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5940章 落枫岭

作品:《花间高手

    大约三个时辰过去了,秋羽率领麾下铁骑来到落枫岭附近,远远地看到前方的地形,他嘴角露出阴森笑意,到了最关键的时候,只要鱼儿跟着进来就能收网了。

    为了吸引追兵跟进,队伍刻意放缓速度,人困马乏的颓势显露无疑,让后面的赵国官兵愈发亢奋,大呼小叫道:“快点,他们不行了,就要追上了。”

    “叛军马匹体力消耗太大,已经跑不动了,赶紧追上灭了他们……”

    只见飞云军成员为了减负丢盔卸甲,甚至于武器都不要了,沿途散落的到处都是,慌不择路的进入山坳内,狼狈不堪。

    如此假象被追兵看在眼里,觉得叛军真不行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追上,然后予以全部剿灭,定会受到玉娇公主的嘉奖,也为死去的官兵报仇了,岂不是扬眉吐气。

    巨型蜥蜴飞快的爬行着,身上疤疤癞癞的仿佛罩着坚硬的铠甲,看着极为凶恶,老将军元胡手持一对裂地亮银锤站立其上,怒目而视,有着八面威风,后面跟着一帮将领及三万骑兵,眼瞅着叛军进入到山坳,忽然间,老人家觉得不对劲,连忙吆喝一声,令坐骑停下,众多官兵也是勒马止住,心里甚是不解,就要撵上叛军了,为何在此耽搁。

    就连十余位武将也有些疑惑,忙不迭的道:“大将军,怎么回事,咱们追击匪徒要紧啊。”

    “是啊……大将军,千万不能让他们跑了……”

    元胡眼里涌现鹰隼般的目光,在前方掠过,查看着周围复杂的地形,作为久经沙场的将才,他起了疑心,隐隐觉得若是贸然进入,恐怕下场不妙。听闻武将们催促,他沉声道:“你们看一看,前方山坳好像个大坑,周围尽是崇山峻岭,若有叛军在此设下埋伏,那么咱们进入其中,岂不成了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一帮将领们目光远眺过去,只见周围遍布着森林,并无任何异样,至于地势的确有点特殊,然而天然形成,让他们觉得老将军太过小心,有点草木皆兵,应该是年纪大了缘故,没有以往的闯劲,凡事比较谨慎。

    飞云军那支队在山坳里前行,此处野草疯长达一人来高,使得队伍速度愈发慢了,秋羽扭头看向远处的追兵,只见数万人止步不前,让他眉头皱了下,瞥了眼带队的老将,沉声道:“老东西还挺狡猾,生怕遭受暗算……”

    长眉怪有些担心的道:“是不是老家伙看出破绽来了,若不追过来,咱们的计划岂不是无法实施?”

    秋羽摇头道:“那倒未必,应该是为首的老将谨小慎微,怕发生意外,不过没关系,我倒不信了,看着咱们这只煮熟的鸭子,他岂能甘心放过,不来咬一口……继续前进,速度适当快些,给他们点压力。”

    随着凌王一声令下,骑兵队伍略微加快,直奔西北方向的森林,此举被那些赵国武将看到,不免焦急万分,为了迫使元胡痛下决心,七嘴八舌的道:“大将军,别再犹豫了,赶紧追吧,若让这些匪徒进到树林里,就难以剿灭了。”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叛军仓皇逃走,已然是穷途末路,怎么可能事先在此埋伏,您太多虑了。”

    “若有叛军在此,岂不是早就过去支援樊城了,又岂能在此停留好久,不可能的……”

    “现在追赶还来及,难道大将军忘记了,玉娇公主说了,剿灭这些匪徒就会向圣上为您请功,若是放跑了他们,定会严惩不贷,让您提头来见……”

    这句话说到点子上了,元胡一激灵,后脊梁涌现寒气,可不是吗,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若能屠戮了这些匪徒,擒获匪首,也许就能成为国公,从此以后地位显赫,不然公主殿下肯定饶不了他,定会身首异处,所以只有一条路可走,没什么可踌躇的,只能拼尽全力。

    老人家转念一想,觉得这些武将说的也有道理,樊城遭受十余万大军攻击,危在旦夕,若有叛军到来也应该是尽快过去援助,又岂能在这深山老林里埋伏等待,就算秋羽那小子行军打仗是把好手,也不能如此神奇吧,算计到这一步,怎么可能呢。

    权衡利弊之下,元胡不再迟疑,当机立断道:“也罢,继续追击,非得灭了这些家伙不可,就仰仗诸位了。”

    一帮将领兴奋不已,当即表态,定会全力以赴剿灭叛军,让元胡老将军很是欣慰,令巨型蜥蜴向前而去,众多将士紧随其后,三万骑兵也进到山坳内。

    看到老家伙终于上当了,秋羽嘴角露出笑意,沉声道:“全速前进!”

    官兵在后面紧追不舍,片刻之后,已然深入山坳内,只听得秋羽长啸一声,犹如虎啸龙吟,令老将军元胡心里咯噔一下,额头渗出冷汗,满脸惶恐的道:“糟了,真有埋伏……”

    那些将领也傻眼了,警惕的目光向左右看去,隐隐看到东西两侧的密林探出许多身影,正是埋伏在此的飞云军大部队,众多成员手持弩或者强弓对准了官兵队伍,箭矢密如雨点般的飞过来。

    “嗖嗖嗖……”

    好些官兵猝不及防,被箭矢射中嚎叫着掉落马下,一帮将领慌了神,挥动兵刃抵挡的同时,有人忙不迭的道:“大将军,咱们中埋伏了,怎么办?”

    元胡老将军铁青着脸沉声道:“你们赶紧带着队伍调头顺着原路回去,冲出山坳,尽量把伤亡降到最低……”

    出言询问的武将一愣,问道:“那您呢?”

    元胡仇恨的目光看向远处的叛军,阴森森的道:“老夫这就过去杀了姓秋的小子,以他的人头向公主殿下谢罪,你们先走,用不着管我。”

    “啊……那好吧。”如今处在凶险境地,将领们也顾不得许多了,连忙调转坐骑向进来的方向冲过去,大声吆喝着,“快点后撤,所有人全部跟上……”

    官兵用盾牌护住身躯,驱使马匹转过去,只是叛军的羽箭太过密集,不时地有人中箭摔落,也有马匹伤亡哀鸣着……

    也就是顷刻间而已,已然有千余名官兵伤亡,长长的队伍在一帮武将的率领下狂奔着,想要从入口那边出去。

    然而事与愿违,前方亦出现飞云军的队伍,亦是万箭齐发,令这些赵国骑兵大吃苦头,接连有人伤亡,惨叫连连,犹如人间地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