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7章 陪你演戏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坐了起来,欧沧溟还掐着宁昌的脖子。

    宁昌抓住“白墨”的手腕,嘶哑着喉咙:“有,有”

    “”“白墨”立刻松开宁昌的脖子,但随即揪住了他的衣领,愤怒地看着他,“这里到底是哪儿怎么回事”

    我也站了起来,像是初醒一般惊讶地看着四周,终于看清了宁昌游艇的这个房间,也看到了宁昌手里拿着的那个面具,是中国风青嘴獠牙的红脸魔神。而透过房间的窗,可以清晰地看见不远处停着一艘巨大的青灰色的航母,如同一座浮岛一般横在碧海蓝天之间。

    我手里还捏着胶囊,我看着那艘航母吃惊地跨出棺材。宁昌的目光随我而动,我站到了窗边,看着许多中型游艇正往那艘航母而去,犹如世界末日只剩海洋世界时,众多流浪漂泊的幸存者找到了希望的浮岛。

    “怎么回事”我回头质问宁昌的同时,也将胶囊和拆掉的信号器一起随手放入口袋。

    宁昌看看我,再看看同样用质问目光阴沉盯视他的“白墨”,笑呵呵看我们,摊摊手:“我想邀请你们参加一次特殊的派对,这个派对会非常刺激和好玩。”

    “白墨”依然阴沉地盯视他,目光犹如在法庭上盯视罪犯般锐利,他再次提起宁昌的衣领,沉语:“我要听真话”沉沉的话音是不容你反抗的语气,阴暗的目光瞬间射穿你的外皮,直入你那黑暗肮脏的内心。

    “白墨你放开他。”我对“白墨”说,“从棺材里出来”

    宁昌对“白墨”嘻嘻笑,指向我:“你老婆叫你放开我,所以”

    “白墨”忍了忍怒气,慢慢地,松开了宁昌的衣领。

    “喔”宁昌往后退了一步,松口气,整理整理身上的礼服,他去参加猎杀居然穿地像是去参加慈善晚会,他笑呵呵看我:“没想到白墨狠起来完全变了个人,把我吓一跳,呵呵,但他还是很听你的话的,苏”

    在他还没完全叫出我的名字时,我已经直接一脚踹向了宁昌的小腹

    “砰”

    宁昌当即飞了出去,撞在了墙壁上。

    要知道,我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文文弱弱的苏灵,我接受的是最严苛的特遣队的魔鬼训练,我一拳可以把一个普通人直接打晕,一脚可以直接踢破一个普通人的内脏。

    当然,我留手了,因为宁昌还有用,我不能把他给一脚踢死。

    我这突然的一脚也让从棺材里走出来的“白墨”吃了一惊,彻底呆立在棺材边看我。

    我将宁昌踢上墙后,直接用手肘将宁昌死死摁在墙上,因为如果不这么做,他会痛地都爬不起来。

    他的脸已经痛地煞白,嘴唇里痛地发抖,但又因为脖子被我的胳膊死死摁住而发不出半丝声音,只能发出嘶哑的痛呼:“啊啊”

    我冷冷地眯起眼睛,扣住宁昌的下巴:“白墨怕我,因为我比他更狠老娘没耐性听你扯淡说实话”

    宁昌痛地咬牙,额头上已经全是汗。他慢慢地,举起了右手,右手里是一个手机,手机屏幕上是一个计时器和按钮,一看就知道是手机遥控的引爆器。

    “引爆软件”我立刻去夺,宁昌猛地大喊:“我摁啦”他的大拇指摁在了屏幕的红色按钮上。

    说实话,他的恐吓对我和欧沧溟丝毫没有作用,因为要夺他手机也是毫秒之间的事,更别说欧沧溟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手里的手机和他的手瞬间灰飞烟灭。

    但是,我还是陪宁昌继续演了下戏,停住了手,朝宁昌怒喝:“到底怎么回事”

    他呲牙咧嘴地笑了:“呵呵呵呵苏灵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见面了”

    “说重点”我直接一巴掌扇了上去,“啪”一声,宁昌的嘴角瞬间见血。这巴掌是我早就想揍他的了。

    欧沧溟继续保持呆滞地站在我身边,倒是让他更像一分白墨。

    “灵手下留情,别打死了”耳机里是发急的伦海。

    “宁昌t是我的”心妍也急了。他们都怕宁昌被我给活活打死。

    “呵呵呵哈哈哈哈”宁昌在我的暴走中竟是还大笑起来,满嘴的鲜血染红了他的牙齿,和口水混合的血水从他的嘴角滑落,黏腻腥臭。

    “要不要我进来”外面传来了猎杀者很冷静的话音。

    “谁”“白墨”立刻转身面朝门外,陷入戒备。

    “不用我正爽呢”宁昌朝外面喊,随即,外面没了声,宁昌看向我,“铁蟑螂是我的人”

    我故作惊讶地看宁昌,摁住他的胳膊也慢慢收回:“你是”

    “猎杀团”“白墨”发出深沉而愤怒的惊呼。

    宁昌朝我晃了晃手机:“你们猜这里是谁的”宁昌咧开血嘴看向我们,走到了我和“白墨”之间,笑容越发兴奋和激动。

    我和“白墨”看向彼此,眼神交换之时,我们一同看向了宁昌,目露愤怒。

    宁昌兴奋地笑了起来,连连拍手:“哈哈哈你们果然聪明不错,就是你们的”宁昌晃动手机,“当然,你们就算毁了这个,我还有一个。”倏地,他像是变魔术一样,又变出一个来,他晃动两个手机,“你们是特遣队员,应该知道这不是毁掉手机就能解决的事情,因为,这是一个软件一个a哈哈哈,所以”他耸耸肩,“你们的命,现在是我的了。”

    我和“白墨”愤怒地盯视他,“白墨”握住了我的手,更像是拉住我,以免我一个控制不住揍宁昌。

    宁昌晃悠到桌边,拿起一杯没有喝完的白酒倒入口中,漱了漱口,带着血一起咽下,随手抽了张餐巾纸一边擦嘴角的血一边笑呵呵看我们:“看你们的表情,应该也已经猜到接下去要发生的事了。没错,我是猎杀团会员,告诉你们不是怕你们杀了我,而是你们或许活不过今天,哈哈哈”宁昌又病态的笑了,兴奋地在我们面前手舞足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