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不要高兴太早

作品:《星纪元恋爱学院

    “我是他们当中的幸运儿……我希望,希望以后能有更多人和我一样幸运!”快闪变得激动起来,“我们,我们!我们不是病菌,我们不想被人隔离!把我们当作异类关在大海的深处!!我们,我们!也是人!我们!我们只是病了!病了!你们懂吗?!”快闪激动地看向司夜老师,眼中是他满溢着痛苦的泪水。

    司夜老师拧紧了眉,暗沉的双眸瞳仁开始收紧,不知为何,他的周围忽然笼罩上了一层Y暗,如同他的暗物质正在包裹他身边的光。

    原本心中因为能治疗快闪而兴奋激动的我,在忽然看到司夜老师骤然暗沉的表情时,不知怎的,一股强烈的不安如同暴风雨的Y云一样,瞬间笼罩我的心头。

    似是察觉到了我的目光,司夜老师微微垂脸,再次抬起脸时,眼中的Y暗与全身的Y气已然全部消失,脸上只剩下一片平静,那是如同面对战场厮杀后的平静,没有任何表情,却让你能感受来自于地狱的,浓重的血腥。

    司夜老师并没有看我,又像是刻意回避了我的目光,而是直接走向快闪他们:“大家不要高兴太早,还要继续观察一下时效。”他说话间,门口已经进入了工作人员,司夜老师明明背对他们,但却是扬起了手,随即,才微微侧脸向后:“把那孩子带进来。”

    工作人员点点头,转身又匆匆而出。

    司夜老师根本不用往后面看,都知道有人进来,他的感应能力一定非常强。不由得,我想起了心妍对司夜老师能力的感叹。仅仅是从他能轻易感应身后有人来看,他的能力绝对是如心妍所描述地那般强大。

    所以,平日的司夜老师只是跟我们小打小闹,只是在用一根手指头在跟我们玩耍。

    焱神和北冥扶着快闪站立,司夜老师对哭泣的快闪点点头,目光里露出了理解的神情:“我明白你的感受,因为……”司夜老师话音顿了顿,目光微微失神,“我和你一样,曾经被关在大海的深处……”

    司夜老师这句话的出现,让在场的所有人怔立在了原地。

    虽然,关于司夜老师的过去一直流传于星族群岛,但因为时间的久远,流传的也越来越少。像焱神和北冥他们可能都不知道司夜老师曾经是暗影团的重要成员,还被关入过黑巢。

    所以,焱神和北冥脸上的神情,可谓是吃惊中还带着一丝懵。他们不明白司夜老师这句话的意思。

    而其他人,伦海和擎天第一刻拧眉侧开脸,纷纷陷入沉默。青沐也微微叹息的低下脸。流传于特遣营,星族群岛的传言,在今天,算是从司夜老师这里,得到了亲口证实。

    快闪瞪大眼睛看着司夜老师,似是因为司夜老师承认而吃惊,他吃惊的同时,眼中又多出了一分对司夜老师崇敬和感谢的神色。似是在感谢司夜老师能够理解自己,像他们这类人,能获得别人的理解是多么地不易。

    司夜老师说完,慢慢转身,抬起脸,看向了我,缓慢的目光里充满了对我的怜惜与一丝相怜。

    司夜老师,所以,你才那么努力地帮助我离开黑巢,因为,你曾经,也在那里。

    我和司夜老师久久凝望,他最爱,最得意的两个徒弟:心妍和我,都没有逃过进入黑巢的命运,这是我们师徒的诅咒吗?

    不由得,我和司夜老师之间的惺惺相惜之情也因为我们都进入黑巢而越来越深,没有人会明白我们被关在大海深渊黑暗中的痛苦,没有会理解我们在黑暗中的挣扎与抗争。

    司夜老师眨了眨眼后,微微垂眸,断开了与我的目光,他嘴角露出一丝微笑:“我也希望,今天的实验,能够成功。在治疗小喆后,你们去庆祝住院吧,今天,本该是一个庆祝的日子。”

    “可是……观察呢?”我看向司夜老师。

    他抬眸继续微笑地看我:“观察不用把你们关起来,你们又不是小白鼠。”

    大家纷纷看向彼此,松了口气,还以为今天又要在研究院待上一天。

    “但是,小灵。”司夜老师的神情忽然严肃起来,他忽然认真的神情让大家的目光也朝他集中,脸上也浮出了认真的神情,尤其是快闪。

    司夜老师正色看我,向我走近了两步,站在我的身前,眼神里更多了分沉稳:“如果时效不够,我们还是会带走小喆。”

    我立时拧眉,整颗心立时陷入忐忑,我一定要成功,我必须要成功!我整个身体开始绷紧。

    擎天也是拧眉看我,脸上是对我的担忧。

    “灵啊,尽力就行,别太勉强。”伦海轻拍我的肩膀,“你还有伤,有伤啊。”

    司夜老师也在伦海说完后点点头:“小灵,听伦海的,不要太勉强,没有人可以经常星体激变。”

    “什么?!”伦海登时惊呼起来,而其他人也吃惊地呆立在原地。

    “星体激变?!”擎天立刻一个大步到我身前对我上上下下看了一遍,“你刚才,那发光,是星体激变?!”

    “不然呢?擎天队长,你认为是什么?”司夜老师笑看擎天,“你以为是苏灵身上装了荧光灯吗?”司夜老师居然还有心思打趣擎天。

    擎天怔立在原地。

    伦海也怔立在原地。

    所有人都惊呆地看着我。

    司夜老师微笑看他们:“苏灵已经不是第一次激变了,因为属于高度机密,所以没有公开,只有你们前队长欧沧溟一人知道。”

    青沐他们纷纷点头,但脸上的神情依然是在巨大的惊讶中。因为星体激变一直只是一个理论,存在于传说之中。

    “居然连我都不告诉……”伦海呐呐地说。

    司夜老师微笑看他:“因为你没有权限,你只是一个副队长。”

    伦海立时沉脸,不开心地侧开脸,微微眯眸,眸光里闪烁出了深沉的目光,似是有什么重大的决定在他的心中订下。

    “我也没权限?”擎天Y沉地反问,拽拽的目光却是瞪向我,像是我这么重大的事都没有告诉他让他有些生气。