古寰宇之中,三清为,为最”

    “他,他斩我的道,用,用我的道雕,雕己”

    “不可能,不可能”

    此时。

    玉赟分身似乎傻了似的,摇头呢喃不止。

    众多大能亦是如此。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