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44章 小喽啰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在他们给我们打完针后,我听到了他们随手将针筒扔在集装箱地上的声音,这一听就知道这些是做事随便的小混混。他们或许都不知道捉我们干什么,有可能也不知道胶囊这些更隐秘的事。

    “我这辈子都没想过会绑架两个特遣队员。”

    “啐什么破特遣队员,一迷就晕了。”

    “那是他们唯一的弱点,你t等他们醒了你再说那句话试试迷晕的老虎连娃儿都不怕。”

    在他们的话音中,传来两声打火机的声音,随即,空气中开始弥漫香烟的气味。

    “诶,你们说,就t因为没生在北纬三十度这个区,我们就成了普通人,而他们,就t一步封神了老天爷也搞地域歧视啊”

    “谁让我们的妈没远见呢现在很多人不都往苏城那些北纬三十度的地方跑就为生出个超能娃来。”

    “政府也t恶心,现在那些地方都限制外来人口了。不让你们随便进了,这是一种歧视”

    “我t娘看着你我也歧视你你瞅瞅你,要样没样,要智商没智商的。现在都什么时代了,大家全都优化自己基因,谁想跟你生娃拉低基因的”

    “我擦,时代变得真t快,不读书都跟不上了。以前讲的是门当户对,现在t变成基因优选了。基因好的人只跟基因好的人结婚生娃,剩下我们这种,都没得挑,想到苏城生个超能娃出来,政府还t出来不让你生。”

    “幸好咱们跟的宁哥有钱,这次回去,咱们就有苏城的户口,老子还没到二十,在那里待上一年,没准能进化出超能力来,到时候把银行抢了,哈哈。”

    “那地方也真t娘神乎,往那儿一站,就t有超能力了。”

    “宁哥说了,还给我们弄个学校好好读读书,提高提高智商,不然女孩都不愿搭理我们。”

    “lgb的,以前娶老婆,拿钱就行,现在d还要通过对方的智商测试。哎,城里人,钱多,不贪你这点钱,就看你够不够优质。”

    “啧,好不容易逮到两个星族,连摸都不让摸。”

    “要不,趁宁哥不在,摸摸,看看这星族女生跟普通女生到底有啥不同~~~”

    “别t到最后拖大家后腿你就不能忍忍拿了苏城户口,星族女生有的你摸的”

    “说你智商低还真t娘没错,你妈生你的时候一看就是生了根脐带出来”

    “d说老子是脐带好歹老子也是个胎盘”

    我差点没忍住笑场。

    “胎盘都抬举你。你眼瞎啊看不出宁哥喜欢那女的宁哥的女人你也敢碰”

    我微微有些吃惊。虽然先前确实看得出宁昌对我很有好感,但没想到他还真是喜欢我,看来我的那些情书里,说不准真有宁昌的。

    “嘶你们说宁哥抓这女人干嘛他喜欢就追呗,他有的是钱,追个女人还不是喝杯茶的功夫。用绑的好像不太对劲,等这女的醒来,宁哥哪里齁地住”

    “宁哥的事,你管那么多干嘛”

    “就是,有钱人的心思你别猜你别猜~~~”有人轻佻地唱了起来。

    “我看啊,这女的是特遣队的,宁哥肯定是追不到,你们没发现这女的和这男的是一对宁哥估计到公海把男的扔海里,然后把女的给~~~~~”

    “哼哼哼哼~~~~”几个人都银荡地奸笑起来。

    “来了来了,宁哥来了,快把烟掐了现在有钱人都不抽烟。”

    外面传来了停车的声音。

    “宁昌到了,宁昌到了。”

    “看见了,看见了。”

    “八队注意,准备上船,准备上船。”

    “八队收到,八队收到。”

    “宁昌游艇进入黑航线,进入黑航线。”

    所谓黑航线,是走私团伙在长期的摸索和试探中,找出的一条避开巡逻区域的黑线,从那里可以进入公海。

    海洋因为覆盖面积巨大,气候,洋流等等瞬息万变,又有各种大型海洋生物,没有高空稳定,因此在雷达覆盖上有盲区。常有海鱼误食海眼的情况。海眼相对于天眼,是放入海洋里的雷达机器。

    但因为这些机器常常遭到雷暴,巨浪和海洋生物等等非人为的破坏,不仅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造成了海洋的污染,还会伤及海洋生物,所以后来便慢慢取消,依然继续采用巡逻艇和潜艇巡逻的方法,自然便在网络覆盖上,有了能让走私犯钻空子的机会。

    更多时候,也是走私犯贿赂了一些国家的巡逻艇。

    “砰砰”随着两声关车门的声音,就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

    “宁哥您来啦。”

    “都办妥了吗”是宁昌的声音,但分外低沉。

    “办妥了办妥了。”

    很多人走到了我们的棺材边,有人像是踩到了针筒。

    “快,快捡起来”

    “我最讨厌别人抽烟”宁昌不悦地沉语。

    “对不起,对不起。”

    随即,传来像是衣袖扇风的声音。

    “苏灵,我们很快又要见面了。”宁昌的声音很近,应该是弯下了腰。过来一会儿,再次传来他冷冷的声音,“你们没碰苏灵吧”

    “没有没有除了搬她,她身上哪个地方都没碰”有人急急解释。

    “哼很好,谁敢碰,谁就把手留下”宁昌此刻阴冷的语气让人无法相信他曾是一个脸上始终挂着亲和和善笑容的学生会主席。

    “宁哥那我们的户口”

    “你们过来过来,站好,我让我助手给你们发。”

    “好好好”那几个果然是小喽啰,什么都不知道。

    “诶~~对对对,再里面去点,一字排开,排整齐点。”

    我听到跑过我们棺材边,跑向集装箱更里面的脚步声。

    “阿神,给他们发地狱户口本。”当听到宁昌随意的话音时,我就知道那个人,完蛋了。

    “什么地狱户口本”

    “岑”猛地,一声像是利剑出鞘的声音响起,下一刻,便是刀划过皮肤的声音,整个集装箱里没有响起半分的哀嚎声,但浓郁的血腥味却已经在集装箱里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