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58章 都爱看情侣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哦,当然,如果你们今天能活下来,那你们将会成为我永久的藏品,和我一起参加一场又一场星族大猎杀帮我在猎杀团里扬名你们会成为我的雌雄猎犬”宁昌双手挥起,一脸的憧憬,宛如已经在接受万人膜拜,高呼他“血腥假面”的名字。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我厉声追问。

    宁昌仰起脸,露出了崇尚的神情:“很简单,就是你们跑,作我们的猎物,猎人可以追杀别人带来的猎物。”宁昌低下脸扭头看我们,“但不会追杀自己的猎物。每个猎物都有标价,谁最后得到杀的猎物最多,谁获胜,所以,如果自己带的猎物厉害,最后没有被任何人杀死,那么他一样是个赢家,今天你们要做的,就是”他对我们眨了眨眼,“别让别人追到你们。”

    “你让苏灵走我来陪你玩”“白墨”站到了我的身前,将我护在身后。

    宁昌挑眉摇了摇手指:“不不不,猎杀会上,你们是第一对情侣,所以标价一定会很高,而且,你们这样可以相互照应,赢率不是更大吗”宁昌早已盘算好了一切。

    “你在拿我们作诱饵”“白墨”眯起了双眸。

    “啪啪啪~~”宁昌为“白墨”鼓掌:“不愧是学霸,白墨,你说得没错。你们标价最高,而最后的输赢也是看谁猎杀的分数,分数即标价,所以,其他猎人一定会把你们作为主要目标,当他们抢夺你们的时候,那他们的那些低分的猎物就没人跟我抢了,哈哈哈那我就可以全部打包,即便他们的标价低,但数量不低,最后,一定是我赢”

    “你不怕我们被杀吗到时候别人就会来跟你抢猎物了”我冷冷看宁昌。

    宁昌忽然对我一个飞吻:“我很看好你哦苏灵,你的能力我见识过,你一下子就把我的铁蟑螂给灭了,你能力一定不弱,加油我相信你们一定能活下来。”宁昌又对我们自信地眨眨眼。

    不得不说,宁昌虽然是变态,但并不是脑残。讽刺的是,很多变态,都是高智商。

    “现在”宁昌再次拿起摄像机,笑眯眯地拍向我们,“来向我的粉丝说哈罗~~~~”

    我们狠狠盯视摄像头,一动不动。

    “呃看来他们不愿说,那你们亲一个吧,我的粉丝很期待看到你们接吻,那会让收视率爆屏喔他们从来没见过特遣队的情侣出现在猎杀里~~~”宁昌手拿摄像机向我们推进。

    我们依然傲立,威武不屈。

    “快亲乖”宁昌慢慢拿起了他手中的手机,“不然你们现在就会失去彼此哦~~~~”

    “白墨”的目光看向了宁昌手中的遥控器,眼神阴森地可怕,浑身燃烧的杀气宛如已经无法克制地快要爆发,将宁昌和他手中的遥控器吞噬。

    “快”宁昌朝我们继续推进他的摄像机,在欧沧溟忽然松开我的手,看向宁昌的遥控器之时,我立刻踮起脚,掰下他的脸,直接吻上了他的唇

    登时,欧沧溟怔立在我的面前,黑眸里一片呆滞。

    “喔~~~”身边是宁昌兴奋的尖叫。

    “砰砰砰”耳机里是重重敲桌子的声音。

    “嘘~~~”居然还有人吹口哨,“这该不是机器人的初吻吧~~”是心妍调笑的声音,“哦,不对,刚才他醒来的时候他的初吻已经没了,哈哈哈哈”

    我站在这儿,远离天堡,耳机里那一声声敲桌子的声音告诉我们某些人是多么地愤怒,杀气都快冲破全宇宙,而心妍还有心思在那儿调笑。

    我吻住欧沧溟的唇,一个简单,而干脆的吻,我放开了欧沧溟,转脸狠狠看宁昌:“满意了吗”

    “哈哈哈”宁昌摇摇头,“这之后希望你们多一点笑容,多一点kiss,大家都爱看kiass,你们懂的~~~”宁昌放落摄像头,再次拿起他的那个魔鬼面具,“我该带你们去赴宴了,哦,对了,你们得先换上衣服~~~”宁昌笑呵呵地套上面具,红色的魔神如同来自地狱的屠夫。

    他跳着舞到门口,打开门,跳了出去:“我去甲板,你等他们换好衣服~~”

    从门外走入了猎杀者,是一个异常魁梧的板寸男,赤,裸上身,只穿了一条紧身的皮质背带裤,两条背带因为他健硕的胸肌而绷紧。身上又像是摸了油,泛着古铜色的油光,十足的肌肉男。

    他手里是两套衣服,居然还是汉服他将两套主体为白色的汉服放在了床上,看看我们,笑了笑,转身走出了门。

    可当他转身时,我们看到了他的后背,竟是有一根金属的外凸的脊柱从后背那油光的皮肤里破出,脊柱上椎骨的形状也跟我们人类完全不同,更像是远古生物的背甲,椎骨呈三角形外凸,犹如他的后背背着一连串的锋利的三角形忍者飞镖,让人看着会不受控制地浑身发寒。

    猎杀者走出了门,但并未关门,而是靠立在门边又开始打他的游戏。

    我从他变异的身体回过神,转身拿起汉服看了看,一层层拆开准备换上,汉服有好几件,虽然是改良的现代汉服,但还是穿着繁琐。而欧沧溟还在一边发呆。

    “宁昌到底什么毛病”他貌似更喜欢看自己女人和别的男人亲热,虽然这毛病目前来看,对我没什么坏处,但着实让人恶心至极

    “是性心理变态的表现”“白墨”看向我,但用的是欧沧溟的语气,虽然有监视器,门口也站着猎杀者,但仅仅是这样一句话,也不会暴露他。他虽然是在回答我的话,但神情却依然是呆呆的,像是经历了什么人生聚变后,尚没有回神。

    我看向“白墨”呆呆的眼神,他继续呆呆看着前方呆呆说:“他有受虐和窥视两种倾向,性变态我没有好好研究过”

    “不用了”我直接扬手阻止,“这种东西你还是别研究地好,换上你的衣服吧。”我将他的那身汉服放到他的手里,对手拿起自己汉服里的衬裙先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