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四章 突然体检(红包1100更)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太想知道你发光的时候到底在想什么,身体到底发生了哪些变化,你的星质体会不会有什么改变,这!这!这简直是世纪大发现!苏灵!这是能得诺贝尔奖的事情!你懂不懂?!而且!关键是你没有消失!那就可以从你身上找到星体激变的答案,以及星体激变对星体本身带来的影响到底是什么?!当年那个消失者留下的无数问题,现在就可以从你的身上找到答案了!”

    我开始靠后,我有点担心自己会不会被心妍解剖了。

    她激动地,兴奋地站起身,在我的浴缸边徘徊:“你的能力本来就已经很难见了,现在,你居然还发生了有记录以来的第二次星体激变,证实了星体激变的存在和可能性,你的身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神奇的事!”她激动地转身看我。

    我戒备地看她:“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好!”她兴奋地立刻坐回我的浴缸期待地盯视我。

    我眨眨眼:“其实,我的能力,是遗传的。”

    登时,心妍的脸上露出了大大的吃惊的神情。

    “我其实是星族二代,我的能力也并非独一无二。我的父亲能力是强化别人的能力,而我母亲的能力,非常巧,正好是弱化别人的能力,所以,遗传到了我的身上就……”

    “发生了进化!”心妍不愧是星族遗传学的专家,她依然惊讶地看着我,“等于是你父亲的能力强化了你母亲的能力,从而进化成了你现在的能力。”

    我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推测的。”

    心妍的神情渐渐平静,恢复了镇定,侧开脸开始陷入了深思:“所以,你的父母其实是未登录的隐秘星族,一个强化……”心妍看向了右手,又看向左手,“一个弱化,原本不起眼的两个能力,最终却结合出了这么强大的,无敌的能力,造物者真是太神奇了……那刚才,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妍转脸再次关切地追问。

    我想了想:“我在梦里……接受了自己的黑暗。”

    心妍一怔。

    我继续补充:“我接受了自己的Y暗面,不再抗拒,不再挣扎,现在的我……”我勾唇邪邪一笑,“舒服了很多。”

    心妍怔怔的神情转为了无趣:“肯定不是这个原因。我早就黑化了,我也没有像你这样激变。不过……”她顿住了口,陷入了回忆,“我在接受自己的Y暗面后,的确在能力的运用上变得更得心应手,也强了许多。或许自我认识,接受全部的自己对能力有增强的效果!”她的眼中瞬间放出了光,宛如找到了一个真相,她定定地看着前方,“原来哲学中的自我认识,可以有助于星族的自我进化!”

    “咚咚咚。”忽然,有人敲门。

    心妍立时看向门外,眸光也随即深沉:“你激变的事,星族联盟一定知道了,没准儿你很快就会成为第二个实验体了。”说完,她竖起平板,敲了敲那个消失在胶囊舱中的实验体。

    我心口一慌,我太了解科学家的这种冷酷。我可以拿方大同的大脑自己做实验,他们为什么不能拿我做实验?

    “苏灵?你还好吗?”门外传来了欧沧溟淡淡的但带一丝担心的声音。他应该还没睡过吧。熬过通宵的他又赶着去汇报,而现在,看来又要来处理我的激变了。他应该已经有三天没睡了。

    “我没事。”我说。

    “好,出来后我陪你去做个体检。”他在门外说。

    心妍立刻给我一个眼色,宛如在说:看见没看见没,只要想在你身上做研究,就会说是体检。

    在当初我在地铁上影响擎天后,星族联盟也是说要对那列地铁上的人体检测试。

    而在此刻,欧沧溟忽然说要对我体检,怎么可能跟我的激变没有关系?这也太明显了!

    但是,逃不过的。

    我相信,暂时他们也不会拿我做研究。因为我们马上就要去抓猎杀团了。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如果把我关进实验舱做实验,那所有的计划又要推翻重来,这无疑是在消耗大家的人力与精力。而且,一时间很难再想出一个完美的计划去替代我们的计划。

    “马上来!”心妍朝外面吼了一声,从一旁拿起浴衣,递到我的面前,“逃不掉的。放心,还是那句话,你活着比死了更有科研价值,所以他们暂时不会解剖你的。”

    这句话司夜老师也曾对我说过,算是一种安慰,也是一种事实。

    作为科研人员来说,如果这个实验体是独一无二的,一定不会轻易杀死他,那就意味着彻底失去了这个实验体,整个实验也就会彻底功亏一篑。这不像小白鼠,繁殖速度很快,可以说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实验体。

    我穿好了衣服打开门,欧沧溟等候在客厅里,超强战斗力的欧沧溟,在几夜没睡之后,脸上也略显疲倦,双眸微微晦涩。

    心妍从我身后走出,平板放在身后从我身旁若无其事地冷然走过。

    我走到欧沧溟身前,他看上去很没精神,还有点失神。

    “我们走吧。”我说。

    他才回神,对我点点头。

    我有点担心看他:“你应该睡一会儿。”

    “我过会再睡。”他淡淡说,随即领我出了门。

    我看向他们的宿舍:“擎天呢?”

    “已经跟海姬他们走了。”他答。

    “伦海呢?”我再问。我要被“体检”了,依照伦海的性子理应不会这么平静,他一定会来看我。

    欧沧溟依然往前疲倦地迈步:“他们在休息,不知道你要去体检。”欧沧溟似是猜出了我问伦海的意图。

    “哦。”我们之间在一问一答之后,变得安静。

    一路无话,直到再次踏入飞车,欧沧溟才略带担忧地看向我:“研究院为什么要突然对你进行体检?”从他的神情里,可以看出他也感觉到这次突然的体检不同寻常。

    而正是他这担忧的神情,也说明了,他根本不知道在我身上曾发生疑似星体激变的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