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章 我和宝宝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1月2日,我市位于东明区的空中花园发生不明爆炸,现场很多伤者说在现场听到了很尖锐的声音,现有关当局已经开展调查,初步判断为不明音爆造成玻璃爆炸,这次的音爆是由什么造成,专家还在调查之中,请民众不要恐慌,近期也不要再去空中花园……”新闻里,是女主播满屏幕的废话,而C播的画面里,空中花园的突然爆炸,使得巨大的玻璃碎片从高空坠落,惊得下面的人四散逃离,也是伤势严重。

    随后,特遣营的救援飞车便迅速抵达,立刻展开救护行动。救护车很快到达现场,整个屏幕都是星族救死扶伤的揪心与感人画面。

    前面爆炸的画面不过一闪而过,而后面却全是星族联盟的救援画面,星族联盟倒是在此次事故中宣扬了一把正能量,竖立起及其正面的形象。

    而整个事件被新闻报道地模棱两可,现在更是往自然灾害上面靠,撇清了与星族的任何关系,除了音爆是实话之外,其它全是欲盖弥彰的虚话。

    “音爆是一种声学现象……”电视机里,专家又开始科普音爆了,“有很多种情况会引起音爆,比如我们常见的战斗机从我们高空飞过突然产生的巨大响声,但当天并未有飞机飞过,所以这一次音爆从何而来,还要继续采集当天的气候数据,因为我们的自然界很神秘,气候的变换也会改变声音传播的速度……”专家开始吧啦吧啦东拉西扯,严重跑题。看这情形,这次的事件一定是想定义为不知名的自然灾害了。

    的确,如果是空中花园结构问题,那么政府就要承担责任,虽然现在政府也会承担一部分医疗费,但这个时候政府是正面的,是出于爱民与人道主义救助。但如果是建筑上的问题,那就是豆腐渣工程,不引起民愤才怪。

    如果告诉民众实情,那一个小婴儿又怎么对此次负责?民众只会将愤怒牵引到我们整个星族的族群身上,我们星族将会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若被有心人使用,会火上浇油,更加破坏我们星族与普通民众之间的关系,破坏长久以来建立起来的和谐。

    而现在这样的处理方法是最好的。以前因为年轻叛逆,总觉得政府总是在隐瞒我们,心里满满的Y谋论。

    可当进入这样一个团体中后,才发现很多事情,也是不得已而隐瞒,因为这个世界隐藏了太多太多黑暗的势力,只等你稍有缝隙之时,便抓住机会大肆报复,让整个社会变得动荡不安。

    我看了一会儿电视,看向身边的小家伙:“嘿,星族联盟算是帮你把这事儿扛下来了。”

    小家伙和我躺在一张床上,这张床也是特制的床,和我跟快闪同睡的那张床一样。只是这张床整体的设计不同,是大床套小床的设计法。我睡的旁边挖了个坑,成了一张小床,那个小宝宝就睡在那张小床里,上面还有医院姐姐们给他买的床头铃,可爱的小飞马不停地转动,把他乐得咯咯直笑。

    这画面,怎么看怎么奇怪吧。

    我躺在病床上,然后我身边是一个小婴儿,还有奶瓶,N不湿,小衣服……

    呃……

    恩……

    娃子,要不是你,我现在已经跟心妍远走高飞了。

    心妍说,欧沧溟因为爱上我而心软了。她真的觉得欧沧溟爱上我了?

    先不管欧沧溟到底是不是真的爱上我了,我倒是觉得心妍也心软了。她“抛下”我一个很大的原因,便是不想看到这宝宝受苦。

    病房的门推开了,伦海从外面拿着大包小包急匆匆进来,又是一大堆N不湿,婴儿奶粉和小宝宝的衣服,还有玩具,只有一袋,真的只有一小袋!是我的零食。

    自从有了小宝宝,大家都不爱我,只爱小宝宝了。

    “小宝宝的身份查到了”伦海兴奋地拿出小婴儿的玩具,跑到宝宝床边,从进来到现在,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就直接去看宝宝了,“今天感觉怎么样?么么么,伦海哥哥又给你买好玩的玩具罗~~~给,看,这是一只漂亮的小蝴蝶哦~~~~”伦海拿着完全是布做的一只蝴蝶在宝宝上方飞来飞去,宝宝开心地伸出手小脚乱蹬,嘴里发出“姑姑嘎嘎”的声音。

    我无语地白眼,懒得看他。

    “这玩具是益智的,蝴蝶上面每个颜色都是经过特殊设计的,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现在小北鼻的玩具有那么大的讲究。”伦海将小蝴蝶放到宝宝手中,宝宝抓住就开始咬。

    我无语地看电视机:“你是不是该说正事?!”

    那天救援队来了后,欧沧溟第一刻就让人把我送回了特遣营交给青沐和伦海照顾,他和擎天继续留在现场,当时擎天都不知道我被心妍捅了,直到所有救援结束之后他才知道,但是他和欧沧溟还是要继续处理之后的事,所以到目前为止,都还没见到他们两个身影。

    这件事情对外掩盖地很好,但内部其实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包括那个把小宝宝丢下的人,到底怎样我也还不知道。

    正如心妍说的,她避开了我的要害,但她似乎不能让星族联盟起疑,所以她还是下了狠手,扎地很深。

    而问题来了。原本我能力不强时,治愈者的能力对我还有很大的作用,比如我第一次手臂骨折时,那个美女医生治愈了我的手。但现在我能力强了,甚至能自我免疫星族能力时,他们再对我进行治愈时,也随之变得无效。

    我还记得青沐在治愈我时,我的伤口却依然一直止不住流血,他整个人都呆坐在那里,眼中是无法相信的神情。

    我被匆匆转入手术室,最终还是用了最传统的医学缝合。

    青沐一直等在手术室门外,就像是我快要死了一样。等我出来时,他的脸上也充满了自责与气馁,像是整个人都在那一刻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让他彻底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