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3章 不在状态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当我成功地完成一次取出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小时,而且,腰酸背痛脖子抽筋,因为一直保持弯腰俯身的状态,不累,但从后脖子到后腰这部分可以说是非常酸痛的。

    而整个过程我也用了快四分钟,这是远远不够快的

    在任务中时时刻刻争分夺秒,分分钟都有意外发生,我执行了那么多次任务,当然明白在任务中,如同暴风雨一般瞬息万变,每一分钟都有可能变化发生。

    所以,在被宁昌捕获后,很有可能没有这四分钟给我们取而且,我和欧沧溟两个人都需要取出体内的胶囊,所以两个人加起来,就需要八分钟,再加上当中的交换时间,估摸需要十分钟左右。

    先前我也是故意逗欧沧溟,其实在那种取的紧张气氛下,大家都是精神高度集中状态,哪有什么时间去分心看你的身体晃一眼,就可能掉了,万一炸了,自己也得搭进去。

    所以,在之后的练习中,要尽可能把这四分钟大大缩短。

    “几分钟”身后传来了欧沧溟的问话。

    我扶住腰直起身,伸伸懒腰:“四分钟。”全身都在痛,不好,脖子僵住了。

    “太慢了。”他直接指出,毫不留情面,生硬的语气也没有半分客气。

    我僵硬着脖子转身看他后背:“那你几分钟。”

    “两分钟。”他说,说得气定神闲,却是对我的一种无形的碾压。

    我一惊,眯起眼,他那高智商果然不是白长的。意外的,我看到星夙和向日葵居然还站在外面。

    我们在里面练了两小时,他们就在外面站了两小时吗

    “继续练习。”他微微侧脸向后,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

    我看看他手术台上的假体,竟是已经是呼吸模式了,胸脯一上一下地起伏,这增加的可不只是一个等级的难度。

    我气闷地看一眼,气闷的原因有一部分是嫉妒他可以完成地那么快又那么短,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自己不如他的不服气与不甘心。

    我僵着脖子转回身:“我申请休息一会儿,我脖子僵住了。”我想,我需要休息一会儿,好让自己恢复最佳状态。

    “你脖子僵住了”他在我身后问。

    “恩。暂时动不了了。”

    “这里吗”忽然,一根冰凉的手指点在了我的后脖子上。

    我僵着脖子微微点头:“是。”

    “啪”猛地一下刀掌劈地我猝不及防,瞬间把我给打懵了

    “好点了吗”身后是他异常平静的声音。

    我僵硬地看前方,这男人是不是因为监视我太久,看烦了,所以变着法来揍我

    “欧沧溟”我登时暴脾气上来了,转身就一把推在他胸口。

    他有点懵地被我推了一个趔趄,疑惑看我。

    我指着他:“别说你不会喜欢别人,就你这样,你叫别人怎么喜欢你哦,我睡着了,你是怎么叫醒我的直接扇我两巴掌把我拍醒有哪个男生会这样去叫醒一个睡着的女生的人家都是吻醒公主的,你倒好,给我两巴掌”

    欧沧溟的银瞳立时收紧,认真看我:“我不能吻你,你会打我。”他的眼神里还带出一丝惧色,像是他才是经常被我打的那个。

    我扶额:“我只是作个比方好吗小欧同学就像刚才,我说我脖子僵住了,我没请你给我按摩啊但你怎么做的,我去,你劈我一掌啊直接就一掌下来了都没跟我打过招呼有哪个男生会刀掌劈女生的”

    欧沧溟张大眼睛,眨巴两下,郑重辩驳:“这是最快,最有效的方法”

    “是很有效”我感觉我快要气炸,“我谢谢你我现在脖子不僵了但还是很痛的好吗欧沧溟,我再也受不了被你扇巴掌打醒或是动不动就一掌劈过来我跟你说今天我们友尽了友谊的小船翻了你不要再来惹我不然我揍你了哼”我转身拖过一张椅子坐在自己手术台前生闷气。

    太过分了居然打我还老是打我

    整个实验室瞬间陷入死一般的宁静,身后再无任何声音,我也坐在椅子上生闷气。这个欧沧溟已经情商负值到无极限了,好歹我也是个女生,他能不能稍稍地,对我“手软”一点

    “砰”忽然一声巨响瞬间把我从椅子上给炸起,心跳也开始心惊地加速。这是哪里发生爆炸了

    “发生什么事了空间站炸了”我第一刻跑回欧沧溟身边,拉住他的手臂,“快带我去逃生舱”警戒备地看左右,发现实验室外的星夙和向日葵都没动,那就说明空间站安全,我瞬间安了心。

    之前被欧沧溟说的那些事故,死尸之类的事说得有些吓到。空间站虽然很爽,但的确很危险,不像在地面,如果哪里爆炸你还有地方跑。但空间站一出事,你连跑的地方都没有,因为外面就是外太空。

    不过,星夙却看着欧沧溟的方向,显得有些着急和担心。

    我顺着她的目光扭脸看欧沧溟,愕然发现他的双手全是血

    我的心登时揪紧提起,立刻抓起他的双手:“快快叫治愈者你还傻站着干什么”慢着,怎么这血摸上去滑腻腻的我低下头闻了闻,蕃,蕃茄酱

    我再看看一边,那具女性假体炸了

    欧沧溟的练习体居然炸了,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的事。

    我放开欧沧溟的手,看他,发现他居然还在出神,目光侧落一旁,似是刚才的爆炸对他造成了巨大的打击,让他此刻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怎么回事”我放开他的手,开始严厉地看他。

    他的衣服上,也溅满了点点鲜红的番茄酱。

    “你不可能犯这种错的,欧沧溟队长,你最近到底怎么回事”此时此刻,我真的已无半点和他逗趣玩笑的心思,因为我已经感觉到,他最近的状态,可能会威胁到我们的任务。

    欧沧溟依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失神地看着空气,一直精明和睿智的双眸第一次出现了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