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4章 兔子撞株(红包1400)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心妍站在桌前双拳拧紧,浑身燃烧着愤怒的火焰。她上前抱住了方大同的妻子,在她的耳边似是在说着什么。

    方大同的妻子立刻看向心妍,心妍对她郑重点头,方大同的妻子眼中的悲伤立时被别的情绪所替代,那是复仇的火焰,那火焰瞬间将这个濒临崩溃的女人给一把拽了回来。那股力量,我也切身经历。

    不管心妍说了什么,但此刻,我觉得她没做错。与其看着那女人崩溃什么都做不了,不如这样点燃她心底另一种火焰,让她用那股力量坚强地振作起来。这个家的支柱,已经塌了一根,如果连这个女人都垮了,那那个小女孩儿又该怎么办

    女人竟是目露一丝感激地对心妍点点头,心妍温柔地擦女孩儿的眼泪,对女人也点点头,那宛如发誓一般的神情告诉我,心妍一定是对方大同的妻子做了什么承诺。

    心妍的举动也一直在欧沧溟的观察中,但欧沧溟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他站在那里,等方大同妻子的情绪被心妍安抚平静后,送上了方大同的遗物。那些遗物仅仅是方大同在警局里留下的一些物品。

    方大同的妻子,再次触景生情,只是这一次,她没有再奔溃恸哭,而是颤抖地拿起方大同留下的一件外衣放在鼻尖轻轻嗅闻,最后,将脸埋入了那件外套里,将泪水留在了方大同在这个世界上,仅存的气息里。

    忽的,一旁的欧沧溟看了看手机,随即看向心妍,嘱咐了一句,随即离开,将安抚工作完全交给了心妍。

    欧沧溟走了出来,我和伦海立刻上前。

    “你怎么出来了”我疑惑看欧沧溟。

    欧沧溟看着我的目光里多了分郑重:“宁昌向狮门星族联盟分属提交了一份申请,我们必须马上去联盟总部。”

    我立时欣喜地看他:“这么快”

    “没想到这兔子比我们还性急啊”伦海挑眉双手环胸。

    欧沧溟看向伦海:“你留下来等心妍,待这里结束,回宿舍等擎天回来,告诉他这件事。我和苏灵现在去联盟,冷琊部长已经在联盟总部等我们。”

    “哟还要去总部啊”伦海有些意外,似乎因为要去联盟总部而让他也多了分正经,“知道了,你们去吧,随时联系。”

    “好。”

    我立刻跟在欧沧溟身边,快速离开。

    星族联盟的总部设在首都,那是我们的政治中心,各种协会社团的总部都设立在那里,也是为了方便彼此交流和国际交流。

    可是,当我坐上飞车时,却发现我们的方向不是前往首都,而是高空,并且,飞车在持续上升中,已经达到了平时飞车行驶的高度,星族群岛早已消失在云海之中,看不见半点踪影。

    通常,飞车是不会飞到飞机飞行的高度的,一是技术达不到,二是比较危险。飞行航道属于飞机专属,如果飞车满世界乱飞,那岂不是要跟飞机相撞了。

    但是今天,从欧沧溟的飞车起飞忽然全封闭时,就感觉哪里不对劲。欧沧溟的飞车,怎么可以飞到这个高度

    “我们不是去联盟总部吗你的飞车怎么能飞那么高”而且,欧沧溟还在提速,高度还在不断上升,都让我有点紧张了。

    “我们的确去总部。”他淡定地说。

    “可不是在首都吗”

    他转脸看我一眼:“首都那是外联部,名义上的总部。”

    “还名义上的总部那,那真正的总部是在”

    他眨眨眼,银瞳里是依然淡定的神情:“欢迎你来我的老东家,星族智囊营。”

    我目瞪口呆地看他:“智囊营”

    “坐好,我要进入超音速了。”他忽然说。

    我更加睁圆眼睛:“什,什么超音速不行我没经过那个训练”

    可是,我话还没说完,整辆飞车就陡然加速,登时我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重力压在了我的胸口上,眼前的景物也急速往后身后飞去,还没来得及眨眼之时,眼前的天空已经变成了黑夜。

    那一刻,整个世界变得分外安静。胸口的压力忽然消失了,转而我感觉身体里的五脏六腑都好像漂浮起来,我往窗外望去,一不留神,我居然,离开了地球开什么玩笑

    而随着我转头,我的头发也飘飞起来。整个人如果不是被牢牢绑在座椅上,估计也早飘起来了。

    慢着,好想吐。这种情况,可千万不能吐啊我不由地捂住了嘴,努力不让自己翻腾的五脏六腑从嘴里漂浮出来。

    “重力系统开启。”欧沧溟在我身边淡淡说。

    立刻,所有东西又瞬间回归原位,这个过程让我说不出地难受

    “习惯就好。”欧沧溟在我身边异常淡定地说。

    “你”一个字刚出口,就忍不住吐了。就像之前水已经快要溢出闸门,全靠闸门死死封闭,结果我这一开口,那可谓如同泄洪一下子就喷了出来。

    “呕”倏然,我面前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缺口,我喷出来的正好全部装了进去,边上还出现了纸巾,瞬间,整个车厢满溢着呕吐物的那种酸臭的气味。

    虽然,我知道我在欧沧溟面前早已没了任何女生该有的形象,但现在,算是一耙子把我拍扁在泥地里,一丁点都不剩了。我想,这辈子欧沧溟对我都不可能产生朋友之外的感情了。

    或许,连朋友都不想做了。

    “呕”我吐地惊心动魄,太难受了。欧沧溟不能在我没有接受过任何太空训练就这么把我带离了地球,这是不是也太大男子主义了所以他才是钛金级别的直男。

    他伸手开始轻抚我的后背。我趴在呕吐便喘气:“下次带我逃离地球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这感觉,真是让人酸爽至极。

    “你先前接受的训练,足以让你承受超重,因为我们是星族,体质本就异于常人,你需要的只是适应。”他说得倒是清闲,但这适应二字,往往需要的就是更多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