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27章 第2726 战将尽 陆将陨?

作品:《万古邪帝

    不仅冰帝笑了。

    但凡是观战的大帝,大都笑了。

    当然,这种笑并不会带多少恶意。

    对他们来说,看到这一幕,和看到混沌破碎、寰宇初生的几率差不多,实在是太过难得的机会。

    所以与其去嘲笑恒帝,倒不如全心全意地去享受这滑稽一幕带来的喜悦。

    不过喜悦这玩意儿,也不是大帝想享受就能享受的。

    只需稍微琢磨一件事

    恒帝,何以至此?

    诸般大帝刚刚朝两边裂开的嘴角,就飞快地收了起来,表情也变得凝重。

    发生了何事?

    是何事,让恒帝在和陆家的战斗中,犯了如此错误?

    几乎不用思索

    之前让恒帝趔趄的那个谁,又出手了。

    这一次,他们终于坐不住了。

    因为恒帝和他们一样,都是大帝。

    能对恒帝如此,很大程度就能对他们这般。

    “莫非是九”

    冰帝下意识暗喃了半句。

    最后一个字,只在心头响起。

    他觉得他心头所想的对象,却是有理由如此行事,也有如此行事的能力。

    毕竟相比妙帝,甚至将恒帝三位也加进去

    也比不过陆家。

    “但若真是”

    冰帝眉头越皱越紧。

    “为何会用这种手段?”

    整个寰宇,都在那九位的掌控之中。

    即使诸般大帝不在这个掌控之中,但说穿了,谁的拳头大,谁就是老大,所以至少,他们还是要听那九位之号令的。

    在这种前提之下,冰帝认为那九位完全没有必要做这种藏头露尾的事。

    想让陆家承情?

    想要帮助陆家?

    抑或是有其他算计?

    直接灭掉妙帝便是。

    “不是他们”

    确定了此点后,诸般大帝就更坐不住了。

    因为发生在恒帝身上的事,说明了一个问题

    除开那九位,寰宇之中还有另外一个谁,能切实地影响他们。

    当皱眉观战的老妖怪也想明白这一点后,那双平和的眸子,陡然间就变成了两团莫测的氤氲。

    这种氤氲,是情绪变化到极致后才会产生的反应。

    而让他产生这种反应的,是突然在他心头冒出的两个字

    “命运”

    这两个字的重量,甚至比上古时的陆家更具压迫性,让他呼吸凝滞,心跳骤停。

    但

    “怎,怎么可能”

    出于他自身的莫测,他得出了诸般大帝都未曾想过的命运二字。

    但反过来说

    连诸般大帝都没有想到的命运,他这个还不是大帝的炼气士,如何敢想?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若真是命运”

    “恒帝绝对有多远走多远”

    “不,是他们四个,都会逃之夭夭”

    “而不是如此刻一般,和陆家鏖战!”

    当然,这只是他寻找到的佐证。

    真正让他质疑命运二字的

    “呵,连诸般大帝都在寻找彻底掌控自身命运的办法啊”

    “可命运所在之地除了邪帝可能有线索,怕是九天都”

    如是一想,老妖怪的心跳渐渐恢复,脸色看上去也不是那般苍白。

    再度抬眼观战,他的眼神也渐渐踏实下来。

    “一年不到的时间”

    “陆家若是没后手的话,这次栽定了,呵”

    老妖怪的这个念头,随着弒帝之战临近结尾,越发地被九天生灵所接受。

    他们并不知道恒帝遭遇了什么

    但弒帝之战持续了四年有多,那柄冲天而其的金色长刀都还未化为金色长箭钉在弒帝谱上的周字之上

    数遍陆家十数次的弒帝之战,从来没有发生过。

    虽说这可以用陆压不在来解释

    但没有陆压的陆家,就不是陆家了么?

    当头顶九天之下无敌之名头的陆家遭受了这种质疑后,其身上的光辉,终于开始了实质性的黯淡。

    而当接下来的半年,恒帝再未在手莫名其妙的“攻击”后

    “陆家这次”

    “可叹。”

    “这个陆飞扬,真是”

    “怕还是要保住的,否则陆家声威一坠,最开心的就是魔族了。”

    “至少九天寰宇和魔族的战斗,离不开陆家。”

    “那九位,应该会插手吧”

    “有些不可能,毕竟按妙帝所言,他想杀的不是陆飞扬,而是邪帝传人”

    “要不,去当个和事佬?”

    “呵,弒帝谱之下,和事佬这个身份就不是陆家的敌人了么?”

    “不好收拾啊”

    邪天并不知道陆家发起的弒帝之战,只剩半年。

    他同样不知道自己观察粗壮之光的时间,是九天寰宇中的五个多月。

    对他来说,这五个多月是一段异常漫长的岁月。

    他甚至清晰地记得,这道粗壮之光上每一缕光线、每一个光点是如何闪烁、挪移、偏转的。

    但知道这些,没什么用。

    唯一有用的是,长时间观察这道光后他终于确定,自己并没找到针对这道光的任何办法。

    没有办法,那就绕着走。

    绕过之后,邪天又头远远打量了这道光一眼,毫不犹豫地消失在虚无黑暗的更深处。

    “比它细一点点的,应该可以吧”

    接下来,邪天踏上了寻找比这道光稍微弱一点的光的路。

    而陆家,则仿佛走上了末途一般

    至少一直宛如九天璀璨之星的先鸿山,此刻在众生眼里,竟渐渐被阴云覆盖,渐渐暗了下来。

    连打定什么主意的九州众修,此刻也纷纷从修炼之地中走出,面色凝峻。

    “还有多久?”

    “按那刀的速度,不足一月。”

    “应该没,没问题吧?”

    “看上去,不太妙”

    九州众人看的不是战斗影像,而是陆小小。

    他们从未见过这个诡异前辈忐忑不安,宛如等待家长家,却怎么也等不到的孩子一般。

    单从这点来看,把他们弄到九天来的陆家,麻烦就不会太小。

    “可惜,那牲口不在啊”

    “在又如何,这种场面,他再妖孽又如何能插手?”

    “他不在,是好事。”

    古星空之下

    浩女不再沉浸于悔意和忐忑。

    双邪也重新将目光落在了极远处的弒帝之战上。

    陆家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但此刻眼见九天之下无敌的陆家,就这般开始了陨落,身为和陆压同时代的他们,心头多少都有些唏嘘。

    “还要坐视不理么,陆压”

    似乎听到了邪刃的冷颤。

    那片被无穷锁链充斥的未知之地中

    中年男人的眼皮,似乎又准备微微地颤一下。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