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八十五章 也有机器人不知道的事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疑惑看他:“你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不是一直在监视我吗?”

    欧沧溟微微拧眉,摇了摇头:“我并不是时时在看你,我不是偷窥狂。”他郑重地作出强调,他现在真的多了许多语气和语调,不像以前,只有单板的说话姿态。太过冷静镇定的他都没了普通人的诸多情感。

    他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再次恢复和往常一样的镇定姿态:“他们通知我要带你去体检时,我正在休息。之后我查看了监视器,但有一段影像被锁了。那段时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

    我吃惊地,久久看着他,星族联盟,居然对他也保密了!

    我星体激变的这件事,连欧沧溟也无权知道。可见,星体激变真如心妍所说,是一个及其重要的科学研究。

    “居然还有连你都不能看的影像!呵。”不知为何,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在他越来越困惑,并夹杂着忧虑的目光中笑着摇摇头,对他坏笑扬唇,“看来以后你两只眼睛都要紧紧盯着我,不然你会错过一些精彩。”我对他眨眨眼。

    他微微拧眉,眸中多了分气郁:“我现在很担心你,你却还这么不正经!”

    我惊喜地坐正身体,笑看他:“你居然开口说担心我!哈哈,小欧童鞋,行啊,学感情学得挺快。”

    他的脸立时一红,立刻转回脸正色目视前方,又变得一本正经。拧眉轻轻一叹后,再次发动了飞车,不再与我说话。

    我现在倒是一身轻松,感觉分外地好。

    飞车飞快地离开了特遣营,下面已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平静的海面反S着阳光,蔚蓝的海面倒映出了天上的流云。

    “到底发生了什么?”欧沧溟竟是憋不住再次追问。

    我转脸看他:“你在智囊营那么久,应该知道不该知道的事情不能多问的道理。”

    他目视前方的脸再次拧眉,脸上破天荒地出现了一丝不悦的浮躁。

    “哦~~~我明白了,以前,你是掌握秘密者,而现在,你却成了被隐瞒者~~~”我的话让欧沧溟的神情再次平静下来,双眸锐利地盯视前方。欧沧溟是智囊营的人,参与了我们无法想象的各种决策,这里面,一定有无数星族联盟的不为人知的秘密。

    曾经作为秘密的掌控者,无所不知的存在,忽然有了自己不知道的事,心情可想而知地烦闷。这和我与心妍求知的心情类似,但他的心里,一定更多了一分不甘。即使我现在不告诉他,他也一定会在之后想尽办法去挖掘真相。

    既然如此,我现在就多逗逗他。

    “欧沧溟~~你要习惯像我们这种经常活在满世界谎言里的生活~~~”我拍拍他的肩膀。

    忽的,他抬手握住了我拍他肩膀的手,我一愣,这小子现在胆子也大了!居然敢抓本宫的手了!

    他抓住我的手直接将我的手放回了我的腿上,随即转脸用异常深沉的目光看着我的眼睛:“我会知道的。”他笃定地说完,收回手再次目视前方,脸上是分外深沉的表情,全身透出了一股霸道的强势,宛如他欧沧溟想知道的事情,必须知道。

    没想到欧沧溟的强势是体现在这种地方。这个点还真有点奇特,这倒是有点像霸道总裁,如同我想要得到的东西,一定要得到!

    不同的是,言情小说的霸道总裁一般是要得到的是女人,而欧沧溟想要强烈得到的,是答案。

    在追求真相上,我,欧沧溟和心妍之间还是有共鸣的。难怪他跟心妍有时候也很聊得来。他现在在和女生的相处上越来越自如,毕竟有和我和心妍暗影双美来调,教他。

    不过,他在对待陌生的女生时,依如往常,不怎么搭理。

    在熟悉欧沧溟这个特性后,其实会觉得他很适合做男朋友,因为他的眼里,女生永远只有你一个。不像伦海这样的花花公子,即便他说心里只有你,但他依然是万人迷,会和其她的女生会有很多的互动。那是伦海的性格使然。

    而擎天呢,算是介于伦海与欧沧溟之间。擎天和女生的相处方式也是最平常的方式,不远不近,他知道海姬暗恋他,他也会依然去关心她,他关心爱护着自己队中每个女孩儿,将她们如同家人姐妹一样对待。这对于不喜欢他的虚空妹和神隐女来说,是一种温暖与关爱。但对爱着他的海姬来说,却是一种压抑的苦痛。

    所以,在和女生相处上,作为本来就有点霸道的我来说,我比较喜欢欧沧溟这类,干干脆脆,不留半分情意,比如他对待星夙那个样子。

    外人眼中,他不近人情,但在爱人的眼中,却是分外可靠。想必在不久的未来,一旦人形机器人小欧童鞋谈起了恋爱,他一定会对那个女孩儿全心全意,不再看身边女孩儿一眼。他那种只看着自己心爱女孩儿的样子,莫名有点萌。

    忽然间,心头扯过一抹撕痛,脑中也不由地浮现了只把视线放在我身上的白墨。

    很多地方,欧沧溟和白墨是有点像的,也正是因此,欧沧溟对白会有墨惺惺相惜之感,他也从不掩饰自己对白墨这个敌人的喜爱赞赏之情。

    他也曾表示过,他对白墨的兴趣很大,因为,白墨的黑巢营救让他也没有料想到,他还没有做好准备,便被白墨赢下一局。作为智囊营的他自然不甘,这也是他离开智囊营,来特遣营的原因之一,他从纸上谈兵走到了现实中点将,他要体会真正的现场作战,积累实战经验。

    不知道他到特遣营是不是也是为了能和白墨能有一次正面的交锋,将他抓捕回黑巢呢?欧沧溟看上去是一个很好胜的人。

    “欧沧溟,你来特遣营除了为了监视我,更多的是不是想抓白墨?”我忍不住问。看着他那想知道我到底发生了什么的咄咄目光,和已经没有丝毫疲倦的神情,越发觉得他在求胜上,会很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