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98章 孤独终老(红包2800更)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想去自己拿:“我自己来。”

    “把我当外人?”擎天不乐意了。

    “我只是……唔!”我还没说完,就跟快闪被擎天塞包子一样,塞入了一口小馄饨。

    “大青虫!你能不能尊重一下灵?她还是个病人!”伦海在旁边替我抗议。

    擎天Y冷的眸光立时S向伦海,伦海倒是不带怕的。但把一旁看席的焱神,北冥和快闪给吓到了。快闪一下子跳离了床,秒变一团幻影。

    “苏灵队长,我们就不打扰您休息了。”北冥勉强保持微笑地说。焱神更是站在他身后都不敢看这边。

    我嘴里被塞满了小馄饨都没办法说话。

    北冥转而看向欧沧溟:“队长,我们先回去了。”

    “恩。”欧沧溟走回了我的床边,认真看他们,“打扫一下宿舍,让机器人也把苏灵队长她们的房间打扫一下。然后写一份报告。”

    “是!”北冥,焱神和快闪立刻闪人。若是在平时,一听到让他们写报告,早是哀嚎连连,哪有今天那么干脆利落。

    随即,欧沧溟转而看看擎天和伦海:“我认为你们还是离开地好。”

    “怎么,好让你继续跟老太婆独处?”擎天一边给我塞小馄饨,一边说。

    伦海不作声,也不看擎天或是欧沧溟任何一人,只在一边把其它吃的给我拿出来。

    欧沧溟静了片刻,说:“我不认为你们在这里照顾苏灵,你们就能替代白墨在她心底的位置。”

    擎天和伦海同时顿住了手。

    我因为欧沧溟提起白墨,瞬间没了胃口。

    欧沧溟继续说着:“苏灵现在继续静养,但你们在这里总是吵闹,而且,你们也不是她男朋友,照顾她的确男女不便。擎天,你还要写报告。”

    “嗤,真扫兴!”擎天放下了小馄饨碗,脸黑地像锅底。

    欧沧溟又看向伦海:“伦海,你同样要写报告。”

    “呼————”伦海双手抱住了头,发出郁闷的长叹。

    “监视,和看护苏灵是我的任务,我会和心妍一起在这里,心妍负责照顾苏灵,我会从旁做一些协助。而且,在今天血检结果出来后,苏灵今晚就能出院,我也会护送她回宿舍。但你们的报告,今天是最后期限了。”欧沧溟正经的神色不容半分玩笑。

    特遣营的任务很重要,但后面的那份报告同样重要。写报告一直是特遣营队长的职责。但这次,因为任务重大和特殊新,各小组重新委任,作为天堡主持主要工作的伦海,自然也要写报告。而各个参加任务的队员同样要上交一份工作报告,这些报告作为彼此学习之用。

    在欧沧溟说完的很长一段时间,擎天和伦海都那样站在我床边不说话,整个房间终于获得了片刻的安静。

    擎天长长呼出一口气,看向我,眼神随即柔和:“乖,好好吃饭,我写完报告再来看你。”说着,他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像是长辈轻轻拍自己宠爱的晚辈的头。

    擎天看对面的伦海:“走吧~~一起去写报告~~~”

    伦海也是大叹一口气,和擎天一起离开,到门口的时候还转身压低声音对我强调:“之前都是我在陪着你,是我!是我——”

    倏然,一只手伸入,直接揪住他的衣领,将他一把拽出了门,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欧沧溟随即关上了门,回到我的床边。

    心妍的目光随他而移动,眨眨眼,笑了:“我去拿花瓶。”说着,她拿起焱神他们给我的花束,进入了一旁的会客间,还随手带上了门,像是有意让我和欧沧溟单独在一起。

    我久久看着那扇关闭的门,我还记得心妍和海姬在天堡上对于我会选择谁而作的争论。海姬认为我还是会喜欢同类型的男生,所以欧沧溟的几率很大。

    但心妍认为我不会再掉入同一类型的男生怀里,因为同类型会让我总是想起伤害我的前任。

    当然,海姬说我会选择欧沧溟是有她的私心的。

    “快吃吧,要冷了。”欧沧溟忽然说。

    我回过神,看向餐桌时愣住了,只见餐桌上原先乱七八糟的食物已经摆放地整整齐齐,就跟欧沧溟的书房,房间和他们的寝室一样。

    欧沧溟是一个喜欢整洁,并且还喜欢自己动手整理的男人。

    所有的食物已经从袋子中取出,袋子被折叠整齐放在垃圾篓里,而不是像我们随便团成一团塞进去。当然,欧沧溟这样折叠过会更容易塞,因为团成一团有时候会冒出垃圾桶。

    而多余的餐具欧沧溟也已经整齐地放在一边,只留下一套在我面前。

    所有食物根据冷热,餐前餐后的顺序摆放,一些热的食物还放在保温盒里,因为我肯定一下子不能同时吃。

    “哇……”我呆呆看着面前简直像是自助餐一样整齐的食物,“欧沧溟,谁要是嫁给你,真的很幸福啊!”

    “我不那么认为。”他又机器人上线了,坐在我的床边,开始认真分析,“因为我会很忙,我没有多余的时间陪伴她。而一个没有老公陪伴的女人,出轨的概率会很大,所以,我们都不会幸福。”他说得语气平淡,可以说是已经分外笃定了。他不谈恋爱是因为浪费时间,浪费精力,我看应该还有这一层原因吧。他把结婚后老婆因为没人陪伴而出轨都脑补完毕了。他的爱情,婚姻,前景果然是一片黑暗,没有半分幸福感呐……

    我呆呆看他一本正经分析完,他这是要注定孤独终老啊!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孤独终老?”他又看出来了,银瞳的视线紧盯我的眼睛。

    我也不掩饰地承认点头,因为这就是我和欧沧溟的相处模式,我们无话不谈,即便是再敏感隐私的话题到我们嘴里,也能这样坦然地说出来,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或是一个学术论题。

    他眨眨眼,垂下脸,脸上也多了一分失落,他居然把自己的话题给终结了。果然是骨灰级别的话题终极者。

    气氛有些尴尬,幸好我能用吃东西来缓解尴尬,因为我这次实在不知道怎么接这个孤独终老的命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