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38章 当街表白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好吧。或许真是我小心眼了。

    心妍,欧沧溟和擎天之间其实是有共鸣的,因为他们的确从小或是失去了母爱,或是甚至失去了家庭……

    但是,我觉得这画面还是在家里面比较合适。毕竟这里是大门外,之后来来往往的邻居也会越来越多,被大家看着不太好。

    于是,我只有破坏气氛地说:“你们到底想在这里站到什么时候?欧沧溟你还跟不跟我去白墨家?”

    欧沧溟倏地回神,脸上浮出一丝窘迫,垂下了脸,像是想把刚才自己不自觉流露出来的感动神色掩藏。欧沧溟很在意自己心理上的变动,因为他需要绝对的理性去思考,他是绝对不允许任何感情来影响他的这份绝对理智的。

    而擎天自然没有这份顾虑,而是依然开心地立刻打响了响指。

    “啪”一声,伞已经悬空撑开,这让我妈又是一阵惊喜,立马开心地称赞起擎天的能力:“这能力真是好,这是多少东西都能拿了!”

    “走了走了。”我破坏气氛地催促,挽起心妍就走,欧沧溟紧跟我身后。

    老妈也开心地挽起擎天的手臂:“哎呀小天啊,你有没有女朋友啊~~~”

    老妈你又来!

    “噗嗤。”心妍终于恢复,在旁边喷笑了,还看向已经走在我们身边的欧沧溟,欧沧溟居然还特意停住脚步,像是还想听听擎天会怎么说。

    “老婆啊!你不要动不动就问别人有没有女朋友!这多不合适!”今天还没有喝酒的老爸果然比较清醒。

    我回头立刻暗示擎天赶紧带我妈去超市买菜,哪知他却投来深情的目光。瞬间,那饱含热意的视线融化了我们之间的飞雪,我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我瞪大眼睛瞪他,不要这样看我!你是深怕我爸妈不知道吗?!

    哪知,他却是对我扬起了灿笑,不知为何,我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随即,他转脸笑看我妈,精致的五官因为他的笑颜而更加散发精致美男子的魅力:“伯母,我想让小灵做我女朋友……”突然,擎天就这么自然地说了出来,登时,我僵立在了雪中,那时候耳边就开始回响:雪~花~飘~飘~

    而我爸,我妈也在听到的那一刻惊呆在了原地。我的身旁更是S出了杀气,那些飘落在我面前的雪花都神秘地消失了!

    心妍见状立刻站到欧沧溟的面前,像是故意用自己的身体挡住欧沧溟,深怕他现在就冲上去把擎天从面前抹去。

    我心里有些奇怪,欧沧溟对擎天为什么有这么强的敌意?欧沧溟也说过不喜欢我。难道是因为他选定我作为他的妻选,所以就不允许别人把我从他身边“抢”走?

    欧沧溟是一个非常自律,且很有自己计划的人。他不喜欢别人破坏他的计划,所以,他心里其实真的是已经打定主意要让我做他的婚姻伙伴?是的,我把他所说的那个婚姻状态解释为婚姻伙伴。而他决定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能挡他上仙的道,因为,他会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

    “但小灵不愿意。”就在整个气氛瞬间紧绷之时,擎天又说出了这句话,而且还调皮地对我妈笑了笑,“小灵看不上我。”

    老妈和老爸缓缓回神,自家女儿突然而来的“女同学”,并且还大大方方承认了对我的喜爱,这让他分外意外,明明老妈总是在问别人有没有女朋友,可当擎天这样胆大包天时,老妈和老爸反而被惊到了。

    “伯母,我们去买菜吧~~”擎天挽着老妈的胳膊往前走,顺便戴上了口罩。

    而我也立刻拉起欧沧溟转身:“去白墨家!”

    这一大早上的,就过得那么刺激,后面简直无法想象。

    “那……我回家……”老爸在我们身后尴尬地说完,僵着身体转身回家。

    擎天做事情还是那么大胆!他这是仗着我不同意才会那么胆大!

    “啧啧啧,擎天队长胆子可比你大多了~~~”心妍在欧沧溟身边像是煽风点火。

    欧沧溟抿唇不语,脸在雪花中格外Y沉。

    “心妍你够了,非要我家世界大战吗?”我终于忍不住吐槽她。

    心妍朝我吐吐舌头,坏坏一笑。

    白墨家就在我们家隔壁,所以走两步就到。

    我站在了白墨家门口仰脸,管家系统就已经识别我的脸打开了门。

    “苏灵,好久不见。”管家系统温柔地说。

    欧沧溟和心妍也随我一起进了白墨的家。

    我靠在了门边,没有进屋:“你们星族联盟还没有搜查够吗?”

    白墨事发后,星族联盟一定来过白墨的家。我不明白今天欧沧溟来这里的原因,难道他觉得星族联盟的探员不靠谱,会遗漏什么重要线索。

    “了解一个人,要从他的衣食起居开始。”欧沧溟打开了鞋柜,细细看过白墨放在鞋柜里的球鞋。

    “哇……很整洁啊。”心妍看着鞋柜里整整齐齐,而且数量并不多的鞋子感叹。

    鞋柜里只有三排鞋,最下面一排,是干净的球鞋,第二排,是平日穿的休闲鞋,第三排,便是客人用的拖鞋。而每一排鞋子的数量里,拖鞋的数量是最多的……

    “为什么会有八双拖鞋?”心妍疑惑地看那八双拖鞋,“白墨不是只有一个人吗?用那么多?!”

    欧沧溟已经沉眉细看那些拖鞋,目光从左到右一次扫过:“这里的拖鞋分别是白墨的父亲……”欧沧溟依次指了过去,“第二双是白墨的母亲,这双应该是白墨的外婆的,这双……”他拿起了一双简洁的麻布拖鞋,“是白墨自己穿的……”说着,他放落白墨的拖鞋,穿了上去,还踩了踩,像是能从这双鞋上感受到白墨的灵魂,又从白墨的灵魂看到这房里发生的一切。

    “你好变态啊!”心妍立时看我,“这变态说的对不对?”

    我沉默地低着脸,因为这里的每一寸空气,都充满了我和白墨的回忆。我不想进去,我不想再去打开和白墨的一切,不想去回忆任何和他在这里的任何美好时光。那无疑会成为一把剪刀,将我心口好不容易缝合的伤口又一刀一刀剪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