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298章 飞鸽传书杀无赦

作品:《花间高手

    女孩子总是很敏感,自从黑影跳窗进到室内,上官灵儿就嗅到了某种气味,很明显就是打炮之后产生的那种怪味,此时听到秋羽声音,她恼怒的道:“生更半夜的你不睡觉进来我房间干什么?”

    秋羽也不知道小妮子生的哪门子气,连忙解释,“此地不能久留,赶紧跟我离开。  ”

    “哼,你不是刚跟两个苗女干完吗,怎么又着急走了。”上官灵儿满面鄙夷,觉得未来姐夫也真够差劲的,那两个苗女长得也不出奇啊,就是乃子大点,无论容貌跟身材都比她差远了,这小子居然照单全收,胃口真够好的。咦,那是什么东西,跟尾巴似的?

    露在外面的自然是秋羽的宝贝,没办法,内外裤都让蓝千惠弄坏了,只能如此袒露。

    上官灵儿瞪圆了眼睛看过去,待现事实真相,她小嘴张得好大,太过分了,还把那玩意露出来了,馋我啊!

    秋羽觉得自己百口难辩,因为他刚才确实跟蓝千惠干了,便皱眉说道:“反正我要走了,现在房间取包,你要跟我走的话就赶紧收拾一下,你要不走就自己留在这里好了。”

    纵身一跃间,秋羽自窗口钻出去,轻身如燕,上官灵儿气的直跺脚,你都要走了,我有病啊自己留在这?她连忙行动起来,飞快的穿好衣服,把双肩包也背上

    另一个房间内,两个苗女躺在床榻上酣睡正香,好像是热了,锦缎被子踢到旁边,露出两具峰峦叠起的曼妙身躯,并且互相搂抱在一起,春色无边。

    看到眼前一幕,秋羽眼睛瞪得溜圆,暗自吞咽着口水,觉得很是诱人。这小子有着旺盛的战斗力,居然又有了反应。他赶紧克制了心猿意马,拎起地上的双肩包快步走出去。

    外面的长廊里,上官灵儿已经在等待,看到秋羽依旧晃荡着某物出来,她蹙眉道:“也不换条裤子,显你大啊?”

    “来不及了,咱们快点走吧,别让人抓住。”

    眼见这小子有点心虚,仿佛犯了事的劫匪要尽快离开作案现场,上官灵儿嗔道:“怕什么呀,那两个苗女不是教主赏赐给你的吗,本来就是让你享用的。”

    秋羽却石破天惊的道:“我没干她们俩,把教主给搞了,而且还是强暴。”

    “我天呐!”上官灵儿极度震惊,不敢相信的看着这小子,愤恨的道:“你可真能耐,居然变成了强女干犯,我瞧不起你。”

    秋羽咬牙切齿的道:“她活该,没杀死她已经手下留情了。”

    上官灵儿马上觉察到不同寻常,叹道:“这是什么样的深仇大恨啊,至于让你恨成这样?”

    “等以后告诉你,咱们还是先逃跑吧,免得夜长梦多。”

    夜色中,两个人身形飘落在地面上,身形如同鬼魅似的在山寨中游荡,快离开,期间并未遇到凶险。当然,残留在秋羽下面的教主体液挥了近乎神奇的作用,让寨子里数以万计的剧毒蛇虫变得老实乖巧,没有朝他们动袭击。

    两个人施展轻功前行,度非常快,直到出了山寨进入到广袤的原始森林内,秋羽才停下,卸下双肩包从里面取了裤子出来换上,再把破裤子塞到包内,随后说道:“刀子我取来了,咱们要尽最快的度离开南疆。”

    上官灵儿哼道:“是啊,不光取刀子,还上了娇嫩水灵的教主,你这次南疆之行赚大了。”

    秋羽有些尴尬的道:“其实我也不想那么做的,只不过,那丫头差点把我杀了,我气不过才有了邪念。”

    “究竟怎么事,你说来听听。”上官灵儿好奇的询问。

    “好吧,咱们边走边说”

    两个人向前走去,基于上官灵儿不是外人,秋羽便把今晚所生的事详细诉说一遍,最后补充道:“如果不是蓝千惠朝我下毒手,我真不能伤害她。”

    听了他的话,上官灵儿也觉得事出有因,心里的怒气消失大半,她扑哧一笑,“那不是下毒手,是下毒脚,蓝教主所付出的代价真够大的,女孩子最宝贵的贞操都让你给夺走了。”

    “切,我还差点让她给废了呢,多亏有双修,不然我真的生不如死了。”

    “估计蓝教主肯定对你恨之入骨,咱们真得尽快离开此地,免得让他们抓住了,我可不想跟着受牵连。”

    天色渐明,上官灵儿加快脚步逐渐提,显然轻功造诣很高。秋羽淡淡一笑,轻而易举的追赶过去,跟那丫头并驾齐驱,两个人疾驰如飞的穿行在密林中。

    整个白天两个人都在赶路,甚至没有歇息的时间,之前来的时候进入大森林往神仙教而行用了差不多两天,此番逃离只用了一天工夫,当天晚上,秋羽和上官灵儿终于自绵绵山脉出来,全都长吁一口气。

    直到此时,狂奔一天的两个人才放缓度前行,行进半个小时之后,来到山下的一个村落中,天有些黑了,经过村子的时候,碰到几个苗民,那些人看到他们俩脸色大变,嗷嗷喊叫起来,两个汉子还拔出身上携带的苗刀,凶猛的冲上前来,举刀就砍。

    突然遭到袭击,秋羽和上官灵儿几乎同时出手,夺下两个汉子所持苗刀将其踹倒在地才,秋羽喊道:“不用杀他们,咱们赶紧走吧。”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些苗民把他们俩当成敌人,原因很可能有一个,大概是神仙教的教徒,奉命截杀他们。

    原来,今天早上时分,阿彩和阿娇起身之后现客人不见了,甚至连双肩包也没了踪影,她们俩连忙起身穿好衣服前去禀告。进到教主居所之后,二女不由得大惊失色,只见平日里被她们奉若神明的教主居然被剥的一丝不挂跟白羊似的,嘴里塞着一块布,身上绑缚着绳索,雪白滑腻的大腿上还有星星点点的血迹

    二女吓坏了,连忙上前取出教主口中那块布,解开绳索,连忙询问,“教主您怎么啦?”

    “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冒犯您?”

    蓝千惠眼里充斥着凶光,倏地提出两脚把二女踹的跌倒在地出痛叫声,她恶狠狠的道:“你们昨晚干什么啦,人都没看住?”

    二女马上明白是喝酒误了事,连忙跪在地板上苦苦哀求教主饶命。

    蓝千惠也顾不得再惩罚她们,怒道:“赶紧传令下去,所有教徒全部出动,务必把那两个汉人拦住,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考虑到以二人的轻功度,只怕追赶也来不及,她补充道:“另外飞鸽传书给附近村寨的头目,若是看到那两个年轻的汉人,杀无赦!”

    看无防盗章节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