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欧沧溟来了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伦海登时挑眉,眨巴眼睛拉开与我的距离,咬着牙口低低嘟囔:“你这是想控制兵权啊……”他故意说得含糊,像是怕被监控给听去。

    但是我觉得我在这里大谈做联盟主席并不是什么违法或是背叛联盟的事,这是一个人的抱负,是一个人对自我的要求。星族联盟大选的时候还提倡民主自由,大家都可以来参选。所以,我想做联盟主席并没有什么不正常,因为很多人都会说,我想做联盟主席。

    我继续一本正经看他,青沐也认真看他,宛如他真的已经是我的阵营,无论我做任何决定,他都是第一个站在我的身旁。

    很好,至少我参选已经有两票保本了。我一票,青沐一票。。。。

    伦海眨眨眼:“这个……倒是简单一点,特遣营还是比较粗暴直接的,谁的能力强,谁能得到大家的信服,就能参选营长,但我认为……”伦海又开始抓耳挠腮起来,不敢看我,脸上多了分心虚的神情,“擎天的可能性……更大吧……”伦海说完偷偷看我两眼,匆匆拿起手机在那里刷新闻不敢再看我。

    虽然伦海说得不认真,但我们却很认真对待这件事,擎天当选特遣营营长对我自然只有好处,但是,我已经不想再被保护状态了。

    擎天保护我,伦海保护我,欧沧溟也要保护我。为什么我只能被保护?而不能保护自己,保护他们,还有保护自己的家人?让他们不用再替我提心吊胆,怕我睡到半夜被拖去实验室开膛剖肚?

    如果连我自己的父母都保护不了,那我还真是够差劲的。

    而且,伦海,擎天,欧沧溟都会有结婚的一天,那时候他们要忙着保护他们的妻子,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家人,哪里还有功夫再来保护我?那个时候,如果我还去寻求他们的庇护,我是不是就太婊了?我自己也会唾弃我自己的。

    正想着欧沧溟和擎天,病房的门就推开了,进来的正是欧沧溟。

    他的出现,就说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我也变得高兴起来。

    “都结束了!”我立刻问他。伦海和青沐也自然一起看向他。

    欧沧溟一如平常地神情平淡,他神情的如常也在告诉我们他已经处理完了所有的事,可以归队。但是,他的脸上多多少少有一丝疲惫之色。

    “恩。”他对我点点头。

    我安了心,接着追问:“我家的房子修好了吗?”

    欧沧溟原本平静的脸被我这句冷不丁的话惊地一怔,他的脸也再次红了起来,有些尴尬地侧开脸点头:“修好了。”

    他今天话不多,看来是真的有点累了。

    因为我们的话,使伦海的眼中多了分好奇之色,似乎在想我们家怎么了?

    我再看看默不作声的欧沧溟,他看上去有点奇怪。

    我看看他的身后:“擎天呢?还没忙完吗?”如果一切结束,以擎天的性格,一定会在第一刻来看我,但是此刻,他并未跟来,难道又是被拳霸营长给拖回去了?

    当我问起擎天时,欧沧溟的双眉已经拧起,冷峻的脸上多了分凝重。而就在同时,我发现伦海也转开了脸,正在逃避我的目光,神情里也透出了一分沉重。就连坐在娃娃床边的青沐也低下脸变得沉默。

    他们神情上突然的变化,立刻让我陷入深深的不安,不详的预感也包裹了我整个身体。

    “擎天他……”欧沧溟还没说完我就直接掀翻被子下了床,伤口瞬间被扯痛,但我已经顾不上这小小的伤痛,我的心里只有对擎天的忧急和牵挂,我一定要去看他!一定要去看他!

    “灵!”伦海立刻来扶我,“擎天只要睡一会儿就好了,小心你的伤!”

    “你让开!”我一把推开他,捂住伤口就大步向前。

    “苏灵队长!你的伤才刚缝合,剧烈运动会开裂的!”青沐也急急跑过来拦阻我,我直接甩手指向宝宝的小床:“你负责推婴儿床!”

    青沐怔立在原地,而我已经直接大步朝门外走去。

    欧沧溟朝我跨出一步伸出手拦在我的面前,平静看我:“擎天需要好好休息。”

    我抬起脸,沉沉看他:“放心,我只是看他一眼,如果真的像你们说的他没事,我不会打扰他休息!我会乖乖回来躺在这儿!”我伸手也推开了他的手臂,任何人都不能阻止我去看擎天。

    如果擎天真的只需要睡一觉,他们会是这样凝重的神情?他们会不让我去看擎天?擎天的情况一定远比他们说的更严重。他们不想让我去看,是怕我看到了更加担心。

    在遭受宝宝的攻击后,擎天只是稍稍使用能力控制一个小小的奶瓶便已经流出鼻血,说明当时他的大脑已经遭受了不小的损伤。而之后,他更是去救人,这无疑是给他的大脑雪上加霜!

    三个男人见拦不住我,也拦不住我,只有跟在了我的身后。

    青沐推出了可拆卸的小床紧跟我的身后,伦海匆匆推着轮椅来追我。

    “灵,灵,别激动,别激动,轮子更快,更快。”伦海一边说,一边忽然将我强行抱起,我还来不及瞪眼,他已经轻轻把我放在了轮椅上,随即到轮椅后开始推我,一边推一边对我好言相劝,“灵啊,我的姑乃乃,下次别这样,我们带你去,你看了别激动,医生说了,擎天真的是睡几天就醒啊。”

    我不安地看向欧沧溟,欧沧溟沉眉不语,他的安静让我更加不安,我有些生气地看伦海:“原来你早知道,怎么不告诉我?”

    “这不是怕你像现在这样激动嘛。”伦海无奈地看我,“你也有伤,你也需要静养,所以没告诉你。”

    “你们不能这样!真的不能这样!”我真的有点生气了,每次生气气地厉害,我就会有点语无伦次“以后不管是谁,只要,只要是你们当中,任何人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听见没!一定要告诉我!因为,你们现在是我最重要的人!你们是我的家人!”

    伦海微微一怔,双眸里立时涌出了巨大的感动和澎拜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