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2728章 第2727 问问 势均力敌

作品:《万古邪帝

    陆家,正走在堕落的路上。

    但陆家究竟会不会真正陨落

    即便是请动三位大帝参与弒帝之战的那个年轻人,也不确定。

    因为真正决定陆家是否陨落的,不是他。

    是谁?

    一个是陆家少主陆飞扬。

    身为鸿蒙万象体,而且是上古三大道体中杀伐最恐怖的存在,他即使没有成就大帝,也没有和他爹一般能够斩杀大帝,但人人都明白,有他在,陆家就是辉煌的。

    另外一个,则是陆家的家主,陆压。

    但从色彩上来说,陆压身上所具有的传奇色彩,比万古第一大帝邪帝不遑多让。

    这是一个不是大帝,却能睥睨绝大多数大帝的男人。

    他有一把刀。

    他用这把刀劈上古,斩洪荒,刀尖所指,便是死亡。

    他用修行界最为狠厉、最为直接的手段也就是战斗,让陆家站立在了仅次于九天的位置。

    甚至可以说,他这个人,才是陆家。

    而坐落在先鸿山的这个物质上的陆家,只是个名为陆家村的地方而已。

    只可惜

    第一个陆飞扬,指的是上古时的陆飞扬。

    即便他还活着,且在陆家高调的手段下显世

    但显世的场面,简直无法和他上古时出生时的隆重相比。

    所以,显世的陆飞扬,无法拯救坠下深渊的陆家。

    第二个陆压,他比尚未羽翼丰满的上古陆飞扬更能拯救陆家。

    但他为了保住儿子的性命,不惜以莫测之法禁锢自己

    何谓莫测?

    能让九天九帝喟叹一声,并做出只废掉陆飞扬鸿蒙万象体的决定。

    没人知晓这莫测之法究竟是什么

    但至少他们知道,陆压用来自禁的莫测之法,至少替陆飞扬抵消了九成的惩罚。

    是以问题来了

    值此陆家坠落之际,陆压能破掉自禁的莫测之法,从而拥有出手的可能么?

    所以准确来说,如今唯一能够拯救陆家避免坠落的,便是陆压能否破掉自禁之法。

    “能么”

    巍峨的宫殿里,年轻人又开始敲击桌案。

    他是顾大局的。

    所以他认为,陆家不能倒。

    但陆家不能倒,指的并不是陆家不会坠落。

    他真正希望看到的是,陆家随着弒帝之战的败北,从此褪掉九天之下无敌的光环,变成九天之下一个普通的超级势力。

    这个超级势力,还会拥有五位能抗衡大帝的老祖。

    在他们的带领下,顽强抵挡魔族的侵袭,为九天寰宇树立起一个永不言弃的战斗标杆。

    可万一陆压破禁出手了呢?

    一旦陆压出手,弒帝之战必将再次毫无悬念地由陆家取胜。

    阔别上古后的当今九天寰宇,会头一次出现大帝被不是大帝的人斩杀的事实。

    这个事实,会让陆家本就处于巅峰的声望再次拔高。

    这个事实,会洗去今世邪天身上一直背负的渺小与黯淡。

    这个事实,会让今世邪天在重新变成上古陆飞扬的路上,大刀阔斧地前行。

    总而言之,这个事实,是他很不愿意见到的事实。

    不愿见到,便想办法阻止。

    但什么办法,能够阻止那个专门为斩杀大帝而弄出弒帝谱的陆压呢?

    随着思考的进行,年轻人敲击桌案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咚咚的战鼓趋向急促,让殿内的气氛都为之凝结,令人窒息。

    突然,他停止了敲击,闪烁莫名的眸光,也终于定了下来。

    “问一问,应该没什么吧”

    轻喃一声,终于艰难做出决定的年轻人,起身离开了大殿。

    而此时

    弒帝之战虽然还未落幕

    陆家五位老祖虽然还未放弃,甚至更加卖力地战斗

    在观战的诸般大帝看来,这一战却已结束了。

    这就是没有陆压的陆家。

    可能自从陆压自禁后,便有心怀叵测之人,想要试探陆家的水有多深。

    然而陆压实在太可怕了

    以致于虽然他用能让九天九帝喟叹的自禁之法禁锢了自己,却没人敢将试探的想法化为行动。

    如今,有没有人试探已经不重要了。

    因为陆家自行发起的弒帝之战,就是一块正儿八经的试金石。

    弒帝之战若成功,陆家自然还是那个陆家。

    一旦失败

    “师,师尊,”见冰帝挪开了观战的视线,冰衍忍不住问道,“您为何不看了?”

    冰帝一怔,才发现一干徒弟正眼巴巴看着自己。

    他这才反应过来,这些小家伙根本看不到战斗的场景。

    笑了笑,他解说道:“陆家五位老祖,和四位大帝势均力敌。”

    话音刚落,众弟子就一脸震惊。

    “我,我的天”

    “打了有四年多了吧!”

    “准确来说,是四年八个月了!”

    “如此长时间的战斗,居然还能势均力敌,陆家,真是可怕”

    “真不愧是陆家,不是大帝,却能和大帝抗衡,还有那柄斗战圣仙刀!”

    “陆家沉寂了多少岁月,如今终于露出了獠牙,太凶狠了!”

    “战斗到了如今,铁定是高|潮迭起,可惜我等连观战的资格都没”

    “好想看到陆家弒帝的那场景,若能看到那一幕,我宁愿折寿百万年!”

    冰衍也一脸向往。

    连失道之罚的场景,他都愿意付出代价去观看,更何况这种齐天和大帝之间的战斗。

    可以说每一场这样的战斗,都是最顶尖的机缘

    不过前提是,能看到。

    “可惜,能看到这一幕的,只有师嗯?”

    冰衍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唯潮的师尊,居然放弃了观战?

    “师尊,如今陆家弒帝将成,您为何”

    “弒帝?”冰帝笑了笑,喟叹道,“陆家这次,弒不了帝啊。”

    “啊?”

    众弟子目瞪口呆。

    “为,为何?”

    “就是因为势均力敌啊。”

    冰帝重复了一遍,想了想又意味深长道:“势均力敌就是说,妙帝不会死,陆家的弒帝谱,亦会谱写一次败局,除非”

    距离弒帝之战结束还有四个月

    陆家五位老祖和以妙帝为首的四位大帝,依旧处于势均力敌之中。

    与此同时,邪天也走入了自己的势均力敌。

    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ad9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