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26章 第2725 看你 师尊笑了

作品:《万古邪帝

    大帝之间的战斗,出手是没有时间间隔的。

    这一点,大帝之下的炼气士无法凭借他们认知去理解。

    所以常人所见的无边异象,以及感受到的天道异变,因四位大帝和陆家五老祖的那一滞所发生的变化,他们同样无法发现。

    可大帝能看到。

    而且看得很清楚,看得很惊悚。

    刚刚平复玉賞之死带来的涟漪,这些站在修途彼岸的存在正打算欣赏完整体的陆家弒帝之战,陆家的对手就让他们的心跳漏了一拍。

    发生了什么?

    恒帝为何会惊悚喝出是谁二字?

    他这二字所指的,又会是谁?

    恒帝为何会趔趄了半步?

    这个谁,对恒帝做了什么?

    这二字带来的冲击,让诸般大帝都无视了一直在进行的弒帝之战。

    同时,他们又陷入了刚刚才挣脱的鬼蜮。

    因为和玉賞之死几乎一样,他们同样没有发现有关恒帝口中是谁二字的任何端倪。

    而他们很大程度上可以认定的是

    就是这个谁,很有可能插足了这场弒帝之战,很大程度上给恒帝来了一家伙,所以,恒帝才会趔趄半步。

    而做到这点的人,别说他们这些观战的大帝,便是战场中的四位大帝,以及陆家五位老祖都未对其产生丝毫感应。

    这简直太他niang的惊悚了。

    先鸿山脚的人,是没资格察觉这变化的。

    除了老妖怪。

    所以他过头,用漠然的视线扫了眼门下正骂得得意的数十天骄。

    顿时,先鸿山脚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但这宁静,又不同往日。

    这一点,陆小小认为自己很有发言权。

    所以继老妖怪继续望天后,他也抬起头看向那片他极度想看,却又不太敢看的战斗影像。

    “一定是那里出了什么问题”

    他如是想着,并开始思索,试图寻找点什么有用的理由来支撑这个猜测。

    “他没必要制止门下的冷嘲热讽,因为若要制止,早就制止了”

    “制止后,他继续观战,但他双眉间的距离,拉近了几根头发的距离”

    “嗯?他身旁的三位长老,也皱起了眉头”

    兀然地,陆小小的心跳就开始加速。

    因为他似乎真找到了佐证自己猜测的东西。

    无论是老妖怪的微微皱眉,还是三位长老的皱眉,都代表着他们不愿意看到的事,正在发生或者已经发生。

    而他们不愿意看到的,必然是陆家人愿意看到的!

    思及此处,他被三清道门一干嘴臭弟子嘲讽少主所勾起的邪火,竟也消散了不少。

    但

    “我什么都不求!”

    “五位老祖啊”

    “这次,您几位可千万不能掉链子啊”

    虽说恒帝发生了预料之外的意外

    且这种意外明显让四位大帝的战斗多了一丝丝局促

    但弒帝之战的局势,对陆家来说并不算好。

    所谓的好,是以斩杀妙帝为标准的。

    所以,虽然凭借着斗战圣仙刀神鬼莫挡之威,陆家五位老祖占据了一些些优势

    但这优势完全不足以转化为让大帝陨落的大势。

    毕竟寰宇间最难杀的,就是大帝,这和操翻天道意志,几乎没什么不同。

    在九成九的人看来,这场战斗能打到这个地步,陆家也简直牛逼到了天上。

    但在诸般大帝,以及老妖怪等存在看来,能够弒帝的陆家,才是真正的陆家。

    正因如此

    得见妙帝以及其他三位大帝受到刚才诡异一幕的影响,陆松等五位老祖毫不犹豫地抓住了机会

    尽管,他们心头也是疑窦重重。

    但疑窦重重之余

    他们也在期盼刚刚发生的一幕,能够再发生一次。

    而此时,虚无黑暗中的邪天,感觉自己经历了亿万年的浑噩,方才清醒。

    让他浑浑噩噩的罪魁祸首,便来自那道前所未见的粗壮之光。

    他甚至觉得,自己一拳所引发的粗壮之光的反击,已经让自己死掉。

    而自己之所以没死,全因这片连岁月都无法存在的虚无黑暗中,也根本没有死亡之道的容身之处。

    这是他绝对无法抵抗的。

    所以邪天毫不犹豫地就放弃了针对这道粗壮之光的探索。

    然而,看看还是可以的。

    所以待清醒之后,他小心翼翼地接近这道光

    直到感觉已经到达粗壮之光忍受的极限,他才停下,用平静且灼灼的视线,打量对方。

    “又来了!”

    心存狐疑的恒帝,心头冷哼一声。

    他觉得仿佛后背上突然多出了几只蚂蚁攀咬,痛痒莫名,难受至极,又仿佛自己莫名其妙地就变得光溜溜的,且还有一双

    不,是亿万双眸子,从上下左右四面八方直勾勾地瞪着自己。

    “多谢恒帝阁下相助!”

    恒帝没察觉自己被这种错觉所影响。

    直到弒帝之战的目标妙帝莫名其妙地喊了一声,他才反应过来,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陆家五位老祖就针对自己布下了一个凶险之局!

    “可恶!”

    可恶的当然不会是陆家人。

    大帝的心性究竟是宽容还是狭隘且不论

    在这种堂堂正正的战斗中,他也不会认为对手针对自己的布局是无耻的行为。

    所以可恶的,是让他产生那诡异错觉的人。

    这个人并没有对他产生什么实质的影响

    却让他在战斗中分神!

    分神到了何种地步?

    竟需要妙帝含蓄提醒自己的地步!

    “哼!”

    是以冷哼一声后,恒帝想要做的,便是用比正常破局更短的时间破掉陆家五位老祖针对自己的凶险之局

    只有如此,才会让他的分神,更具有诱敌深入的样子。

    但他一出手,陆松五位布下的局就宛如长了八只大长腿一般,咣唧咣唧地迈了几步,便将妙帝围了进去。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错愕的。

    当他看到妙帝和其他两位大帝以早已看穿陆家变化的态度进行变化时,他这个用力过猛的大帝,就显得格外突兀了。

    至少看到这一幕,冰帝的嘴角下意识地裂开了些许。

    “我去!”

    见此一幕,冰帝的众弟子当即嗔目结舌。

    “师,师尊笑,笑了?”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