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七十六章 友情的养成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欧沧溟的银瞳里忽然闪烁起来,终于又恢复了往日精明的模样。

    “你别小看我们小欧同学好不好!”伦海再次指向了擎天,“昨晚我们小欧同学可是保护了我家灵的!就在铁蟑螂自爆的时候,如果不是我们小欧同学挡着,灵身上那全是铁蟑螂的*了。”

    擎天的眸光倏然收紧,化作利剑刺向欧沧溟:“你保护了苏灵?!你对她是不是有别的想法!你这个移动监视器!”擎天猛地激动起来,紧盯欧沧溟那张依然镇定的脸庞,“对了,你的确适合做卧底,你不就是联盟派来监视老太婆的!”擎天的杀气瞬间而起。

    “大青虫!你看看你,就说你不适合做卧底,那么容易激动!”伦海立刻说,“由小欧同学来监视苏灵,总比别的不认识的人来好!啧,你这人怎么就那么爱胡思乱想,这里每个人都会去保护苏灵,难道他们都对苏灵有想法?”伦海手指过焱神他们,让他们瞬间尴尬起来。

    擎天沉下脸,冷冷看着伦海,但他并未像在伦海说要演白墨时直言反对,而是我不放心。

    “你有没有?你有没有?”伦海一个个问过去,让焱神,北冥司他们都尴尬地红了脸。“你有没有?”伦海最后指在了青沐的脸上。

    青沐微微一怔,随即便是一声老沉的叹气,温和的神情里多了一分如同对孩子一般的无奈。

    “大青虫~~我可告诉你。”伦海对着擎天指了又指,“我们家灵啊,可不喜欢乱吃醋的男人~~”

    伦海倒是把我对他说的这句话用在了这里。擎天冷冷盯视他一会儿,眯起了天青色的眼睛,直接甩脸:“哼!”

    “你们不必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了。”忽的,一直没有开过口的欧沧溟终于开了口,这一开口,便让伦海的神情有些僵硬,让擎天拧起了双眉。

    欧沧溟看伦海一眼:“不必一个捧我,一个激将我……”欧沧溟又淡淡看擎天一眼,“你们突然不争,是因为谁做这个任务,谁惹苏灵队长的厌……”

    伦海和擎天都不说话了,擎天伸手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侧脸不言。伦海皱了皱脸,看欧沧溟:“小欧童鞋,你也不能这么说……”

    “苏灵队长心里之所以如此恨白墨……”欧沧溟的目光慢慢朝我看来,宁静的目光如深山里的冻湖,“是因为她心里,还爱着白墨……”

    “你闭嘴!”我登时拍案而起,让所有人的神情都再次紧绷,纷纷低下头不敢看我,即便是伦海,也赶紧侧开脸,像是想开溜。

    “老太婆!”擎天握住了我的手臂,担忧地注视我,“你冷静些。”

    我没有听擎天的话,恨恨地盯视欧沧溟平静淡漠的目光:“别以为你监视我那么久久知道我的一切!”我一把甩开擎天的手,大步走向阳台,反手就甩上了阳台的门。

    关门的那一刹那,我听到了伦海弱弱的话音:“你可真敢说……”

    我站在阳台上深深呼吸,即使此刻猛烈的海风依然吹不灭我此刻心中燃烧起来的火焰,让我无法平静。

    该死该死该死!

    我用力拍阳台的栏杆,拍得手心生生地疼。

    “啪!”忽然最后一下拍在了一只伸过来的手心里,他顺势抓住了我的手,不让我再去拍打栏杆,我直接用力带着他的手往下砸下栏杆。

    “砰!”一声,他的手背砸在了栏杆上,他却始终紧紧抓着我的手。

    “只有正视,才能放下。”身边是他依然平静,平淡地话音。

    我站在他身旁,深深呼吸,每一口呼吸都是从他身上而来的,淡淡的清香,但每一口呼吸却扯痛了我的胸口,让我无法呼吸。可是,我胸口的滞闷*迫我必须去呼吸。

    “如果我的能力可以化去你心底的痛苦,我希望能这么做,但是……我不能……”他缓缓地,放开了我的手,低下了脸,“我最近……总是在想你的事的时候走神……”

    我在他的话音中微微一怔,也和他一般,开始走神。

    “我以前从没这样过,自从和你,还有伦海他们一起后,我心里,开始有了你们……”他在我身边微微侧身,双手放上了阳台的栏杆遥望远方宁静的落日,手背上是一片淤青,他皮肤白皙,那一片红肿便显得格外明显。

    “我开始有了担心,有了忧虑,还有了……从未有过的犹豫……”他微微垂脸,雪白的发丝在海风中轻颤,“我小时候,只会在意父亲对我的看法,而现在,我却开始在意你们对我的看法。在智囊营的时候,我从未有过这种感觉,智囊营里的人大多个人作战,因为我们认为在决策上,人多反而没有个人有效率。”

    “你那个时候……从没有过这种感情吗?即便对着星夙她们的时候?”我在欧沧溟的话中终于恢复了平静,目光落在他那片淤青上。这个人没感情也没感觉吗?

    “从没有过。”他淡淡地说,“星夙她们的事,先前我也跟你解释过,我不想给她们有觉得和我在一起的可能性,所以,确切地说,我逃避她们更多一点。无论是追人,还是被追,我个人觉得,都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他的话音在海风中渐渐变淡,我也淡淡地开了口:“是觉得麻烦,还是不会恋爱?”

    他沉默了片刻,再次开口:“两者都有吧。如果不是因为任务,让我必须近距离和你一起,我想我也会和你保持一定的距离,因为我实在……不太会和女孩子相处。”

    “哼……”我笑了笑得有点累,“欧沧溟,你的选择是对的,恋爱……真的很麻烦……”我失神地看向沉入海中的太阳,“欧沧溟,你现在,有感情了,你对我们的担忧,在意和犹豫,是因为你把我们……”我转身抬起脸,看向他,他也转身,俯脸看我,在夕阳最后一抹柔光在他脸上消失之时,我再次开了口,“当作了你的朋友……”

    他的银瞳闪烁了一下,总是没有什么表情的脸上,多了一分笑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