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0章 忆往昔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他在等待的时候目光总是只盯着一个方向,他在想什么?他在他的二次元世界里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直到,他的牛奶热到他最喜欢的38度,然后享受地喝下。那牛奶在的唇边沾上一圈白色的圈。

    他抽了一张餐巾纸,将嘴唇边的牛奶擦去。然后,他又顺着不变的路线把热奶器的奶杯清洗干净,倒扣在水槽旁的沥水篮。那沥水篮里,永远只有一个他的牛奶杯,没有碗,没有筷子,也没有餐碟,因为,这个空空荡荡的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眼泪不由自主地从眼角滑落,我抬手轻轻擦去,面前递来了一张餐巾纸伴随着欧沧溟轻柔的话音:“白墨让你心疼……”

    我没有说话,转身偷偷擦掉眼泪:“现在知道了一切,已经不心疼了……”

    欧沧溟走到了我的身旁,痕迹追踪比照出了面前的一排最多的足迹,白墨的路线始终没有什么变化。

    欧沧溟沿着那些足迹走出了厨房,足迹会因为打扫与时间慢慢淡去,所以在我们眼前的,是白墨去星族群岛前最后几天的足迹。这些足迹也告诉我们白墨这最后几天的生活轨迹。

    白墨的足迹单一而没有变化,客厅里甚至没有留下他的足迹,他像是从没进过客厅,或是很少。

    他每天放学便是去了我家,在我家吃饭,做作业,直到九点回家睡觉。我们家他留下的足迹会更多,他还会和老爸老妈在客厅里一起看娱乐节目,我们的家才像是他真正的家,而这里,像是一个宾馆,一个只是他睡觉的地方。

    他喝完牛奶直接上了楼,一层里再无他别的足迹。

    “喔~~~看来白墨没把这里当作家……”心妍看着空空荡荡的客厅地面,唯一多出来的几个脚印还是心妍的,“欧沧溟,看来你要了解白墨应该去苏灵家~~”

    “那里是小白,不是小墨。”欧沧溟淡淡地说罢,跟随白墨的足迹走向楼梯口。

    心妍愣愣站了一会儿,看向我:“灵~~我怎么觉得欧沧溟比你更了解白墨呢?”

    我静静地站在这个客厅前,虽然地面上早已没了白墨的足迹,但是他的足迹在我的心里。在他外婆还在世的时候,我们时常在这里玩。他的外婆会给我们铺上一张大大的席子,挂上一张大大的床单,做成一个粗糙的帐篷,然后我们便在里面过家家。

    白墨从小不爱说话,所以无论玩什么都是我来带头。我说玩什么,他就跟着我玩什么,从来不会反对我。

    我说玩王子救公主,他就演公主,我演王子,他的恐龙玩偶也大恶龙,我拿起宝剑打他的恐龙玩偶,他其实看着很心疼,但从不敢说。

    我说玩过家家,他就演宝宝,我演妈妈,我拿着奶瓶给他喂奶,他就喝,尽管里面的水可能是他外婆的洗菜水。

    这里……也曾是我的家……

    我们在这个家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我还记得他父母去世的那会儿,整个苏城都没有从战争中复苏,全城停课,停工,但作为公务员的爸爸和医生的妈妈是不可能停工的,他们每天都在一线忙碌。

    那时,我大多数时间就是在这个家里,由白墨的外婆照顾我们。

    白墨经常做噩梦,即便是中午大白天午睡的时候,我们就在那个大床单的帐篷里睡觉,白墨的外婆用不标准的普通话给我们讲故事,我们一边听一边睡,每次都是我先睡着,白墨要抱着我好久才能睡着,这是他外婆告诉我的。

    我们在这个客厅里一起玩游戏,一起逃抓,一起看电视,一起打打闹闹,一起冬天喝南瓜汤,夏天吃冰棒……

    为什么……我们现在,变成了这样……

    今天,我被欧沧溟强迫面对我和白墨的过去,忽然间,我反而想感谢他。我曾经害怕自己一旦面对和白墨过去的种种会发疯,可没有想到却在我们童年的过往中,心情慢慢平静……

    “小灵。”一声轻轻的呼唤从楼梯口传来,是欧沧溟。

    我转身离开了这个充满童年回忆的客厅,和欧沧溟一起上了楼。

    在白墨事发之后,星族联盟的人也已经将白墨家和我家该采集的都采集了,星族联盟跟踪白墨的足迹是为了调查,而欧沧溟,今天是为了看到白墨的生活。

    干净清晰的足迹一路上了楼梯,耳边恍惚已经响起我和白墨“咚咚咚”的脚步声,和白墨外婆的喊声。

    “小墨啊——小灵啊——不要在楼梯上跑——小心啊——”

    “哈哈哈——”楼梯上从来只有我的欢笑声,因为白墨很少会哈哈大笑。

    我看向身边的扶手,我小小的身影从扶手上滑下,紧跟着,是白墨战战兢兢的身影,他滑地格外小心,双手抓着栏杆不是滑,而是往下挪。我滑下后,就再跑上去,又从他前面滑下来,每一次,我的P股都会撞到他的头。

    这样的滑行,一直到小学结束……

    我淡淡地笑了,想起来,我小时候做过的熊孩子的事情还不少,如果说出来,应该会让心妍,欧沧溟大吃一惊。

    因为我看起来是一个那样沉稳冷静的女孩,而其实,我是那样地调皮而且作恶。

    小时候的坏将我暴露无遗。

    不由得,我在楼梯的上方趴了下来,双腿在身后放直。

    欧沧溟回头疑惑地看我时,我闭上了眼睛,然后,双手往上轻轻一推,我便从楼梯上“砰砰砰”地滑了下去,现在才觉得,原来挺痛的,可是,那个时候就是这样玩地不亦乐乎。

    我滑到了楼梯下,双腿撞到了楼梯口的心妍,她惊呼:“你在干什么?!”

    我趴在地上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是不是中邪了!”心妍蹲下来大喊。

    “哈哈哈——”我转身仰天,摸上胸口,坐起来皱眉,“好痛!”

    “当然!你以为你胸口是铁做的?!你今天哪个筋搭错了,来这出!”心妍有些生气地将我拉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