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4章 男人滚吧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的心已经完全恢复平静,这份平静不是平日里执行任务时的平静,而是面对白墨的这份平静。这份平静在曾经失去自我时失去,而今,又在找回自我时巡回。这是一份面对家人的平静。

    我再次认真看他,带着对家人的好言相劝:“自首吧,小白,我会来黑巢看你,无论你刑期多久,我会经常来看你,陪你,等你……出来,我们还是家人,和以前一样。”即便我对白墨的爱情已经随他的背叛而失去,但十三年共同生活的亲情,是无法彻底舍弃的。

    即便是老爸老妈站在这里,他们对白墨也不会有恨,只会有担心与规劝。他们会和我同样劝白墨自首回头,不要跟随他的父亲:暗影王,越陷越深,深到彻底无法回头。

    “不一样……不一样了……”他空D地看着前方,“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

    “我爱不爱你还是重点吗?”我苦笑地反问,“从你背叛我,离开我,转身而去的那一刻,我们的爱,就已经死了。难道,你还是希望我深陷在对你的恨中不能自拔?”

    他呆滞地,慢慢地看向我。

    我也正色地看他:“我现在,平静了,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曾经,我想逮捕你,是因为恨你,给我自己一个交代,让我们之间彻底画一个句号。但现在,我明白了,这个句号不在你的身上,而是在我的身上,我想什么时候画,什么时候都可以。我不想再为你活下去,再让你来纠缠我的生活……”

    “小灵……你这次是真的了……”他无神的双眸里,那曾经来势汹汹的黑暗,开始慢慢褪却,悲伤化作了水雾彻底覆盖了欧沧溟那双美丽的银瞳。

    他的悲伤还是刺痛了我的心,我此刻的平静,是想好好规劝他回来自首,是给白墨最后的机会。用我曾经在宁昌大学抓杰瑞的话,就是到时候我们面对,场面就很难看了。

    十三年的亲情,我不想最终以我们互殴来作最后的结局。

    “我最后再问你一次,你现在自不自首?”我再次退后一步,认真看他。

    他的神情也渐渐平静,眸中的水光消失之时,他也认真地看我:“你是时候离开星族联盟了。”他这是直接回避了自首的话题。

    “呵……”我一下子笑出口,是对他的好笑,“当初你离开的时候,只用一个传送门那么简单你都没带上我,现在你反而叫我离开?”我好笑地爬梳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我当时不能带你离开,带你离开,你就真的成了暗影之子的未婚妻,叔叔阿姨怎么办?”他反问我。

    我爬梳长发的手停了下来,目光渐渐放冷。

    “欧沧溟了解我,他知道我不带你走的原因。但现在,你真的该走了,你的能力……”

    “如果你担心我爸,我妈,你就不该在当初把我们牵扯进来!”我冷冷抬眸,大声厉喝。

    他止住了话音,神色渐渐安静。

    “我让你自首,不代表我原谅你。”我沉沉地,冷冷地看着他,“你的自私已经彻底了断了我们之间的一切。我今天给你这个自首的机会,是因为我念及我们十三年的亲情,爸爸妈妈一定不想看到最后我们两个拔刀相向,这会让他们痛心!”

    白墨低下脸,再次开口:“星族联盟一定会着重研究你的能力……”他再一次直接转移话题,继续他先前的话,“你会成为一个试验品,你的能力也超出了我的计划,我本来以为你留在星族联盟会很安全,但没想到……”

    “你是不想自首是吗。”我再次打断他的话,我们之间像是隔了一个世界那么远,他听不见我说的,我也听不见他说的,我们永远是各说各的。

    他抿了抿唇,继续兀自说着:“没想到你居然也是双能力者,能进行星族的超级强化,他们一定会利用这点对你进行深入的研究,你会变成小白鼠,你会陷入危险……”

    他的态度已经说明了一切,我已无需再废口舌劝他。

    我冷冷的抬起手:“既然……你不选择自首,也不告诉我线索,那么,请你离开欧沧溟的身体吧……”我伸手手,握住了欧沧溟的手。

    他始终低落的双眸倏然抬起,急急看我:“让我再看看你,我……”

    “再见。”两个字从我口中吐出时,我的力量已经传递到了欧沧溟的身上。我的能力能让白墨的能力无效,这样,也就断开了他与欧沧溟的精神链接。

    所以,在圣岛才没有一开始使用无效化能力,因为那样便会无法追踪教父,错失追踪教父的机会。

    而白墨还爱我,他一开始说我如果在此刻追踪他会陷入危险,大脑再度损伤不会是假话。欧沧溟和我都刚刚从昏迷中醒来,我不想冒这个险,尤其还牵涉到欧沧溟。

    我握住欧沧溟的手静了静,抬眸看向他,他的眼神渐渐放空,但慢慢的,又像是机器人重启一样渐渐恢复了神采。

    他缓缓回过神,第一时刻,他却是呆呆地目视远方发出了一声感叹:“原来……是这种感觉……”

    听到这句话,我登时一股无名火冒了上来,我握住他的手直接改为狠狠一掐。我在这里担心他的身体,他倒好,还在回味白墨能力给他带来的感觉。在研究上,他的疯狂绝不亚于科研院里的任何一个科学家。

    他对白墨还真是痴迷

    “嘶!”他终于被我掐醒,捂住手才看向我,看到我生气的脸时,脸竟是一下子红了,银瞳闪烁地避开了我的目光。

    “做了不敢认是不是?!”我叉腰厉喝,“你是不是也疯了!居然让白墨上你的身!你到底在想什么?!你以为你跟他精神链接你就能追踪到他?还是能看到他和暗影团在哪儿?!”我真是快被这个机器人气死了。

    他始终静默不语,目光微垂地静静站在我身前。

    “你跟白墨联系?!跟这个暗影之子联系?!你向联盟汇报了吗?!”我放沉了语气,严厉地注视他,他现在可是在个反叛组织头领的儿子打电话,这可是通敌!

    欧沧溟微微拧眉,依然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