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46章 泡沫园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他冷冷白欧沧溟一眼,神情依然拽拽地看着前方:“我的时间我说了算,我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

    欧沧溟眨眨眼,放落手机面无表情地继续看着他:“不准时回特遣营报道的队员,如果没有特殊原因,将会受到三天紧闭的惩罚。队长罪加一等。”欧沧溟语气很是平淡,但却透露出让人近乎无法呼吸的威严。

    “哼。”没想到,擎天竟是毫不在意地轻哼一声,“老子又不是没有被关过?为了老太婆我乐意。”擎天挑衅地抬起下巴,瞥眸扬起唇角看欧沧溟。

    欧沧溟依然淡定地看着他,随即,收回目光看着前方:“可惜,你不是小灵的菜。”

    “噗嗤。”心妍立时喷笑。

    瞬间,擎天的笑脸再次Y沉,扭头盯视神情忽然高冷起来的欧沧溟。我直接一掌拍上擎天的后车座:“好好开车!欧沧溟有那么帅让你看得眼睛都不动了?!”

    心妍靠在我肩膀上继续偷笑。

    擎天的脸立时绷紧,看着欧沧溟那依然淡定的脸,只有在我严肃的厉喝中不甘心地转回脸,沉着脸看着前方,好好开他的车。

    虽然擎天终于认真开车,但车内的气氛就此不言而喻地僵硬。欧沧溟和擎天自此谁也不看谁,欧沧溟低下脸看手机,擎天冷冷盯着前方,宛如大雪中站着他的宿敌,也正冷冷地盯视他。

    心妍再次打开了手机中的音乐,将一个耳塞放入我的耳中,那是节奏明快的音乐,宛若一个又一个精灵在我们四周跳跃翻飞,在这雪中聆听多了一分欢乐感,那些飘飞的雪花恰似一个个穿着鹅毛白裙的小精灵,在我们面前欢舞……

    今天是元旦假日,苏城的泡沫空中花园里来了不少孩子,大雪非但没有阻挡他们的热情,反而给整个植物园带来了别样的景色。

    每到下雪天的时候,这泡沫空中植物园里就会来更多的游客。因为游客站在圆形的空中植物园里,可以透过那透明的玻璃窗看到异常美丽的雪景。

    试想,漫天的飘雪从空中飘落,落在球形的高高的泡沫空中花园周围,那时的空中花园就像是白色世界里的一根棒棒糖,而在这棒棒糖建筑里的人,却又像是在水晶球里。不一样的视野,不一样的风景,便会带来不一样的童趣与浪漫。

    因此,只要下雪,泡沫空中花园还会限制人流。因为在这里不仅能看到视野广阔的雪景,更是成了这美妙雪景中的一个组成部分。

    我们同样也在排队等待,这次为了不引起S动,我们四个人都戴上了口罩。在我们前面是一群幼儿园小朋友,看样子是几个家庭约好的仪器旅游。小朋友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进入空中电梯。

    在我们后面,正好是一对情侣,黏黏腻腻,让这白色的飘雪变成了白糖,洒地你满脸都是。

    “粑粑,怎么还没到我们啊~~~”

    “麻麻,我想上去~~我想上去~~~”

    小朋友们撅起嘴,当一个没有耐心时,其他也便跟着一起嚷嚷。

    我看着他们小小的身影,脑中不受控制地已经浮现出那份熟悉的影像,我和白墨小时候也常常在下雪的时候来这里。那时苏城刚经历战争不久,所以人口还没复苏,那时可不会像现在这样排起长队。

    自从被欧沧溟强行拉入白墨的家后,一些被我遗忘在大脑深处角落的记忆却开始一点一点复苏,如同在我封印的心底打开了一个小小的窗口,就像白墨那个城堡的窗户一样,原本被我拒之门外的景象,开始慢慢从那个窗口回到被我封印的黑暗世界。

    我的嘴角不知为何,淡淡地扬了起来,那是一种熟悉的温暖,却又夹杂着哀伤的复杂味道。

    “老婆,你冷不冷?估计还要等一会儿,我去给你买被热饮。”身后,小情侣又开始撒糖。

    “不要,很快就到了,只要你在我身边抱着我,我不会冷的。”

    每一年下雪,我和白墨都会来这里,从我们还像是幼稚园小朋友的时候,到我们像后面这对小情侣这般年纪的时候。从人少的时候,到像现在这般人多的时候……

    而就在像现在这样拥挤的时候,白墨都会站在我的身旁,伸出手横在我的身后,然**住我身旁的栏杆,他的手臂便成了我身后的隔离带,不会让任何人挤碰我半分。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最后,伤我最深的,却是他……

    欧沧溟和擎天依然彼此不说话,但擎天始终紧紧地“贴着”欧沧溟,他们紧挨着站在一起,高挑的身形即使戴着口罩也依然吸引了不少目光。这就是女人的天性,她们有着神奇地“嗅觉”,可以敏锐地察觉身边的帅哥美男。

    不少女生已经在另一条队列里偷偷看擎天和欧沧溟,窃声细语,细细观察,偷偷拍照,似乎在揣测这两个帅气感十足的男生到底会是哪两个明星。

    “哦————终于到罗————”前方的小朋友们发出了欢呼声,泡沫空中花园的观光电梯一架接一架停在了我们的面前。同样多的人从里面蜂拥而出,我们随即蜂拥而入。前面幼稚园的小朋友和我们后面的情侣一起进了我们面前的电梯,电梯并未塞满,于是情侣身后的一个怀抱婴儿的男人也一起进了电梯。

    当他进入的时候,不知为何,欧沧溟的目光便直直落在身上,别说他,擎天也像是察觉猎物的猎豹一般,用眼角的余光打量那个男人。

    其实那个男人看上去很普通,就跟前面带孩子的父母一样。只是,不知为何,连我的第六感也在告诉我,这个男人有问题。

    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就像警察可以敏锐察觉到罪犯一般,而你却不能一样。

    别说我,心妍也开始留意了。于是,我们四人的目光一起落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他是一个身高普通,长相普通,衣着普通的男人。他抱着一个小婴儿,小婴儿在他肩膀酣睡,不吵不闹,非常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