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24章 当局者迷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没什么。”他也是呆呆地说。

    “不可能”我厉喝,摆出了我同样作为一名队长的威严。平时,我听从他,以他为主,是因为我信任他,知道他能够尽好自己作为队长的职责,但今天,不是了。

    他现在这个样子,我很担心。

    我严肃地盯视他的眼睛:“欧沧溟,你平时说话一直直接,从不拐外抹角,你连觉得我基因不错,想要跟我购买来生孩子这种话都能说出来,还有什么话是不能对我说的你现在这个状态,我觉得会影响我们之后的任务。如果你再不告诉我实情,我会上报给联盟,要求他们换人。”

    欧沧溟的银瞳立时收紧,里面划过了一丝异常少有的慌张。他拧起了眉,眸中少许恢复以往的精锐,似是在思索这件事会导致的严重后果,在作出是否要告诉我的抉择。

    他看向我时,脸上已经是正经的神色:“刚才是我失误了。”

    “为什么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我也正色看他。

    他再次拧眉,低下脸:“因为你说我们友尽,对我造成了情绪上的影响。”

    我在他的话中久久怔立,忽然间,一下子气笑了出来:“呵。”

    欧沧溟听见我的笑声,抬起脸,疑惑地看我。

    我长叹一声,摇摇头:“哎小欧同学啊,小欧同学~恩我看,有必要给你上一堂情商的课~~~”我说完,在他迷惑的目光中拖过两张椅子。

    我将椅子面对面放下,将呆呆看我的他摁坐下,然后坐在他的对面,看他那副困惑的样子又是忍不住一笑,随手在手术台边抽了湿巾擦了擦手上的番茄酱,然后也递给他一张。

    他接过静静地擦了起来,他微微锁眉,脸上是深思的神情:“我会调整好自己的心态,你不必在意”

    “你傻啊”我打断了他的话,他微微一愣,再次抬脸看我,我侧开脸叹口气,舔舔唇,转回脸双手环胸看他,“我如果真的和你友尽会直接跟你说吗我那是气话,是开玩笑,你听不出吗”

    他怔怔看我,眼神里居然有了不确定他可是超级大脑,他的眼神从来坚定笃定,因为经过他大脑计算过的事情,绝对不会出错,所以,他的眼中,从来不会出现不确定的神色。

    我真是被他气笑:“这不怪你,你没跟女孩子好好相处过,哎可能也只有高智商的女孩才能和你产生心灵上的共鸣,所以特别痴迷你吧”我不由看了一眼始终守候在实验室外的星夙,她见我看她,脸上也露出迷惑的神情,微微挑眉,带出了她女王的傲气,宛如在说:你在看什么

    可随即,她还是目露疑惑,似是猜到应该是我和欧沧溟聊天谈起了她,又不由得看向了我对面的欧沧溟。

    我在星夙的脸上,看到了一个暗恋中的少女会有的各种复杂的表情,真的是再聪明的女生,在恋爱中也会成为一个小傻瓜。

    星夙眼中的不确定,也正是欧沧溟眼中出现的不确定。再理性的欧沧溟,忽然也会有一天,被感性征服了他的大脑。

    我转回脸再看欧沧溟,真是哭笑不得:“小欧同学啊你研究了我那么久,怎么还看不出我说的话是真是假”

    欧沧溟看着我忽然间只会眨眼睛。

    我无语又好笑地看他:“我问你,如果我说,我本来打算跟心妍计划,借这次任务,我们趁乱逃走,你信吗”

    “我信。”他的神情倏然认真起来,宛如在作一次非常重要的论文答辩。

    我和他对视一会儿,确定他已经恢复本该有的状态,我继续问:“那我说,我不爱白墨,你信吗”

    “不信。”他依然是不假思索地答,眼神里终于恢复了他欧沧溟的精明与睿智。

    我忍不住再次气笑:“那我说我们友尽,你怎么就信了”

    他凝住了神情,又只会一直看着我。

    我扶额,叹气:“我明白了,原来你也会当局者迷。”我抬眸再次看他,他似乎也露出了恍然的表情,我继续帮他理清整件事,“之前的问题,都与你无关,所以,你能第一时间判断对错。但我说友尽的时候,是与你有关,于是,你被自己的感性给彻底误导了,小欧同学”我眯起了双眸笑看他,“没想到我在你心里是这么重要的一个朋友,真让我受宠若惊啊~~~”我为此而感到荣幸。

    欧沧溟又是一怔,脸竟是红了起来,眼神闪烁的同时,脸上还带出一丝气闷,他微微侧脸,竟是也像是气笑了出来,然后摇了摇头,神情再次恢复认真:“你,伦海,青沐,焱神,北冥和快闪都是我很重要的朋友,你也很清楚我的过去,我一直没什么朋友,所以”

    “外面那个挺好的呀。”我又忍不住指向外面那朵向日葵,立刻,向日葵热烈地摇摆他那只叶子大手。

    可是,只要提到向日葵,欧沧溟的脸就已经沉下。

    我不由拉动椅子到他的面前,几乎与他促膝,我坏笑地靠近他的脸看他:“是不是除了你说的那件事,向日葵还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情”

    欧沧溟转回阴沉的脸,目光落在我的脸上,慢慢地,他的神情变得柔和起来,他一直,一直静静地凝视我,却是久久没有说话。

    “不说”我挑眉看他,坏笑,“难道那小子想非礼你”

    “噗嗤。”他竟是忍不住笑了,因为我们之间距离过近,他的笑轻轻吹拂起了我的刘海。

    我立刻戳他的肩膀:“我猜对了是不是是不是我一看就知道那小子对你有想法。”

    他竟是一直笑着摇头,他从没这样笑过,从来,没有。

    欧沧溟,这个被我们叫作行走的监视器和机器人的人,即便是任务的完美完成,也别想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满意的笑容。他就像一件机器一样冷冰冰,从来不露出各种笑容。即便是我,也是偶尔能看到他一抹浅笑,那笑容也是如同昙花一现般的短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