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3章 抱治百病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恍然发现,我成了他最合情合理的挡箭牌。

    除了我之外,欧沧溟认识的女生星夙都认识,而我是现在和欧沧溟相处时间最长,并且是最紧密的女生,所以说是我,星夙一定不会怀疑。

    如果说是心妍,别说星夙,我都不会信。

    欧沧溟像无奈地看着我:“到时,你又会怪我拿你作挡箭牌。”他说着眨眨眼睛低下头,像是躲避我的视线,还不由自主地伸手摸了摸被我掐过的腿和手,老实的神态里又透出了一丝对我的怕怕。像是一个经常被妈妈动不动就上手的可怜娃娃。

    我看着他轻轻摸被我掐过的大腿的可怜模样,陷入了尴尬。

    “那你怎么说服星夙”我主动打破这份尴尬。

    他眨了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如同蝴蝶的翅膀一般轻轻颤动。他慢慢抬起脸,淡淡地目视前方:“我们从小是活在计算中,所以,相对于人说的话,我们会更加相信算出来的数据。星夙也一样,她相信数据,我无论说什么,她都会认为那是我回避她的借口。”

    我眨眨眼睛,也看着前方:“那她相信你算出来的数据”

    “她不信,她会继续去算,但是结果永远都是0。”欧沧溟的手放落在方向盘上,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这也算是我在做这次任务前给她的一个交代。”

    “交代你怎么说得像遗言”我忍不住轻笑。

    欧沧溟转过脸,在巨大的地球面前,深深凝视我:“苏灵,你不怕吗这个任务我算过,我们有百分之二十的可能”他的眸光变得沉重,“回不来。”他说完,继续用他忽然变得忧虑的眸光注视着我。

    原来有百分之二十的几率,我们会死。难怪他还要交代一下遗言。

    我淡淡地扬起嘴角,无神地凝视眼前的深远宇宙:“欧沧溟,我的世界,早死了,我生命里的那束光,也已经熄灭,我是从黑暗中爬出来的,我已经不怕死了”

    “苏灵,难道白墨就是你生命中唯一的一束光吗”欧沧溟的语气忽然生气起来,“你的生命里,可以有更多的光”倏然,他摁下推进器的按钮,整辆飞车忽然沿着当前的轨道加速起来,整颗地球宛如在我们的下方往后旋转,倏然,一束光猛然从地球与宇宙之间迸射出来,像是一把刺破永夜的利剑,刺进的我的世界,耀眼的光芒瞬间强行闯入我心底的黑暗。

    飞车开始减速,让那束光始终保持在深黑的宇宙和地球之间的狭缝之中。

    “太空很危险,所以,它才拥有最壮丽的风景”身边是欧沧溟的话音,我怔怔地看着那道刺目的光,那道刺入我心底的光,它是耀眼的,是绚烂的,是壮阔的,是永恒的

    “苏灵,好好活下去,我会带着你看尽宇宙中最美的景象,那时,你会觉得,爱情是那么地渺小,恨在你的心里更是有如尘埃,白墨也不过是你生命中的一个过客,你可以拥有更好的男人,来给你更好,更幸福的生活”他倾身到我的面前,深深地注视我。在他背后的那抹光中,他雪白的发丝全部染成了绚丽的金色,他的身周也染上了一层绚丽而朦胧的光晕。

    我怔怔地看着他,看着在光晕中的他。

    忽的,他伸手轻轻抱住了我的身体,我怔坐在座位上,他的下巴轻轻地挨靠在我的肩膀上:“以前妈妈如果心情不好,爸爸就会带她看日出,然后给她一个拥抱,妈妈所有的烦恼都会消失现在,我带你看日出,也希望能消除你心底最后的黑暗。还有对不起,刚才我故意说出了你的计划,以便自己留在地球,苏灵,你能原谅我吗”

    我继续怔怔坐在他轻柔的怀抱里。他抱得是那样地谨慎小心,像是努力保持着和我的距离,却又无法和我远离。

    我看着眼前的日光,即便有暗色的挡风玻璃遮挡,但依然感受到了它强烈的光与热。那一刻,我忽然好想投入这份火热中,让自己在太阳的火海中燃烧殆尽。这是太阳的魔力,就像飞蛾扑火一般,我被眼前的光芒深深吸引,点燃了我心底的痴迷与崇拜之情。

    我慢慢地,抬起右手,轻轻放落欧沧溟的后背,他的身体微微一怔。我浮起了淡淡的笑:“冷琊老师是不是跟你说过要和我保持距离”

    欧沧溟立时放开了我,回到原位,垂下脸,神色变得焦虑不定:“对不起你知道我不太会哄女孩子,我能想到的,也只有这个方法。”

    我瞥眸笑看他:“可以回地球了吗”

    “你原谅我了吗”他低着脸,侧脸绯红。

    “我也同样出卖了你,你原谅我了吗”我坏笑看他不再淡定的脸。

    他少许恢复镇定,但脸上绯红依然未退:“恩。”

    “那就是扯平啦。”我说,收回目光看向后视镜中那个旋转的空间站,“其实可以理解,空间站就像是在太空里的黑巢,也闷,哪有跟我们在一起来地开心嘶你刚才那个拥抱,其实是你自己想要吧。”我恢复平常,大方地笑看欧沧溟。

    欧沧溟好不容易退下去的羞红,瞬间被我这句话再次点燃,恰若一滴嫣红的颜料滴入清水中那般绚烂绽放。

    他立刻扭头正色看地球:“我们回去了,你坐好。”说完,他就掉转飞车的头,朝向地球。

    我立时紧张抓住门把手:“你等等我还没”

    我话还没说完,欧沧溟就朝地球俯冲下去了

    “准备好啊”这个混蛋我一定又会吐的

    “呕”我果然又吐了。回到特遣营楼顶的时候,我开车门就趴在地上吐,半天都没起来。

    “你应该适应一下,今后我们会经常去联合总部。”欧沧溟异常淡定地在旁边说。

    我对他直接竖起中指,爬起来走人。

    “我扶你回去。”他假意伸手,但根本没来扶我。

    我继续用中指对着他:“滚”

    他在清澈的日光和清新的海风中淡淡地笑了,表情向来寡淡的脸上,染上了一层阳光的柔和的暖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