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66章 一触即发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在说什么悄悄话呢~~”女教皇拉着钢牙的猎物婀娜地走到我们的面前,也拿起一杯香槟,朝我敬来,“祝贺你,身价又涨了。”

    我也拿起一杯和她撞在一起,“叮……”

    女教皇将香槟放到唇边,嘴角是美颜的笑容,但眸光里却是嗜血的饥渴,她的视线永远是在我的身上。

    我在她喝酒之时,邪邪地咧开嘴角:“在说……把你们全杀了。”

    “噗。”女教皇一口酒喷回酒杯里,看我两眼立时大笑起来:“咯咯咯咯咯~~~~”

    整个大厅因为我杀了猎人之后本就变得安静,所以女教皇这一笑,立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白墨”看她一样,立刻拉起了我的手,像是在以防黑暗苏灵在方舟抵达圣岛之前就大开杀戒。

    哼,如果不是为了等教父,这些人,早就死了!现在站在我面前的,只会是他们的幽魂。

    女教皇举着香槟杯,看向四周:“你们听见没?这个中国小丫头居然要杀我们?哈哈哈——”她笑得快要直不起腰,周围的那些猎犬也发出了轻轻的笑声。倒是原来那些害怕我的猎物不再对我露出畏惧的神情,而是变得有些惊讶,像是在惊讶原来不是魔鬼不会杀他们,更惊讶于我居然敢向周围那些地狱恶犬挑战。

    “咯咯咯——”女教皇笑个不停,和戒备我们的猎杀者完全不同,“太好笑了,她居然还要杀教父?!哈哈哈——今年怎么会有人那么好笑?!教父是谁?”女教皇的目光Y冷起来,朝我Y狠看来,“你连靠近他的机会都没有!”

    “哼!”我好笑地冷冷一哼,“白墨”立刻握住我的手,我都懒得用英语说,直接用我的汉语说,“教父是谁我不管,反正不是你儿子。”

    “哈哈哈——”周围很多人大笑起来,只有小部分猎物听不懂汉语。

    女教皇立时眯起眼睛,看样子她也听懂了。

    我冷笑看她:“猎物不能杀自己的主人是因为主人控制了猎物体内的胶囊*,但猎物,却能法抗,这个过程,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可以猎杀别的猎人与……”我Y冷的目光扫过周围所有猎犬,“猎犬呢?”说罢,我的嘴角开始兴奋地咧开,Y邪的笑容绝不输于变态的宁昌。

    女教皇在我Y邪的笑容中怔住了神情,大厅再次陷入安静。

    “你tm笑起来真够变态的。”身旁的猎杀者忽然开了口,眸中寒光闪闪,“你到底是不是特遣队员?我怎么看着不像?”

    我瞥眸冷冷看向她,杨唇邪邪一笑,在无数锐利的眸光中给出了答案:“我是黑巢里出来的。”

    “什么?她刚才说什么?”没想到,这句话,却让原本安静的大厅瞬间哗然,大家都变得异常惊讶。

    “黑巢!是黑巢!”各国人用自己的国语纷纷说了起来,“麻蛋!难怪那么邪乎,杀人跟我们tm一样不眨眼,原来是黑巢出来的!”

    “黑巢老子都没资格去啊!”

    “这次我们都要小心了,这猎物,tm有毒!”

    “够狠啊!丫头!你在黑巢里遇见暗影王了没?!”竟然有人朝我大喊。一时间,一些猎犬和猎物中分雇佣兵也都纷纷朝我看来,难道他们曾是暗影团的人。

    暗影团的暗影王是中国人,但它不是中国组织,而是一个国际反叛组织,所以,当年那次大战也成为第一次世界星族大战。中国的主要战场是在我们苏城,整个战争也在暗影王被打败后收场。

    之后各国的暗影团余党就开始了四处逃窜。他们突然问我,是知道暗影王逃了,还是不知道?

    我好笑看他们:“暗影王都逃了,你们不知道?”

    他们的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你说什么?!”

    “灵!你说多了!”耳机里传出了伦海的疾呼。

    我继续好笑地看那些暗影团的余党:“哼,也难怪你们不知道,看来你们的能力一定不怎么样,所以暗影王都没有召唤你们。”

    “你瞎扯!暗影王一定会重新召唤我们的!”一些人愤怒地冲了上来。“岑!”一声,猎杀者散发金属寒光的尾巴倏然横在了他们的面前,沉沉看他们:“兄弟们,控制一下你们的情绪。”

    哼,我冷冷一笑,转身悠然地拿起蛋糕,淡淡低语:“多好,现在谁是暗影团的人也知道了。”

    “欧!你怎么也不拦着她一下!”伦海改为对欧沧溟说,他也看出跟我说话现在属于被我完全屏蔽状态。

    欧沧溟在我身边不作声,也和我一样开始吃东西,宛如他也把伦海屏蔽了。

    “说了就说了呗。”擎天在耳机里说了起来,“也不算是什么机密,而且现在,我们也找出暗影团的前余孽了,大家注意点,所有暗影团的余孽尽量活捉!”擎天下达了活捉暗影团成员的命令。暗影团的余党对他们来说,活的更有价值,因为可以通过他们来追查更多暗影团逃散的余党。

    “是!”

    “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女教皇又晃到了我身边,唇角微扬的低语,拿起一杯血淋淋的日本的生拌牛R,“我才不管我的主人和你的主人是不是联盟,你……就是我的~~~”她邪邪地笑看我,舀了一勺生牛R放入那张血红的嘴中,血渍沾上她的唇角,她伸出舌头慢慢舔净,就像是在舔我的血一样。

    我的Y笑开始挂上嘴角,右手缓缓垂落时,“白墨”突然又一次牢牢住我的手,他感觉到了我的杀气。我没有看他,缓缓掀开又长又碍事的裙摆。

    女教皇的双眸开始眯起,这是捕猎者的本能,她也嗅到了我的杀气,她开始进入戒备。与此同时,猎杀者的目光也牢牢盯视这里。

    我摸到了腿边的枪,女教皇缓缓张开了嘴,她的全身竟是开始慢慢变成了红色,脖子上开始长出红色的鳞片。

    我立时拔枪而出,她的头猛然朝我扑咬而来,脖子瞬间拉长成了面条。

    “砰!”一声,子弹瞬间打断了女教皇手中的链条,而女教皇的头也掉落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