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01章 白墨带来的后遗症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其实”忽的,青沐微笑地开了口,目光微垂,“有时候情侣吵吵架也是正常的,所以,苏灵队长不必和队长表现地过于亲密。”他说完微笑地看向我。

    焱神和北冥司无不用佩服的目光看青沐。

    伦海立时高兴地揽上青沐的肩膀:“不愧是学长看来感情经验也比我们丰富”

    青沐淡淡一笑,并不把伦海的玩笑放在心上,笑容是那样地大度与包容。我也不由钦佩地看这位曾经的队长。他的身上,其实掩藏了大将的风度。

    “这里感情经验论丰富非你莫属”心妍一脸嫌弃地说,“人家青沐队长是观察细致~~人家修的可不止是病理学,还修完了心理学~~~”

    “哇~~~~”

    面对焱神他们的叹服,青沐队长依然一副宠辱不惊的模样,脸上永远是那和善的淡淡的微笑。

    但是,他的确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情侣之间不是只有幸福和甜蜜,偶尔也会有矛盾与争执。我不必勉强自己去和欧沧溟继续维持我和白墨曾经的模样。

    一时间没想到,或许也是因为和白墨一起我们从未有过不和,因为他总是让着我,疼着我,对我惟命是从,打不还口,骂不还手

    我们从未有过吵架红脸,一直是处在情侣的甜蜜之中,正因为没有这样的过渡,才在白墨背叛我时,我一下子无法接受,让我瞬间跌入谷底。还给我带来了这无法抗拒的后遗症:看见他就只会触动我心底的无限黑暗,只想揍他,根本无法保持平静与理智。

    我感谢地看向青沐:“谢谢你,青沐,你的意见很好,我现在心里好多了。”我微笑看他,他的脸上浮出一丝淡淡的喜悦,对我露出鼓励的微笑。

    青沐真是一个暖心的大哥哥,宛如任何问题到他这里,都不是问题,他就是那个可以帮弟弟妹妹解决问题的超人家长。让人对他心生特殊的信赖。

    人对人的信赖也会不同。

    大家对欧沧溟的信赖,来自于他的能力。而对伦海的信赖,是他的与兄弟肝胆相照的人格魅力。而此刻对青沐的信赖,便是这份为大家排忧解难的亲善力。

    因为找到了自己扮演的方法,心也随即定了下来,再次坐回原位。快闪见我坐回也迅速坐回,身体再次稳定。

    快闪稳定的第一刻就崇拜地对青沐说:“青沐学长你太厉害了”

    被我们屡屡夸赞,青沐白净柔和的脸上也多了分薄红:“这真的不算什么。”青沐已经连连摆手,架不住我们的目光。他一直是一个低调的人,每当开会时她也很少发言,但是,只要是欧沧溟想要有人给出建议时,他总是能给出最好的解决方案。所以,他是一个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的人。

    大家对青沐的佩服也多多少少扫去了办公室内先前的紧张气氛,这会更有利于大家今天任务的执行。保持一份好的心态,才能在任务中保持冷静的头脑。

    墙面上的画面已经变成了星能管理局的新闻发布会现场,狮门市的局长站到了讲台上,立时,下面闪光灯“咔嚓咔嚓”一阵闪亮。

    局长拿出了一张纸,中规中矩地念了起来:“关于这次的连环盗窃案,已经交由我们星能管理局,我们会全力缉拿罪犯,至于其它的,我们星能警局暂不能透露”

    宁昌,我们这次为了接近你,可是真的耗去了不少人力物力和财力,堪称大片。你可不要让我们失望,一定要领我们直击核心,一举剿灭你背后的所有恶魔

    “既然已经交由你们星能警局,是不是已经承认是星族所为”

    “这个星族是不是能够驱使老鼠”

    “这么多老鼠祸害我们狮门市,请问是否做好了防疫准备”

    “你们是不是已经有了线索什么时候才能抓到这个控制老鼠的星族”

    记者们开始了一连串的发问。

    忽的,会议室门打开,拳霸营长已经风风火火地进入,身边正是芭提雅姐姐和冷琊部长。

    拳霸营长看了一眼屏幕,随即静音正色看我们:“b组人员已经就位,你们准备出发”

    “是”

    随即,拳霸营长看向我:“苏灵队长,你准备好了吗”拳霸营长看我的目光中,多了一分怀疑。

    我也立时挺身:“准备好了”

    “好,白墨,你可以进来。”拳霸营长,芭提雅姐姐和冷琊老师齐齐看向办公室的大门。

    伦海,青沐,焱神,北冥司,快闪他们的目光也齐齐向门口集中。心妍立刻站到我的身边,拉住了我的手,像是给我去面对白墨那张脸的勇气。

    脚步声从身后响起,一步,一步,很轻,很沉稳,因为所有人的安静,而让那脚步声变得更加清晰,他走了进来,开始朝拳霸营长他们走去,而我对面的伦海已经目光凝滞,从他那双大而清透的眼睛中,我看到了一个人影。

    我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去看进来的欧沧溟,因为或许之后会有一段日子,我要继续面对这张曾经让我深深的爱着,现在又让我深深地恨着的脸。

    “a组就位”忽的,白墨沉沉的话音在这个办公室里响起,青沐他们却纷纷朝我看来。

    伦海睁圆了眼睛:“变形者可真是厉害,这已经不是以假乱真,而是,就是白墨本人啊”伦海说完看向我,“灵啊,你自己鉴定一下。”

    我心一横,牙一咬,转脸,终于看到了那个人,那个人,就站在拳霸营长和冷琊老师之间,沉稳地,镇定地看向我。

    原本属于欧沧溟的白发,消失了,换作了白墨的黑发。原本属于欧沧溟的银瞳,也消失了,变成了白墨那如同宇宙黑洞一般永远看不透的玄黑。

    那就是白墨,就是白墨

    我的恨瞬间被点燃,拳头也瞬间捏紧,如果不是因为心妍牢牢抓着我的手,我估计已经冲上去给那张脸狠狠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